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療愈香港

來自愛爾蘭的醫生兼修女歐桂蘭對香港抗擊肺結核貢獻良多。

像世界上許多地方那樣,香港曾經歷肺結核肆虐。香港衛生署的數據顯示,香港首宗有紀錄的肺結核病發生在1849年。18世紀末至19世紀初,這種具有高傳染性的肺部疾病在香港越來越常見,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於1945年結束之後,由於社會不穩定、市民營養不足、居住環境逼仄,肺結核成為了香港主要致死疾病之一,到1951年更錄得4,190宗死亡個案的歷史高峰。

當時,香港有許多人都致力控制這種惡疾傳播,其中包括歐桂蘭修女。這位來自愛爾蘭的修女同時也是一名醫生,她將一生都奉獻給肺結核抗戰。

終結疫症

1919年8月30日,歐桂蘭修女在愛爾蘭中部的小鎮巴利納斯洛出生,俗名為Kathleen Gertrude Monaghan。1939年,20歲的她加入了聖高隆龐傳教女修會,這個愛爾蘭團體致力服務那些生活在不發達地區並缺乏支援的人;同年,她成為了一名修女。

加入聖高隆龐之後,歐桂蘭修女在都柏林大學學院修讀醫科,並於1947年畢業,成為愛爾蘭首四名獲得醫生資格的修女之一。這是教廷在1936年取消不准修女成為醫生或助產士的教皇禁令之後,標誌性別平等進步的重要一步。

旅居香港的愛爾蘭高隆龐神父胡若瑟說,歐桂蘭修女在都柏林擔任兩年駐院醫生之後,於1949年被派駐到香港。當時30歲的她獲委任為灣仔律敦治療養院(現為律敦治醫院)的院長,這家在當年新開的療養院是香港其中一間專門治療肺結核的病院。療養院得命自巴斯族商人,他為了紀念在1943年因肺結核去世的女兒Tehmi而捐建了這所療養院。

在律敦治療養院,歐桂蘭修女帶領一隊年輕的高隆龐修女一同對抗肺結核。「在(歐桂蘭)院長領導下(的律敦治療養院),一群全心奉獻的修女以及員工深入參與了當時香港最大型的公共衛生之戰,在消滅可怕的肺結核病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天主教香港教區在歐桂蘭修女的訃聞中如是寫到,這篇訃聞在1985年12月刊登於它的週報Sunday Examiner上。「她天生的魅力、親和力、體貼和平易近人的待人接物方式,讓她贏得了團隊的信任和全力支持。」

剛開始時,修女們的日子很艱難。療養院資金和設備都很有限,而許多病人病情嚴重到幾乎無法行走。但即使面對重重挑戰,歐桂蘭修女也能以正能量提升士氣。「她擁有非凡的行政與臨床技術,無限的活力與幽默感。」她的前幕僚Michael Humphries博士在他2014年出版的《律敦治療養院:生命與時代》(暫譯)一書中如是寫到。

歐桂蘭修女在香港工作兩年後,肺結核的新療法面世。1951年,美國的研究人員發現了鏈黴素,這種抗生素可用於治療細菌感染。鏈黴素常與其他藥物一起使用,比如異煙ëÂ、利福平和對氨基水楊酸,可有效治療肺結核。

不過,這種治療方法對身體損耗很大,也很費時,病人必須每日打針吃藥長達18到24個月。如果沒有完成整個療程,病人可能無法痊愈,並依然能傳染他人,甚至產生抗藥反應。

歐桂蘭修女加入對抗肺結核的時候,只有四分之一的病人確實完成整個療程。曾與她共事的Nora O’Driscoll修女回憶說:「當時很多患者都是在50至60年代由中國來到香港的窮人,他們是歐桂蘭修女最關注的一群人。她曾說過:『別給我鮮花,給我錢,這樣我才能幫助窮人』。她通常會睡在辦公室的床上,這樣她就可以隨時協助員工和病人,特別是遇到緊急情況的時候。」

為了改善這種狀況,療養院在她的指示下建立了直接監督療法計劃,要求保健員、社區志願者或家人監督和記錄病人吃藥的情況。這種治療方法受到世界衛生組織認可,並在多年後成為全球標準。

在計劃中,歐桂蘭修女和她的團隊不僅負責診斷病情,還要確保她們的病人完成整個療程,以盡可能治癒病人和控制疫情。這個計劃的確奏效:1961年,香港與肺結核有關的死亡個案跌到1,907宗,是13年來首次跌到2,000宗以下。1974年,數字進一步跌到974宗,並在20世紀末不斷急遽下降。

奉獻一生

歷任律敦治療養院院長長達36年,歐桂蘭修女把人生大部分時間用於在香港和世界其他地方對抗肺結核。據天主教香港教區紀錄,歐桂蘭修女參與了多項科學研究和試驗,其研究領域包括結核桿菌的抗藥特性、結核病復發患者的治療,以及抗癆藥物的副作用。對全球控制肺結核病傳播作出了重大貢獻。她多年來的工作讓她逐漸聞名於世,被視為肺結核和相關醫療問題的權威。

她亦因為在香港的工作屢獲表揚,包括於1964年獲得英國胸部和心臟協會頒發Sir Robert Philip金奬。該會在其出版物Health中寫到:「如果有人還認為傳教修女遠離俗世及當中的問題,只要認識一下歐桂蘭博士,他們很快就會改觀。」

在往後的20多年間,歐桂蘭修女獲邀到許多國家講學,當中主要是亞洲和非洲的發展中國家。1980年代初,她將大量時間投入到非洲講學,而在埃塞俄比亞期間更參與了減緩傳染病疫情的工作。

隨著肺結核在香港逐漸消失,歐桂蘭修女開始關注城中的抗毒工作。據天主教香港教區記載,她加入了政府禁毒常務委員會和香港戒毒會,並在1981年至1985年間擔任香港戒毒會的主席。為表揚她的貢獻,香港大學於1978年頒授了榮譽社會科學博士學位給她。

兩年之後,她獲得了另一項富有意義的殊榮:大英帝國官佐勛章(OBE)。這是英國在文藝、科學和社會工作領域的最高榮譽之一。歐桂蘭修女到倫敦領獎,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在白金漢宮的一個花園宴會上親自向她授勛。

1985年11月28日,歐桂蘭修女在律敦治療養院因癌症逝世,享年66歲。歐桂蘭修女紀念基金隨之成立,以資助持續進行的肺結核研究,以及紀念她的貢獻。以她命名的學術奬項還有 「歐桂蘭修女、施羅孚先生及夫人獎學金」。該奬學金由香港防癆心臟及胸病協會頒發,每年向香港大學肺結核課程中最頂尖的兩名學生提供10,000港元及5,000港元的資助。

即使在歐桂蘭修女逝世30多年後,她的工作依然影響著香港人的家庭。去年,Houston神父到訪位於跑馬地的聖彌額爾天主教墳場,為埋葬在那裡的歐桂蘭修女及其他高隆龐傳教士祈禱。

「當時我看到兩名女士在歐桂蘭修女的墓前獻花,出於好奇,我問她們是否認識歐桂蘭修女。」他回憶道,並說這兩名女士似乎是一對母女。 「較年輕的那一位回答我說:『她醫好了我的肺結核。』」

Rafelle Allego及Doris Lam額外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