Main Content

特别文章

媒體審判:中文媒體如何煽動種族主義

香港部分中文報紙多年來對尋求庇護者和少數族裔作出偏頗報導。
但這種狀況可能正在改變。

2016年3月8日的早上,鄭嘉沛在他位於油麻地碧街的7-11便利店裡招呼客人,一切似乎與平日無異。但到了下午,這名39歲的店東就會命懸一線。

午飯後幾個小時,鄭嘉沛看到一名男子從他的店內偷走了一包薯片,並在門外進食。鄭嘉沛上前質問他,並與他爭執了幾句。那名男子離開了便利店,但不到幾分鐘後他帶著生果刀回來,更在眾人面前威脅鄭嘉沛,再往鄭嘉沛的胸口插了一刀,然後逃去。

儘管目擊者們在現場盡力急救,隨後醫護人員也全力以赴,鄭嘉沛在一個禮拜後還是傷重不治。同時,32歲的加拿大籍兇徒Bui Van-cuong被捕,他被起訴後被判終身監禁。案發時Bui持旅遊簽證,已訪港兩個多月。他對警方說自己行兇時被魔鬼纏身。

本地媒體很快就確認了犯案者為加拿大籍越南人,但不久後,部分媒體──包括東方報業集團旗下的中文報章《東方日報》以及新聞網站《on.cc東網》──開始將行兇者與尋求庇護者聯繫起來,更複述「紫荊行動」等親建制團體的負面言論。

3月16日,紫荊行動的20名成員在鄭嘉沛的7-11便利店門口獻花,並手持:「遣返假難民,禁閉(酷刑)聲請者」等標語。該團體在便利店外派發傳單,表示若市民曾受到「南亞假難民」騷擾,可向他們提供資料。兩天後,店門外擺放了更多花牌,上面寫著類似的標語:「假難民滾出香港,香港人的憤怒!」

東方報業集團旗下的媒體報導了相關事態發展,其中,《on.cc東網》於3月16日和18日發佈的兩篇報導,分別以《團體悼便利店死者譴責泛民政黨助假難民》和《便利店謀殺案市民怒吼:假難民滾出香港》為標題。

《東方日報》沒有報導紫荊行動的示威,但在3月19日對相關議題作出更廣泛的報導,其標題是《便利店命案花牌悼店東:假難民滾出香港》。以上的報導均沒有提及Bui其實是持有訪港簽證的加拿大國民,也沒有澄清他並非如很多人被誤導相信那樣,是一名難民或者尋求庇護者。

這些不準確的報導傳播得很快,尤其是在東方日報的臉書專頁上。雖然已有網民留言指出犯案者其實是加拿大人,但原帖仍然招來一些充滿敵意的留言,包括「假難民,真爛民,禍害香港」,以及「假難民旣謀財,又害命……香港市民要同心合力, 一起對抗」。

Reports from Oriental Daily regarding 'fake refugees'
東方日報有關「假難民」的報導

數字說明一切

雖然香港自詡為「亞洲國際都會」,但其民族和種族結構非常單一。2016年的人口普查指出,香港的人口達734萬,當中92%為華裔人士,第二大族群是包括菲律賓和印尼人的東南亞裔人士,佔大約4.6%,這些人大都在香港做家庭傭工。

泰裔人士只佔香港人口的0.1%;「其他亞裔人士」佔0.2%;高加索人種佔0.7%。而包括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尼泊爾人、孟加拉人和斯里蘭卡人在內的南亞裔人士佔整體人口剛超過1%。此外,超過一半在港尼泊爾人和一半在港巴基斯坦人都是在本地出生的。

許多本地華人,尤其是年紀比較大的,都甚少與其他族群接觸,可能除了他們來自東南亞的家傭之外。而到了2033年,香港人口中預計有四分之一會超過65歲。服務少數族裔的非政府組織香港融樂會於2012年發表的報告指出,少於一半的香港華人接受非洲人、南亞人或東南亞人進入他們的私人生活,成為他們的朋友、親戚或伴侶。

2016年,香港青年協會訪問了520名15至34歲的香港居民,並發現63%的受訪者在過去一年沒有接觸少數族裔人士。該調查亦探討了香港人對少數族裔的態度,並收集到如「少數族裔不事生產,對社會沒有貢獻」、「生活習慣不同」,以及「有體味」等負面評價。

香港教育大學助理教授伍鳳嫦是香港尋求庇護者及難民協會的創辦人。她認為,傳統上,媒體在塑造尋求庇護者和難民的負面形象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們長期以來被籠罩在負面報導中,而他們的掙扎和成就往往無人知曉。」

他們長期以來被籠罩在負面報導中,而他們的掙扎和成就往往無人知曉。

伍鳳嫦

近年,對尋求庇護者和難民的偏見和厭惡,尤其是「假難民」這種字眼,經常出現在新聞報導和日常對話中。專家認為,公眾的負面印象部分是由於香港的聲請確立率太低(只有約0.8%的免遣返聲請被接納),讓人們質疑難民是否真的如他們所說般,在家鄉遭受到折磨和迫害。香港教育大學2018年的一項調查發現,61.5%的受訪者會將尋求庇護者與「假難民」聯繫在一起,而半數人更會將他們與犯罪活動聯想起來。

伍鳳嫦認為,部分本地傳媒煽動了社會對尋求庇護者和少數族裔的恐懼和厭惡。她在2017年出版的研究也證明了這個觀點。這項研究探討了香港媒體對尋求庇護者的描述,並從11家主流中文報紙和兩家英文報紙於2015年6月1日到2016年7月31日出版的報導中,找到了358篇包含「非法入境者」、「尋求庇護者」、「難民」、「人蛇」、「南亞人」、「免遣返聲請」和「行街紙」等字眼的報導。其中,218篇與尋求庇護者犯罪或被指控犯罪有關,而169篇則與南亞人有關。

同時,在這358篇報導中,有219篇提及「假難民」,並且幾乎全部與犯罪有關。在這219篇報導中,有142篇來自《東方日報》,60篇來自《太陽報》(《東方日報》於2016年4月停刊的姊妹報)。

「我們留意到,其他少數族裔群體很少在與移民有關的犯罪報導中被提及。這意味著本地媒體將大量焦點投放在關於南亞人的負面新聞報導中,並將他們與假難民、非法入境者和罪犯聯繫在一起。」伍鳳嫦說。

香港警方數字顯示,2018年共有28,966人被捕,而當中只有4,021人(13.8%)是非華裔人士。此外,2014到2018年的數字顯示,在非華裔被捕人士當中,大約一半是本地居民。警方沒有具體指明這些疑犯的種族背景——比如只是概括地提到「非裔人」,因此很難從數據中獲得到更準確的見解。 「我們必須小心看待這些數字,因為被捕並不代表被控告;有時候,(尋求庇護者)可能只是因為一場爭執而被捕,待雙方決定和解後便會被釋放。此外,由於警察沒有按種族細分被逮捕的非華裔人數,因此這些數字存在很多不確定因素。」伍鳳嫦解釋道。

Leung Yuk-ming, associate professor in the Culture Studies Department at Lingnan University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梁旭明

潛藏議題

2016年1月,四名南亞人在北角搶劫一名車房東主,並盜去10萬元港幣。《蘋果日報》和《明報》的報導指出犯案人是南亞裔人士,而《東方日報》和《on.cc東網》的用詞則充滿偏見。

報導形容犯罪行為是「治安毒瘤」,犯案的四人則是「南亞幫」,並警告「南亞軍團」會犯下更多罪行。兩份報章都將這宗案件與「假難民」和南亞「人蛇」(非法入境者的常用代稱)的湧入聯繫在一起,儘管當時犯案者在香港的身分仍未得到警方確認。

不幸的是,尋求庇護者往往做不了甚麼去捍衛自己和反擊負面的媒體報導。44歲的Rita Mendoza*13年前來到香港做家傭。她目前正在香港申請庇護,以逃離在菲律賓會對她施暴的丈夫。菲律賓是世上少數禁止離婚的國家之一。

「每次聽到有新聞暗示(像我們這樣的尋求庇護者)搞亂香港,都會令我擔驚受怕。我知道有些報導帶有歧視性,甚至不準確,但我們甚麼都不能說,因為這裡的人不喜歡我們。」她說。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梁旭明認為,從負面報導的數量以至煽動性言辭的使用來看,東方報業集團旗下的媒體尤其會系統地將少數族裔和尋求庇護者描寫成社會問題。

「每當提及南亞人的時候,這些傳媒往往會有意地把他們與假難民和非法入境者聯繫起來,再加上不必要的負面描述,從而將不同群體的人混為一談。從這種報導可以看出這些媒體做事粗疏,完全不在意真相,違反了媒體的道德操守。」梁旭明說。

從這種報導可以看出這些媒體做事粗疏,完全不在意真相,違反了媒體的道德操守。

梁旭明

伍鳳嫦指,經常以負面筆調描述難民、尋求庇護者和南亞人的報章往往是親建制的,它們與立法會中的親建制派也關係密切。Ariana曾向東方報業集團提問,但至截稿前仍未有回應。

據伍鳳嫦觀察,建制派議員葉國謙以「假難民」造成黑工和治安問題等理由,在2015年12月向立法會提出打擊「假難民」的動議,此後,有關假難民的報導就大幅增加。動議獲得絕大部分建制派議員的支持,其中許多人更建議政府建立封閉的難民營。雖然有關動議在立法會沒有獲得通過,但去年,建制派議員和本地學者再次提議建立難民營。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回應指有關做法不合時宜。

自滿文化

2016年,伍鳳嫦在新界八鄉的一條圍村進行調查,那裡居住著相當數量的少數族裔居民,包括尋求庇護者和香港身分證持有人。在其中一次訪問中,當地的村民告訴伍鳳嫦,他們曾經開會討論是否應該繼續出租給少數族裔人士。

伍鳳嫦回憶道:「他們說關於這些人的負面新聞太多了,而且吸引了太多記者到他們的圍村採訪。他們擔心少數族裔會做壞事,影響圍村的名聲。」

伍鳳嫦說,部分村民決定不再把房子租給少數族裔。但當伍鳳嫦問他們這些人到底做錯了甚麼,村民只說他們不喜歡少數族裔整天坐在房子外面。

來自菲律賓的Mendoza深明這種「存在就是錯」的無奈。她說她曾多次在香港遭受歧視。有一次,她坐在地鐵列車的座位上,一名華人婦女不滿她佔用香港公共服務,並對她叫喊說:「你怎麼能這樣做?我知道你正在收香港政府錢!」

伍鳳嫦認為,雖然很難證明這些敵意是由負面報導還是由個人經歷引起,但「浪費公帑」和「浪費資源」的確是親建制的政客及傳媒最常用來抹黑尋求庇護者的說辭。主要標題包括由《東網on.cc》分別於2018年10月22日和2019年3月6日發佈的「香港沉淪:假難民問題扮睇唔見似垃圾掃入地氈」,以及「假難民為非作歹團體轟嘥公帑促遣返原居地」。

其他報導包括《東方日報》在2018年12月30日出版的「假難民賴死禍港5年燒50億公帑」和2019年5月4日出版的「政府拒設禁閉營假難民禍港未停」。

「問題是,有關尋求庇護者的報導都非常片面,而且傾向以偏概全。他們鮮少探討尋求庇護者為甚麼要來香港或在這裡面對的困難。最令人難過的是,尋求庇護者認為自己不能反駁,不能發聲,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只是在依靠香港政府的憐憫。」伍鳳嫦說。

塑造敘述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在2013年的一項研究中訪問了1,000名15到29歲的香港年輕人,並發現當中有67%的人經常從社交媒體獲取新聞資訊。同時,市場調研集團Statista於2017年發現78%的香港人活躍於社交媒體。

香港許多傳統中文報章,比如《東方日報》、《明報》、《大公報》及《星島日報》,在過去10年間都建立了臉書專頁、Instagram賬號、YouTube頻道,或新聞APP,以追上讀者的閱讀習慣。其中,《東方日報》的臉書專頁有50萬的讀者(接近香港人口的十分一,雖然當中可能有海外讀者),也是香港其中一個最多人追蹤的臉書新聞平台。

「過去,我們往往會認為傳統或親建制報章以老一輩為主要讀者群,但現在這些報章也可以通過社交媒體接觸到年輕的讀者。」伍鳳嫦說。

負面看法存在的同時,一些中文網絡媒體也開始對相關議題作出正面報導,比如在過去幾年間建立的端傳媒和關鍵新聞網。伍鳳嫦指,這些新聞機構會對尋求庇護者和少數族裔作出深入且高質素的報導。比如,端傳媒在2016年發表的一篇報導,就詳述了一名來自剛果的教師如何在2003年逃離家園,之後一直滯留在香港的故事。

在個人層面上,社交媒體為少數族裔青年提供多元化的平台,去表達他們的文化身分和創意。浸會大學馮漢柱基金全人教育講座教授陳錦榮研究媒體文化和少數族裔多年,他認為:「許多我認識的少數族裔青少年都很感激有這些平台,可以讓他們一展才華,因為在華人主導的香港主流娛樂界裡,他們基本上沒有機會。」

Raja Hamza, founder of online entertainment channel The HBA
網上娛樂頻道The HBA創辦人李為民

巴基斯坦裔青年李為民就是一個例子。李為民隨家人來到香港時只是一名嬰兒,現在他已經22歲,並且能說一口流利的廣東話。他在2017年6月建立了網上娛樂頻道The HBA,並在該頻道的臉書專頁上發佈他自導自演的短片。

李為民說他對電影製作很有興趣,也曾經參與演出超過10部本地電視劇和電影,可是他往往只能獲得帶有種族偏見的角色,例如黑幫分子或保鏢。對此他感到非常厭倦,並決定建立The HBA來對抗這些陳詞濫調。「我希望香港人知道南亞人其實是怎樣的。我希望讓他們知道我們也是香港人。」

他的短片和訪問得到觀眾正面回應,其中許多人留言鼓勵,比如「真香港人!」、「你的廣東話比我們的還好!」不過,李為民在2017年12月發佈了一條短片《南亞人的故事》,以展示南亞人在香港面對的歧視,以及提升人們對負面偏見的覺察。此後,積極的支持很快就被敵意掩蓋。

李為民還記得攻擊和侮辱怎樣洶湧而來。充滿種族歧視的留言包括「南亞裔請唔好再強姦女人」和「最L憎就係南亞人喺籃球埸打板球」。短片甚至被分享到網上群組「要求遣返難民大聯盟」的臉書專頁上,並被加上帖文,批評短片「漠視(南亞人)同鄉以暴力罪案種族仇恨香港人的嚴重社會問題」。

和許多文化專家一樣,伍鳳嫦明白互聯網如何有效地讓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不過,它也可以成為強化預設立場而非挑戰它們的回音室。

Ng Fung-sheung hosts a Cantonese learning playgroup for asylum seekers
伍鳳嫦為尋求庇護者提供廣東話興趣班

積極轉變

從好的方面看,陳錦榮留意到,在最近兩三年裡,傳統新聞媒體開始發表關於少數族裔的正面報導。

除了本地少數族裔群體的努力和堅持,陳錦榮相信,這種變化背後還有幾個原因,包括政客關注度的上升,以及學者和歷史學家所做的研究。

例如,羅淑敏在2014年出版的The Invisible Citizens of Hong Kong回顧了香港越南船民的歷史。而陳錦榮與嶺南大學的梁旭名合著,並於2014年出版的Understanding South Asian Minorities in Hong Kong則詳述了南亞人的歷史和文化,以及他們面對的挑戰和歧視。陳錦榮說,這些研究均有助於提升人們對少數族裔的理解。

他還讚揚香港的非政府組織努力不懈地促進少數族裔、尋求庇護者和移民的權益和機會。「你偶爾會在新聞中看到某個少數族裔人士獲獎、考上大學,或者找到一份前景優厚的工作。在這些勵志故事背後,香港的非政府組織扮演了重要角色。」

伍鳳嫦認為,香港的華人和少數族裔之間的互動增加,對於增進彼此的了解至關重要。因此,她所創立的香港尋求庇護者及難民協會歡迎本地人到訪,並與尋求庇護者互動。

伍鳳嫦說,任何年紀的人都有可能對尋求庇護者和移民抱有懷疑,年輕一族也不例外。「有時他們會問我,為甚麼要讓這些人留在香港。不過年輕人的好處是,你可以跟他們講道理。他們亦更易於接受新的想法和概念。」伍鳳嫦說。

不過,這不意味著老一輩的人不會改變他們的看法。伍鳳嫦說她最近再次到訪八鄉的圍村,並發現那裡的村民已經再次接受少數族裔,因為他們逐漸明白到,少數族裔不是來這裡找麻煩的。當然,主流媒體正面報導以及雙方互動的增加都起著重要作用。

「誤解常常來自語言障礙和文化差異。在這種情況下,媒體的負面報導只會增加人們的焦慮。但我們注意到,當兩個族群開始更多地互相了解,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有所改善。」伍鳳嫦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