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走進澳門特奧運動員日常訓練

澳門特殊奧運會致力協助殘障運動員獲得生活能力,讓他們獨立自主,享有更豐盛的人生。

田徑運動員黃健航急沖沖地趕往位於澳門半島北部、毗鄰逸園賽狗場的蓮峰體育中心。到達大門時,他向熟識的警衛笑著揮手,然後快步走進更衣室換上運動裝備,再跑到運動場跟教練及其他運動員會合。這位被評定為中度智障的24歲年輕人跟大夥兒一起熱身,顯得自得其樂。

這是體育中心常見的畫面,除了星期天,澳門特殊奧運會(澳門特奧)的運動員每天都在這裡接受培訓。成立於1983年的澳門特奧是國際特殊奧運會在澳門的分支,致力培育包括自閉症及唐氏綜合症患者等智障人士的身心發展,並促進體育界的平等共融。澳門特奧會為澳門1,749名持有殘疾評估登記證的智障人士(截至2020年12月31日)提供職業復康服務,是本地少數提供相關服務的非政府組織之一。

現年59歲的澳門特奧田徑總教練胡炳駒說:「我們會幫助他們真正提升運動能力,藉此讓他們增加自信,這種信心對他們非常重要,能夠幫助他們獨立地在社區活動及生活。」

Mso Track And Field Head Coach Wu Peng Koi
澳門特奧田徑總教練胡炳駒。照片來源: António Sanmarful

澳門特奧會的訓練

起初,澳門特奧成立的目的是協助特殊教育學校教授體育相關活動。現在,澳門特奧訓練的運動員從最初的20多名增加到約800名,全部是本地華人,當中以男性居多,約佔四分之三。

澳門特奧設有14個體育項目,從游泳、乒乓球到羽毛球、保齡球、足球、高爾夫球、籃球、溜冰及龍舟等,全年舉辦各種活動、比賽及聚會。

任何智障人士,只要持有政府或國際認可專家發出的殘疾證明,均可加入澳門特奧。胡炳駒表示,體育項目通常都會按學生的能力分組,「無論是年紀小至七歲,抑或是剛踏入青春期,只要他們屬於智障人士,我們都歡迎。」

儘管2020年因疫情取消了多項賽事,澳門特奧仍在限制放寬的情況下,成功在9月舉辦了特奧籃球賽,並在10月舉辦特奧田徑賽。澳門特奧另一位社工莫靜文說:「我們的運動員正忙著準備迎戰2021年的比賽,包括在國內舉行的第十一屆國際殘疾人運動會暨第八屆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他們還計劃參加2022年冬季世界特奧運動會及2023年Virtus環球運動會。」

胡教練表示,澳門特奧的核心任務之一是建立運動員的自信,因此他鼓勵運動員在比賽中盡力爭取個人佳績,獎牌則是其次。他認為與其專注於爭勝,不如努力超越自己,以個人成就為目標。

運動是澳門特奧的首要任務,卻只是整體工作的一部分。特奧認為應該為智障人士提供更多機會,讓他們得以透過教育、工作及社交機會融入社會,並為社會作出貢獻。

除了體育訓練,澳門特奧在社會工作局的資助下,於2000年開始提供職業訓練服務及輔助就業服務,最近亦展開特殊教育支援、物理治療、職業治療及語言治療等服務。

澳門特奧執行總監蕭宇康說:「我們做的依然不夠,我們仍需努力讓社會更包容殘疾人士。如果大家都願意接受殘疾人士,我們就能夠放下分歧、和諧相處。」

通往自信之路

胡教練在1999年加入澳門特奧,自此一直擔任義工。他在黃健航13歲第一次踏上運動場時就認識他了。

11年後,黃健航已成為澳門特奧其中一位明星運動員。他人緣極好,大家都親切地喚他「阿健」。被診斷為中度智障的他,在與人溝通和解決問題時往往力不從心。

胡教練說:「這些年來,我見到阿健的運動技巧和自信心都提高了不少,他變得比以前更獨立,例如可以自行乘搭巴士,也能自己練習。」

Mso Social Worker Kason Ting Ka Hei Assigned To Wong Kin Hong
澳門特奧社工丁嘉希(左)負責協助黃健航。照片來源: António Sanmarful

阿健有一份正職,平日上班時間是上午9時至下午4時,然後下午5時50分至晚上7時接受團隊訓練。負責協助阿健的社工丁嘉希指出,對阿健來說,要在工作和運動之間取得平衡並不容易:「當他在工作上碰到困難時,運動是減壓的好方法。但最近他剛從學校畢業,從學生轉為成年人是一個挑戰,他必須適應許多改變,而這只是他必須更獨立的部分原因。」

近年,這位年輕人承受了巨大的壓力。由於父母均受疾病困擾,而妹妹仍在上學,阿健必須肩負養家的責任。丁嘉希告訴我們,目前政府每年給阿健提供9,000澳門元的殘疾津貼,平均一個月750澳門元。

丁嘉希說:「阿健本來有一份酒店正職,但在新冠肺炎爆發後,他被迫放無薪假。」目前阿健正參與澳門特奧的職業培訓計劃,於毅進綜合服務中心接受辦公室清潔的培訓,每個月可以獲得約1,000澳門元的津貼。完成培訓後,澳門特奧就會派他到另一個專為政府組織及大學提供清潔服務的團隊工作。

胡教練說,這項計劃的理念是協助智障人士提升溝通技巧、學習新技能、建立自信及貢獻社會。「他們可以得到認同,也可以在社會上得到尊重。」他說。

阿健的付出已獲得回報。除了職業培訓進行順利,他在多年來也參加過數項比賽,包括一年一度的澳門國際馬拉松賽,以及四年一次的INAS環球運動會。

更多支援 

澳門特奧會執行總監蕭宇康表示,社團一直在尋找新的收入來源、贊助,以及擴大服務的方法。目前收入主要依靠政府部門、社會企業及私人捐款。2019年,社團的營運預算約為3,000萬澳門元。當中約42%來自教育暨青年局,25%來自社會工作局,6%來自體育局,12%來自社會企業,15%來自私人捐款。

不過,胡教練認為,這些資助並不足以訓練一支世界級的特奧隊。他們需要更多政府支持,包括資金及訓練設備,才能讓運動員更具國際競爭力。

場地限制一直是澳門特奧的絆腳石。由於澳門的體育訓練設施不敷使用,政府優先開放場地給已註冊的體育協會,然而澳門特奧並不包括在內。此外,特奧運動員還需要學校及僱主靈活配合。胡教練說:「我們現在利用公眾使用時段進行訓練,並且要跟其他團體共用空間。如果場地已經被其他體育團隊及協會預訂了,我們就必須離開。」

一水之隔的香港則擁有較為理想的環境,能夠為特奧運動員提供更多財務或社會方面的支援,場地及設備方面亦較為完善。申請入讀香港體育學院的精英運動員,可以得到各種支援與服務,讓他們的才能及技巧精益求精。

反觀澳門,就算是最頂尖的澳門特奧會運動員也只能在公餘時間進行訓練,這讓他們感到身心俱疲。胡教練說:「最理想的情況是政府提供資助,運動員不必擔心自己的生計,可以專注於訓練。如果他們是學生,則學校可以容許他們利用上課時間受訓。但事實並非如此。」

Macau Special Olympics At The 2018 Asian Para Games Credit Macau Special Olympics
在2018年亞洲殘運會上的澳門特奧會。(照片由澳門特殊奧運會提供)

即使面對種種困難,澳門特奧的運動員在比賽中依然有不俗的成績。2018年於印尼舉行的亞洲殘疾人運動會上,澳門特奧游泳選手黃芷欣在50米自由泳比賽中獲得第五名,另一位選手陳裕嘉也在200米自由泳比賽中獲得第七名。

2019年在澳洲舉行的INAS環球運動會中,周錦楓進入鉛球決賽,最後得到第七名。同年,澳門特奧選手在國際特殊奧運會阿布扎比夏季世界賽的多項競賽中,總共摘下了14面金牌,成績斐然。

「阿健在亞洲殘疾人運動會參加了男子400米短跑,結果締造了他的個人紀錄。」社工丁嘉希引以為豪地說道。

對於阿健這樣的運動員,澳門特奧無疑改變了他的人生。他透過澳門特奧的職業培訓計劃認識了新朋友,亦變得更堅強、更自信,而新工作也即將有著落。丁嘉希補充說,運動與訓練帶給阿健極大的快樂及成就感。

阿健默默地走到一名田徑隊友身邊,兩人開始每晚的緩和運動。幾分鐘後這裡將要進行一場足球賽,運動員們開始收拾東西,慢慢走向出口,燈光在空中照亮了整個運動場。我們問阿健對運動有甚麼感覺,他笑了笑、點點頭,然後害羞地低下頭。旁邊的丁社工為他解釋道:「是的,運動令他非常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