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不能承受的排斥

香港不承認同性婚姻,使本地的同性伴侶無法享有合法的婚姻權益。

2013年一個午後,旅居廣州的委內瑞拉人John Gil在家中瀏覽Facebook時,與一位頗具魅力的陌生人不期而遇。當時27歲的Gil向這位陌生人發出交友邀請,隨後靜待佳音。

幾個小時後,身在香港的勞衍瑞接受了邀請。起初,勞衍瑞以為他們在工作上或朋友圈有共同朋友,後來才知道他們過去的人生並無任何交集。「我覺得有點奇怪,但無論如何我喜歡他主動向我示好。」

他們開始在網上聊天,之後Gil來香港出差,兩人相約見面,自此開始交往。勞衍瑞說:「我們一見面就很投緣,因為大家有許多相同的價值觀及類似的生活體驗。從此我們就分不開了。」

Gil於2014年移居香港後,便開始與勞衍瑞同居。四年後,他們到承認同性婚姻的拉斯維加斯參加2018年國際消費電子展,並趁此機會完成終身大事。勞衍瑞開玩笑說:「我們沒有請貓王參加婚禮。」他們只用了15分鐘就完成法院的公證婚禮,後來便一起享用委內瑞拉美食,還打了一回合迷你高爾夫球作為慶祝。

雖然勞衍瑞在香港出生成長,但他沒有選擇在家鄉結婚,因為香港不承認民事結合及同性婚姻。香港的《婚姻條例》第40條規定,婚姻是「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不容他人介入。」換句話說,同性伴侶無法合法結婚,或享受婚姻帶來的許多好處,如保險理賠、申請公屋、領養子女和某些輔助生殖服務等。

Feature The Ultimate Exclusion 03 Credit Karmo Lo
John Gil與勞衍瑞。圖片來源: Karma Lo


香港政府採取『滴水穿石』的方式,透過終審法院的裁決逐步給予應有權利。

香港高葉律師行的律師高斯敦表示,「民事結合」一詞最早在2004年出現於英國,當時的定義是「婚姻的踏腳石」。實際上,這個法律名詞賦予同性伴侶與已婚者相同的權利,只是沒有一紙婚書。

以英國為例,政府於2004年通過《民事伴侶關係法》,但10年後才承認同性婚姻。 

香港離同性婚姻合法化還有一段距離,但公眾的支持率已逐年提高。根據香港大學在2018年進行的一項調查,表示支持同性婚姻的受訪者由2013年的38%增加至2017年的50.4%,支持率在四年內上升了12.4%。

高斯敦說:「他們(香港政府)並非透過立法會修訂法案的方式大幅改變現狀,反而是採取『滴水穿石』的方式,透過終審法院的裁決逐步給予應有權利。」他認為,這是由於香港社會相當保守,尚未準備好接受改變,而且「立法會沒有意願解決這類問題。」

Feature The Ultimate Exclusion 02 Credit Hugill & Ip Solicitors
香港高葉律師行的律師高斯敦。圖片來源: 香港高葉律師行

立法程序緩慢

2015年,一名來自英國的女同性戀者在香港首開先例,挑戰香港的現行法律。她在法庭上使用化名「QT」,並表示於2011年與伴侶「SS」在英國透過民事結合註冊為同性伴侶。香港入境事務處批准SS工作簽證,但拒絕了QT的受養人簽證(針對直系親屬如配偶及子女而設的居留簽證)。入境事務處處長根據香港法例對婚姻的定義,認為QT不具有法律上的「配偶」身分,因此拒絕她的申請。

這對伴侶決定提出司法覆核,聲稱她們因性傾向而受到歧視。經過三年漫長的法律程序,最後終審法院在2018年7月判決QT獲勝,為香港的同性伴侶寫下具有歷史意義的新一頁。這項裁決表示,民事結合或同性伴侶均有權在香港申請受養人簽證。然而,香港法例對婚姻的定義仍維持不變;事實上,QT案勝訴之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目前政府「無計劃」將此個案延伸至其他政策,同性婚姻的議題具有爭議性,非政府可以獨立處理。

一年後,香港在2019年6月再增添了另一宗案例。經過四年司法訴訟,香港的終審法院裁定高級入境事務主任梁鎮罡受到僱主涉及歧視成分的對待。作為公務員的梁鎮罡已跟丈夫ScottᅠAdams在新西蘭註冊結婚,但香港法例並不承認他們的配偶關係,而政府亦拒絕向他的丈夫提供若干配偶福利。在終審法院判梁鎮罡上訴得直之後,Adams現在可以享有公務員配偶的醫療、牙科及合併評稅等福利。

2019年,香港男同志吳翰林就《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入稟法院,指有關法律「違憲」。事源吳翰林2017年與其同性伴侶在英國註冊後回流香港,並發現其伴侶無法成為共同業主;換言之,如果吳翰林未立遺囑便去世,另一半就無法繼承其遺產。

2020年9月,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裁定,法例拒絕同性伴侶享有遺產繼承權不合邏輯,且涉及歧視﹐故裁判申請方勝訴,並表明要修訂涉案條例。

勞衍瑞說:「從一些個別的司法案件,我們可以看到緩慢進展,但幾乎沒有甚麼支持。許多工作都落在堅持理念與政府周旋、努力對抗歧視政策的人身上。」

延伸閱讀: 美國重推「全球禁言令」限制墮胎威脅全球數百萬女性生殖健康

不難想像,漫長的司法程序令人消磨意志、疲累不堪,費用更是非常昂貴。高斯敦估計每宗案件的費用大概是500萬港元至1,000萬港元。他說:「在一般情況下,獲勝方可從敗訴方成功取回65%至75%的訴訟費用。」不過,在許多情況下,起訴人都符合申請法律援助的資格,從而大幅降低財務上的風險。

以上幾宗爭取性小眾權益的案件只是特例,大部分歧視訴訟都不成功,尤其是在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的階段。2018年,香港一名化名「MK」的女性提出司法覆核,控告政府剝奪她和同性伴侶的婚姻權利。起訴人指控政府在這件事的立場違反香港《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在2019年10月,對民事案件具有無限制的司法管轄權的高等法院原訟法庭對MK案作出裁定,指出現有法律並未涵蓋「同性婚姻」。

高斯敦說,基於憲法規定,此類民事案件需要經《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及《基本法》解釋,因此通常都要先提交上訴法庭,然後才交給香港高等法院最高級別的終審法院判決。他表示,由於原訟法庭法官沒有太多前例可作為參考,因此通常會給予敗訴方上訴的權利。他說:「我並不懷疑司法機構的獨立性,但高等法院法官需要相當大的勇氣,才能作出對社會現狀意義重大的裁決。」

當有關性小眾權益的案件送到終審法院時,法官會根據《人權法案》的法律條文解釋,並就特定情況是否合憲作出裁決。

根據現行法律,同性伴侶在歧視案件中均不受保護,亦被剝奪了許多異性伴侶享有的福利。即使在海外註冊結婚,同性伴侶也不得在香港領養小孩、使用凍卵,或是以無償的方式進行代孕(協議中不涉及金錢補償)。另外,在申請公屋、婚姻糾紛的法律保護及社會保障等方面都受到限制。

在醫療領域,同性伴侶無法代表另一半做出重要的醫療決定,也無法在伴侶死亡後領取另一半的遺體或骨灰。勞衍瑞說:「政府沒有為我們提供任何保證或保護。近來新冠肺炎爆發,我們擔心如果我們其中一人發生任何事,我們不會被視為家人。假如我們其中一個生病,另一個人則無權去醫院探視。」

對於Gil來說,身為委內瑞拉人,他還要擔心自己的護照和居留問題。勞衍瑞說:「有一次他的簽證只剩兩個星期,但他還在等待延期,後來幸好及時得到批准。由於我們的婚姻不被承認,所以我們沒有得到政府的任何保障,亦無權要求任何支援。」

這種情況對租屋和娛樂也有影響。房東可以不把房子出租給同性伴侶,更無須擔心干犯歧視條例;香港某些專業及休閒會所亦無需對會員的同性配偶提供福利。當勞衍瑞和Gil開始找房子時,他們擔心受到歧視,所以沒有透露自己的婚姻狀況。曾經有一位房東以他們不是「家庭」為由,拒絕把房子租給他們。

儘管勞衍瑞和Gil沒有子女,但他們認識的一對女同性戀伴侶均已懷孕。由於香港的出生證明目前仍然只有「母親」和「父親」兩種身分,因此她們必須尋求法律援助以獲得子女的完全監護權。

《PLUG》雜誌肯定是我和John探索價值觀的出口;身為同性戀意味著甚麼。

勞衍瑞
Feature The Ultimate Exclusion 04 Credit Timothy Loo Plug Magazine
《PLUG》雜誌。圖片來源: 勞衍瑞

暫時未打算改變

對於許多香港的同性伴侶來說,歧視和社會污名是司空見慣的經歷,但勞衍瑞和Gil正在努力改善現狀。勞衍瑞與另外兩位夥伴在2013年聯合創辦《PLUG》雜誌,其後Gil亦加入團隊。該雜誌的創立宗旨是協助社會大眾「連繫香港的性小眾社群」,並且積極籌辦各種活動,包括藝術展覽、各種社交活動,以及為香港的LGBT+難民籌款,可惜由於社會事件及新冠肺炎,雜誌於今年上半年暫停運作。

勞衍瑞說:「《PLUG》雜誌肯定是我和John探索價值觀的出口;身為同性戀意味著甚麼,我們如何教育人們認識酷兒文化和社群。」他們還協助經營亞洲最大型的LGBT+節慶「粉紅天」,以及支持遊說政府改革的非政府組織「粉紅同盟」。

儘管調查顯示大多數香港人支持LGBT+權益,但有些律師及社運人士觀察到,在立法會通過相關法例依然困難重重,部分原因是決策者的保守觀念和宗教理念。

高葉律師行的第二位合夥人葉煥信律師是一位選擇同性婚姻的香港人。他說:「可惜香港沒有運作完善的立法會去推動這方面的發展。很遺憾,我們必須經歷司法層面的所有挑戰,才能推動社會接受平等。」

與此同時,其他亞洲地區率先採取行動,成為區內的平權先驅。2019年5月,台灣立法院通過修改法案,成為亞洲首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法案獲得多數票贊成,不僅創造了新的歷史,也是亞洲LGBT+社群、社運人士及改革派立法委員的勝利。台灣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後,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主席朱敏健在一個本地的電台節目中表示,香港不能與台灣直接比較,如香港要為此立法,肯定會難以通過。

朱敏健表示樂見台灣在這方面的進展,但相信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問題,在香港即使經過長時間討論,都不會有實質結果,如果單獨處理與個人福利有關的議題,立法阻力相對較少。

延伸閱讀: 大分裂:澳門LGBT運動面臨的阻礙

他說:「如果要求平機會提出一些大家早就認為永遠不可能通過(立法)的法案,那是浪費資源,我們何必這樣做?我的邏輯是根據實際成效作為考量。」當問他會否支持向立法機關提出議案,要求進一步研究同性婚姻的可行性時,朱敏健表示不會。相反地,他希望社會「逐少改善」歧視的問題,期望任期內能夠在就業困難、選用公共服務,以及接受教育等三個方向,作為立法的第一步計劃。

2018年11月,香港首位出櫃議員陳志全在立法會提出議案,促請政府研究制訂讓同性戀者締結伴侶關係的政策,令同性伴侶得享與異性伴侶平等的權利。然而,包括周浩鼎在內的多位建制派議員反對議案。身為香港最大的親政府派民主建港協進聯盟(民建聯)成員,周浩鼎表示,若輕率跟隨西方社會「隨波逐流」,香港將付出極高代價。同樣是建制派的梁美芬則認為政府應避免「動搖香港現行的婚姻制度」,她曾在立法會提出修正案,但並未得到足夠票數通過。

時任民主派議員區諾軒和范國威支持陳志全的議案,並分別提出修正案;甚至連親政府派新民黨創黨人及主席葉劉淑儀也表示支持陳志全,促請政府官員持開放態度接受同性伴侶關係,並尊重支持LGBT+社群的年輕一代。儘管不同派別皆有部分議員投贊成票,但經過三小時熱烈討論後,議案最終以27票對24票被否決。

勞衍瑞說:「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是一位天主教徒。她經常迴避有關LGBT+權益的問題,當香港在這方面取得進展時,也不願給予正面回應,例如香港獲得2022年同志運動會主辦權,成為亞洲首個主辦此活動的城市。我們希望看到平機會採取行動,保護LGBT+社群免受歧視,而非一味保持中立的態度。你不能用中立的態度處理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