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西迪人的故事 —— 經歷過奴隸販運、種族壓迫,卻仍抱持希望的非洲部落

在過去一千多年裡,來自非洲的西迪人經歷了被排斥和污名化,現逐漸在印度落地生根。

全球針對種族歧視的討論正甚囂塵上,帶動許多社群反躬自省,試圖理解並糾正根深柢固的社會偏見。

由於印度社會一直遵循階級分明的種姓制度,且受到西方帝國主義影響多年,白皙膚色長久地被當地人視為美麗與地位的象徵。

近年來,膚色黝黑的印度人和非裔人士經常受到各種騷擾、冷嘲熱諷,甚至拳打腳踢。2016年,德里一群男人與一名23歲的剛果男子發生爭執,並將其圍毆致死。一年後,印度發生了多起針對非裔大學生的暴力事件,有些甚至造成人命傷亡。

為了改變對膚色的偏見,印度政府早前在藥物和奇特療效爭議廣告法案中加入新條列,禁止廣告宣揚產品可以令膚色「更白」或「更淺」。

074a3707
儘管西迪人早在1,000多年前已移居印度,但他們仍難以融入社會。圖中是位於Jambur的西迪村莊,婦女們圍著部落的一名漁夫。由於外人存有種族偏見,認為西迪人「不文明」、「骯髒」及「無知」,因此總是避開這些村莊。照片來源:Deepti Asthana

不過,對於許多生活在印度的人來說,種族歧視往往以更隱晦的方式存在。孤立和排斥都是他們每天面對的困境。

西迪部落就是這樣的族群,他們的祖先是來自東非的班圖人,在一千多年前移民到印度西部及南部。這個族群經歷了數次移民潮,最早於7世紀由阿拉伯人帶到印度,其後殖民者和地方行政官(類似印度土邦體制下的總督或公國的君主)再引進更多西迪人,當作士兵和奴隸使用。

074a4392
27歲的Rukhsana Nobi成為國家公園的生態導之後,她和家人便搬到森林附近居住。現在,他們一家四口住在臨時棚戶區內的一房小屋。照片來源:Deepti Asthana

17世紀,葡萄牙人把更多西迪人販運到位於印度西南岸的果阿邦。當時果阿邦仍然是葡萄牙殖民地,而葡萄牙人亦會將西迪人當作「禮物」送給古吉拉特邦的行政長官。由於西迪人體格健壯,他們不僅要為當權者尋找獅子,也被訓練成印度式摔角的選手。至今,印度仍有約二至三萬名西迪人在當地生活,他們主要分布在卡納塔克邦、果阿邦、馬哈拉施特拉邦及古吉拉特邦等地區。

1947年,印度擺脫英國殖民統治,正式獲得獨立,並結束了土邦體制。西迪黑奴隨後被政府釋放,當中有部分人在吉爾國家公園內或附近一帶落腳,自後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這個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是亞洲唯一可以找到亞洲獅的地方,區內還有葉猴、豺狼、獵豹、羚羊、鹿、鱷魚及紅鶴等野生動物。

074a4758
Nobi與她的姊姊。她姊姊在附近的Madhupur村擔任小學老師。西迪女性很少從事任何工作,但她們兩姐妹的例子啟發了其他女性尋找類似的機會。照片來源:Deepti Asthana

不過,隨著印度政府頒布了更嚴格的保育法,西迪人被驅逐到國家公園四周的村莊,包括吉爾以西約一小時路程的Jambur村,這裡的村民幾乎全部都有西迪血統。由於沒有與其他種族混居,部落的日常生活不受印度種姓制度及種族主義影響。

然而,他們一旦離開村子,處境就截然不同了。

儘管西迪人在印度生活了1,000多年,且操一口流利的當地方言,但由於膚色黝黑,加上信奉伊斯蘭教(許多西迪村附近的居民以印度教信徒居多),他們與印度社會格格不入。有些印度人隨意地稱西迪人為「N」,有些則對西迪人抱持刻板印象,認為他們「無憂無慮」或「自由奔放」,因此稱他們為「badshah」(印度語、意為「國王」)。此外,由於西迪人很少與外族通婚,他們還要承受同族婚姻的污名。

074a4832
Nobi準備上班了。西迪人經常因為膚色和宗教信仰而受到外人歧視。照片來源:Deepti Asthana

西迪人的村莊通常至少有一所小學,但到了中學階段就必須前往鄰近城市居那加德(Junagadh)求學。西迪女性一般很少接受中學教育,也不會外出工作,因為族人預期她們終歸要當家庭主婦。

 27歲的西迪婦女Rukhsana Nobi育有兩個孩子,她說:「在我們的社會中,沒人願意讓女孩子受教育。我跟大多數西迪女性一樣,年紀輕輕就嫁人了,但我很慶幸,即使生活在赤貧的環境中,父母依然讓我完成十年級的課程。」

Nobi的丈夫從事體力勞動,薪水微薄,難以養活一家四口。適逢吉爾國家公園最近推出了部落發展計劃,以幫助各族貧困婦女提升謀生能力,Nobi便向國家公園申請擔任生態導遊一職。

074a5009
Nobi正在等待遊客抵達。她在吉爾國家公園的工作,包括為參加吉普車之旅的遊客提供導賞服務、向他們介紹國家公園內的各種野生動植物,如瀕臨滅絕的亞洲獅、葉猴和獵豹等。照片來源:Deepti Asthana

在為期15天的培訓中,Nobi與其他導遊一起學習如何接待參加吉普車之旅的遊客、辨認國家公園內的數百種野生動植物,以及傳遞環保理念。

「我們的先祖和父親非常了解森林,我們也是。現在我的任務就是向遊客傳遞這些知識。我不懂英語,但我可以用古吉拉特語和印地語向遊客解說。遊客們似乎很滿意我的導賞,總是給我小費。」

074a4211
吉爾國家公園近期推出部落發展計劃,讓西迪和古吉拉特女性首次有機會並肩合作、擔任生態導遊。這個經驗將可幫助西迪人改善他們的社會地位,讓他們更融入印度社群,並且找到更多就業機會。照片來源:Deepti Asthana

現在她一個月大約接待10至15個旅行團,每趟行程可賺取六美元。儘管國家公園每逢季風時期都會關閉六個月,Nobi估計她一年可以賺500至550美元,再加上丈夫的1,200美元年薪,足以應付子女的學費。

到目前為止,公園共聘請了兩名西迪女性及數名古吉拉特的印度教女性。Nobi的經驗啟發了更多西迪女性申請生態導遊的工作,以改善生活前景,同時更融入印度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