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疫情下棄養動物大幅增加,動物收容所不勝負荷

疫情期間,香港有許多寵物在被遺棄,與此同時,動物組織亦因人手和資金驟減而陷入經營困境。

住在西貢的Sam Edwards 本來並沒打算養狗,但得悉許多動物在疫情期間被遺棄後,他主動連繫了動物收容所Catherine’s Puppies,並把10歲唐狗Wallace帶到家中暫住,以減輕收容所的壓力。

Edwards從小就有養狗經驗,但這是他首次收養年老犬。這位27歲的行政主管目前在家工作,工作時間較為靈活,家裡又有個大花園,能夠讓Wallace得到充足的照顧與活動空間。

據動物義工說,大部分家庭都傾向領養幼犬或年輕成犬,像Wallace這樣的老犬一般很難找到新主人。

「Wallace是一隻非常溫順、可愛的狗。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正式領養牠。不過,一旦在家工作的措施結束,我就要回到辦公室上班,那時候我就很難照顧他。牠習慣了家庭環境,如果必須回去收容所,牠會很難適應。」Edwards說。

Dogs seeking new homes. Credit: Sai Kung Stray Friends
收容所裏的狗隻需要尋找一個新家。圖片來源: 西貢流浪狗協會

Wallace的前主人因為疫情離開香港,臨行前將Wallace送到西貢的動物收容所。Edwards說:「這真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看到這些寵物被棄之不顧,我感到很憤慨。然而,很多人不了解這些家庭的狀況,就不假思索地在Facebook留下惡意批評。」 

Wallace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香港近來爆發迄今最嚴峻的第三波疫情,累積確診個案達到4,000多宗。不少寵物主人為了避疫而離開香港,卻因為入境限制或運輸費太高的緣故把寵物留下。據動物義工估計,自3月以來已有數以百計的寵物被棄養,交由動物收容所照顧。

Catherine Lumsden於2014年在西貢創立動物收容所Catherine’s Puppies,至今已為數以百計的狗隻找到新主人,但新冠肺炎帶來的影響令她「大為震驚」。一如許多香港的動物收容所,Catherine’s Puppies在疫情期間也面臨種種挑戰,如資金危機、義工人數減少,以及被棄養寵物激增。

Lumsden說:「我每天都接到寵物主人的電話,他們哭著說要離開香港但無法帶走寵物。其中一個原因是運送寵物的費用提高,另一個原因是某些國家不准寵物過境。入境規定也有所變更,例如,澳洲的檢疫設施已經達到飽和,想要帶狗入境幾乎不可能,這對寵物及主人都造成了巨大影響。」

Rescue dog Honey and her litter of puppies. Credit Catherine's Puppies
收容狗隻Honey和她的狗寶寶們。圖片來源: Catherine’s Puppies

遭家人遺棄

隨著疫情持續,航空公司提高了托運費用,規定也變得更加嚴格。有些國家和地區不准旅客過境,有些則完全不接受任何動物。

寵物運送公司Relopaws的服務對象以貓狗為主,偶爾也會處理一些奇特寵物。公司主管Jenny French表示,英國航空公司的寵物托運費用上漲了近四倍。過去從香港運送一隻大型犬到歐洲約需13,000港元,現已調高至45,000港元。國泰航空曾一度全面禁止寵物托運,到7月才放寬限制,接受寵物托運,但主人必須與寵物搭乘同一航班。

French說:「情況每天都在變化,緊貼最新發展實在令人疲於奔命。」

例如,寵物主人若想帶貓狗進入杜拜,就必須提供由政府發出、證明貓狗並未接觸過任何肺炎感染者的文件。德國法蘭克福因有寵物運輸中心爆發疫情而全面禁止貓狗入境。與此同時,許多國家亦提高了檢疫標準,或要求寵物主人提供更多證明文件。

[延伸閱讀: 在這場蔓延全球的走私風暴中,穿山甲還能撐多久?]

隨著香港爆發第三波疫情,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關閉了辦事處,寵物主人無處申請許可證及簽發文件。

French說:「所有程序都因此被拖慢。雖然政府依然有簽發文件,但申請者還是要面對很大的壓力。」

除了搬遷的阻礙,Lumsden說新冠肺炎的限聚令,迫使收容所暫時關閉或減少員工人數。

她說:「我們一向都很歡迎訪客來探望狗隻,但當然,我們也遵守社交距離的規定。這段期間對我們來說很難熬,因為有些狗不能經常出去散步,也少了許多與人互動的機會。」

過去Catherine’s Puppies主要靠舉辦大型家庭活動籌款,但這些活動已因疫情被取消。幸好,不少支持他們的家庭已經開始採取行動。

Lumsden說:「孩子們組織了一些籌款活動,如賣蛋糕、幫人洗車,賣檸檬水等。雖然籌得的金額不大,但足以幫我們度過這個夏季⋯⋯實在令人感動。」

Catherine’s Puppies每個月需要籌集約50,000港元才能應付動物收容所的開銷,包括70多隻狗的食物、租金、水電費及維修費。收容所每月還需要支付20,000港元的基本醫療費用,這並不包括任何緊急醫療或手術費。

Catherine’s Puppies並非唯一受情疫影響的動物收容所。救狗之家必須取消分別在10月及11月舉行的慈善晚宴及「Peak to Fong狗狗同樂籌款日」,這是該會最大型的年度籌款活動。另一家動物收容所Team for Animals in Lantau South也取消了籌款活動,而西貢流浪狗協會則一直在社交媒體上呼籲大家捐款。

Wallace. Credit: Catherine's Puppies.
Wallace. 圖片來源: Catherine’s Puppies.

亞洲棄養寵物

亞洲各地動物收容所的救援工作也因為新冠肺炎而受到嚴重打擊。從台灣到印尼再到泰國,當地的動物收容所都面對著棄養寵物增加及資金減少的挑戰。

台北組織Animal Care Trust(ACT)的聯合創辦人Sean McCormack表示,組織近來收到的捐款大幅減少,「重創」了他們的動物救援工作,於是他請Lumsden在Catherine’s Puppies的Facebook專頁呼籲網民向他們捐款。

McCormack 說,ACT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忙碌的六個月」,他們在今年上半年救援了100多隻狗,比歷來的數量多出三成。與此同時,組織在過去數月收到的捐款驟減,因此難以應付動物的醫療、食物及其他護理費用。

《南華早報》報導,隨著印尼爆發疫情,有民眾因生活困難而出售犬隻作食用。當地醫生Susana Somali一直在營救這些動物,她在雅加達的動物收容所每星期接收約20隻狗,至今已收留了多達1,400隻,相較於2019年收容所剛開始運作時,數目增加了九倍。

[延伸閱讀: 時日無多:五種極度瀕危的亞洲動物 ]

位於泰國布吉島的Soi Dog Foundation由John Dalley創立,他表示過去數月被棄養的寵物數量大幅飆升。為了得到更多資助,他透過Facebook呼籲130多萬名追隨者捐款。 

Dalley在影片中說:「這些無辜的狗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牠們不知道如何才能生存下去,實在令人心碎。」

在香港,照顧Wallace快四個星期的Edwards說:「最重要的是為這些動物找一個新家。」

「疫情蔓延對收容所造成沉重打擊,但全靠他們堅持不懈地進行救援工作,這些動物才能夠在這段史無前例的日子裡得到照顧。」

過去從香港運送一隻大型犬到歐洲約需13,000港元,現已調高至45,000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