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開創先河:香港首位女警高健美的故事

首位加入香港警隊的女警高健美為後來者鋪展道路,並且樹立了廉潔的榜樣。

1949年,許錦濤(她的別號「高健美」更為人熟知)首開先河,成為了香港警務處第一位女性警員,彼時稱為副督察。

自1844年組建以來,香港警隊一直把隊內的女性工作人員編為「女性搜查員」,而非女警員。她們負責後勤,處理青少年被捕者,以及對女性嫌犯和囚犯進行搜身、看管、套取指模等輔助性工作。

1949年,時任警務處處長麥景陶宣佈首批女警員招募計劃。一開始,招募並不順利。當年警隊在《華僑日報》上刊登廣告招募三名副督察和50名警員,竟無一人申請。

官方認為,公眾缺乏興趣的原因是警方的要求訂得太高。根據招募要求,所有新入職女警員必須首先通過英文聽寫和體能測試,然後進入警察訓練學校與男警員一起受訓,訓練時間因應不同職位,歷時三至六個月不等。直到香港警隊在招募廣告中取消了體能訓練的要求,才成功吸引幾位女性申請人遞交簡歷,當中包括高健美,但也只有五人應徵副督察一職。其後,時年 33 歲的高健美入選成為香港首批──也是唯一一位女性警官。

高健美是馬來西亞華僑,出生於婆羅洲的一個富裕家庭,家族經營伐木公司。她受過良好教育,通曉多門語言,包括中文、英文、馬來文、日文和幾種中國方言。

此前,她從未想過自己會成為一名警官。1946年,她因瘧疾赴香港求醫,偶然看到了香港警隊招募女警官的廣告。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花了十分錢買了一張郵票,寄出了申請。她的這個決定遭到了全家人的強烈反對。當時,她的家人希望她能從事一份安全舒適,並且更適合年輕女性的工作。但高健美排除萬難,最終決定追隨好奇心,繼續這段不可思議的旅程。

2001年,高健美在《警聲》(香港警隊內部刊物)訪問中說道:「我生性外向好動,喜歡富挑戰性的工作,所以放棄了另一份工作而選擇加入警隊。」

Kimmy Koh Young
高健美為香港警務處第一位女性警員。

不凡事業

高健美剛來香港時並沒有中文名,她的同事叫她「Koh Kin Mei」(音譯高健美),發音和她的馬來西亞名「Koh-Kimmy」相近。這個別號一直伴隨著她,直到1980年代,她的中文名字才正式更正為「許錦濤」。

高健美一生束短髮,喜穿制服,不好裙裝。她的個性務實直爽,不喜別人叫她「Madam」,堅持被喚作「高Sir」。

高健美縝密穩重,在警隊內表現優異。由於沒有接受過正式的警察訓練,起初她被分配到刑事記錄科擔任文書職務,負責錄取口供和進行傳譯工作。

前香港警隊警官Margaret Clarke在《警聲》訪問中曾稱讚高健美是警隊之寶,「沒有她出色的傳譯技能,女警隊伍不會發展得這麼快,這麼好。」

入職僅僅三個月,高健美就被派到港島中區,成為香港第一位女偵探,處理賣淫、賭博和毒品案件。新的崗位令她的能力得以發揮,加入刑事偵緝部僅十天,她就搗破了一個非法賭檔。

兩年後,時值1951年,高健美偵破了一起錯綜複雜的案件,涉及四名警官遇襲。襲擊者首先攻擊兩名警官,並搶走了他們的配槍。幾天後,襲擊者槍擊了另外兩名配槍警官並再次搶走兩支警槍,而這兩名警官亦因槍傷不幸去世。

高健美參與這起案件的偵緝前,已有數名嫌疑人被拘留和訊問。但案件苦無確鑿證據,僅有線人提供的傳聞。高健美梳理了已掌握的訊息,發現了一個耐人尋味的共通點:被拘留的嫌犯絕大多數是共產黨黨員,且都是因線人的情報而被捕。

帶著懷疑,高健美將調查焦點從被捕的嫌疑人轉移到線人身上。很快,她發現一個線人的證詞前後不一。經過進一步調查,警隊發現此人之前是中國國民黨軍隊的一名中士。對共產黨的仇恨使他有充分的政治動機陷害嫌疑人。

高健美於是開始訊問這名線人的手下,以尋找更多線索。在一次案情的重大突破中,一個手下和盤托出了真相:他的老闆其實是一個搶劫團夥的主腦,曾與三名幫兇一起用搶來的警槍洗劫九龍的一家珠寶店。高健美立刻逮捕了團夥頭目,更發現該頭目正是殺害兩位警員的真凶,並找回了被搶警槍。高健美的表現受到高度讚揚,並於翌年晉升為督察。

以身作則

高健美的優異表現讓警隊高層眼前一亮,遂決定招募更多女警員。 1951年五月,高健美被任命為警察培訓學校首位女教官,負責組建一支永久取代「女性搜查員」的警員隊伍。

這次招募工作進展異常順利,約有二百位女性應聘。高健美挑選了十人,對她們進行了六個月的訓練,最後有九人加入警隊。1950年代,高健美和她的團隊屢次在高危行動和複雜調查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十二年的警隊生涯中,高健美屢獲殊榮,曾獲頒香港警務處的四項獎項。雖然她的頭銜仍然是「督察」,但實際地位已相當於女警隊伍的主管。

然而,在1961年,高健美一帆風順的事業發生了變化。警隊聘用了來自英國的警長羅慧儂,並正式委任她為警司。雖然羅慧儂的經驗比高健美略有不足,但高健美卻被解除管理職責,被降為普通督察。高健美自然感到憤怒和失落,她遂於當年以45歲之齡提前退休。

談及她的職業生涯,高健美告訴《香港警隊──開局篇(1841-1971)》的作者凌劍剛,最重要的是要保持正直,「在那個腐敗橫流的時代,我設法在生活和工作中保持尊嚴。從我加入警隊到我退休的那一天,我一直保持 『乾淨』! 」

Kimmy Koh (older) New
離開警隊後,高健美仍密切關注香港警隊的發展。

更包容的未來

離開警隊後,高健美回到了馬來西亞,參與家族的伐木生意。即使身在遠方,她仍密切關注香港警隊的發展。每當她知道女性的福利和職業前景有所改善時,就會特別高興。例如,在1974年,警隊全面實施男女警員同工同酬制度,並於1992年首度正式成立全女警的機動部隊。

「我當女警時只能八折支薪,現在男女警務人員則同工同酬,」85歲的她告訴《警聲》,「這不但體現了男女平等的精神,更是對女警的工作表現及貢獻的認同。」

關於高健美的個人生活,鮮有詳細記錄。出於尊重家屬隱私的考慮,警方婉拒了Ariana聯繫其家人的請求。但根據檔案和公開資料顯示,高健美在1980年回到香港並和侄子一起生活。在人生最後幾年裡,久病纏身的高健美得到香港警察福利辦事處的援助。在她去世之後,家人將她從警生涯的遺物悉數捐贈給警隊博物館展出。

*出於尊重家屬隱私的考慮,香港警務處拒絕透露高健美去世的年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