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黑暗與光明:疫情下依然保持樂觀的人們

在新冠肺炎蔓延期間,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比任何時候都來得更重要。視覺故事平台Hong Kong Shifts聯合創辦人鄭仲言(Cynthia)為我們講述了她在全港各地的不平凡相遇。

面對著新冠疫情帶來的種種衝擊,人們更渴望真心實意的交流與互動。儘管長期保持社交距離難免會讓人感到孤獨、與世隔絕,但只要細意留意身邊的人和事,你便會發現許多進行心靈溝通的機會,無論是在山間的遠足徑、路邊小店抑或是公園長椅上……

Credit: Hong Kong Shifts
圖片來源: Hong Kong Shifts

在遠足徑上

在南丫島一條蜿蜒的遠足徑上,我遇上了清道夫「花姐」。花姐看起來大概50多歲,無論晴天雨天都在島上收集垃圾、打掃道路。中午時分,我趁著她在陽光下休息時,向她問起工作的情況。

出乎意料,她立刻對我盡訴心中情。她談到自己對南丫島的愛、對感情的看法,以及夫妻的相處之道。這是花姐的故事:

「我做清潔工作10多年了。我負責在南丫島打掃街道、清理山路及收集垃圾。這個地方很好,人們都很友善,我們會互相照顧。」

「我來自汕尾,但是在香港生活了幾十年。我在務農的家庭長大。以前我們全家人,包括我和七個兄弟姐妹全部住在田地上的一間小屋。雖然我們家徒四壁,生活非常簡單,但我們生活得很開心。南丫島給我一種家的感覺。」

Credit: Hong Kong Shifts
圖片來源: Hong Kong Shifts

「南丫島尚算乾淨,不過颱風過後我們就有很多額外的事要做。這份工不算太辛苦。我很喜歡在南丫島生活和工作。」

「不過到了夏天,天氣熱的時候真的很辛苦。有時候我會去圖書館休息一下,因為那裡有冷氣。我不識字,所以不會看書。」

「做清道夫之前,我在幼兒園做過清潔工。我不會說英語,所以無法跟那裡的小朋友用語言溝通。儘管如此,我們很有默契,他們也好像都頗喜歡我。」

延伸閱讀: 活在2050年

「幾十年前,我搬來香港跟丈夫團聚。他是親戚朋友介紹的,第一次見面我就對他有很好的印象。我覺得他是一個英俊善良的人。我們結婚這麼久一直都很開心。」

「我們會不會吵架?當然會啦!哪有夫妻不吵架的?不過我們很快就不記得、原諒對方。我會說自己是個樂觀的人。我認為做人最重要是開心,你說對不對?」

Credit: Hong Kong Shifts
圖片來源: Hong Kong Shifts

在小店裡

在大坑書館街閒逛時,我看到路邊有一間小店,裡面掛滿泛黃的海報及一條條皮革物料。我好奇地向內張望,看見一位年約70歲的老師傅。

他說自己叫阿坤,做的士座椅皮匠師傅已經超過50年。我從未聽過有人做這一行,所以好奇地和他聊了起來。他拂去一個舊餅乾罐上面的灰塵,從裡面找出一些舊照片,用一副老祖父的口吻訴說他的故事:

「我做的士椅套已經50多年了。大概17歲時,我跟父母從中山來到香港。那時不知道要做哪一行,所以決定學一門手藝。」

「我用的皮料都是在深水埗買的,然後自己縫製椅套,大概兩個鐘頭做一件。的士司機每次椅套爛了就會來找我。我通常都會先做一些留著,所以只要10分鐘就可以換好整個椅套。」

Hongkongshifts Ariana Kwun 2
圖片來源: Hong Kong Shifts

「我的店名叫『黃仔』,不過現在應該叫『老黃』了。我大概是全港島唯一還在做這一行的人了。九龍那邊應該還有一些人在做。這是夕陽行業,快要絕種了。有時我乘坐的士時會認得自己的手工。老實說,這一帶只有我在做,肯定不難認出來。」

「我每天早上都會去飲茶。喝完中國茶、吃完蝦餃、燒賣我就開工。我從不放假,只要有工作我就會做。」

「我通常一個星期七天都在店裡,除非生病。我從沒出過國也沒坐過飛機。沒甚麼事做的時候,我會打個盹或聽收音機。我聽收音機說會下大雨,所以就穿雨鞋來開工。我總是未雨綢繆,我甚麼都不缺,除了錢!」

Credit: Hong Kong Shifts
圖片來源: Hong Kong Shifts

在公園長椅上

某個星期二晚上,我坐在公園內的長椅上,想著上星期在工作上碰到的許多困難,內心充滿了壓力和徬徨。我不經意看到旁邊有個年輕人,他在地上攤開祈禱墊,然後跪下來,開始祈禱。他的動作令我感到平靜許多,於是我轉頭望向樹梢和夜空。

突然,這位陌生人在我身旁坐下。「我是Ali。你是哪裡人?」Ali的親切熱情在我最需要的時候溫暖了我的心。他跟我說:

「我每天晚上都騎著電單車送外賣,平均每晚送8至12張單。我喜歡這份工作,但有時壓力也不小,因為分秒必爭。」

「剛開始做時,我經常迷路,有時客人會講錯地址。當然,我們也經常找不到地方泊車。如果違規收到罰單,那天就少了300多塊的收入了,很慘!」

「無論天氣如何,我都會開工,就算紅色暴雨都照樣去送外賣。我現在騎車都會很小心,因為之前送外賣時發生過兩次意外,一次被一輛車撞到,另一次是我的電單車衝上電車路軌。」

Credit: Hong Kong Shifts
圖片來源: Hong Kong Shifts

「現在疫情蔓延,我們難免會擔心,因為我們必須去許多地方送外賣!不過我仍然必須工作,只好盡量減少身體接觸。大部分客人都很友善,不過也會碰到一些沒禮貌的客人,他們只是伸出一根手指接過外賣,對我們不理不睬,或是不讓我們看到他的臉。我不是在乎小費,但如果能夠聽到一聲你好或謝謝,感覺就完全不同了!」

「送外賣是我的兼職,我還在學習英文,並且在一間伊斯蘭學校做教學助理。我今年30歲,我的夢想是做一名英文教師。小時候,我的老師帶給我很多啟發,他讓我知道要不斷讀書和學習。我很希望終有一日可以教英文,尤其是教香港的少數族裔學生。」

「這個城市有很多誘惑,很容易把錢花光,所以我喜歡不停地工作,讓我沒時間花錢!我20年前跟家人從巴基斯坦阿塔克搬來香港,不過我爸爸已經在香港生活60多年了,他在這裡做保安賺錢養大我們。

延伸閱讀: 七個貼士讓你抗疫中保持身心健康

「一開始我不敢告訴家人我在送外賣,我怕他們不喜歡,覺得做這種工作賺不到錢,但我沒想到,他們知道之後都很支持我。我的父母很開心我去嘗試一些比較另類的工作。」

「我覺得如果我有任何成就必須感謝我的哥哥。他17歲時決定輟學,工作賺錢給我和弟弟,讓我們有更好的機會。我永遠感謝他,希望做出一點成就,令他感到驕傲。」

本圖文集由鄭仲言及Maxime Vanhollebeke創立的視覺故事平台Hong Kong Shifts提供。平台旨在透過促進多元共融,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請登入他們的網站瀏覽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