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你不孤單

非牟利小產母親支援平台OAMA的聯合創辦人屈家妍與導師Diana Wu David對話,探討如何將平台發展為架構完整的NGO。

去年夏天流產之後,屈家妍經歷了一段艱難的日子。悲傷,絕望,接踵而來。不過,她並沒有任由自己被吞噬,而是化傷痛為動力,和朋友李彥儀及社工鍾嘉欣一起創立了支援平台OAMA,意思是「一時媽媽,終身媽媽」(Once a Mama, Always a Mama)。平台專為像她一樣經歷喪胎之痛的母親提供情緒支援和可靠資訊。

香港政府並沒有記錄24週以下胎兒流產的數據。香港家庭醫學學院在2013年的一次調查估計,高達一半的妊娠可能受到流產的影響。有鑑於政府對流產問題缺乏關注措施,OAMA希望讓女性們知道,她們並不孤單,社會上有支援網絡可以幫助她們走出失去孩子所帶來的身心傷痛。

為了幫助OAMA擴大接觸面,我們將屈家妍介紹給身兼導師、策略師和創新者的Diana Wu David。作為非牟利導師項目Mentor Walks的夥伴,David專注於培訓和投資亞洲的創業者。我們在此分享二人的對話,希望可以給眾多社會企業帶來動力和啟發,這也是Ariana的使命之一。

屈家妍: 去年夏天,我的第二胎流產了。我去了瑪麗醫院求診,不過排隊等候的人太多,於是他們叫我回家。我在網上看了大量資訊,但我不知道哪些是對的……於是我去了一家沒人排隊的私立醫院。

他們確診是流產,並建議我回家休息一週,之後再回去照超聲波。我當時覺得很絕望,因為完全沒有社群可以依靠。這就是為甚麼我萌生了創立OAMA的念頭。

Diana Wu David: 我明白你的感受。有那麼3年,我總是懷孕然後流產。到我最終生下第一個孩子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好了,我不會再有孩子了。不過不到6個月,我又懷孕了。現在,我有3個孩子。

20180817 Dsc02344 2
屈家妍

屈:你的孩子都多大了?

David: 12歲、11歲和8歲。你的呢?

屈: 4歲半。

David: 對我來說,最大的幫助就是知道自己並非孤單一個。那麼通過OAMA,你希望回應甚麼問題呢?

屈: 我們在做3件事:提供一個網絡資訊平台,與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合作舉辦免費的諮詢工作坊,以及改善社會對流產的認識。在香港,流產仍是一大禁忌。

我流產之後,朋友們的第一反應是:「你是不是去提重物了?你是不是去了做運動?」因為是女人懷胎的,所以很自然就會假定是她們做錯了甚麼。

然而,我們希望教育香港人,讓他們更了解流產背後的醫學原因。

David: 你們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屈: 營銷和資金。去年12月我們在Next Chapter(一個社企眾包平台)辦了一次籌款活動。我們的目標是10萬港元,但只籌到了1萬。我們正嘗試改變人們的想法,但要人們理解流產這件事是需要時間的。

我認為,我們的一個主要憂慮是我們需要錢來運營服務。我們都在做義工。我們需要更多幫助來改善我們的網站和工作坊。我們每次組織工作坊,都要給場租。我們希望做一些市場推廣和公關工作……但這都需要錢。

David: 如果一個女人流產,她會去哪兒?

屈: 我想她會先上網求助。

David: 是的,我想第一步通常是上網,所以你要優化OAMA的網站,使得女性搜索與流產有關的字眼時,會先找到你們。買網上廣告應該不會很貴,我不覺得這些廣告關鍵字有很多人搶。

你甚至可以讓Facebook之類的公司贊助你們NGO免費公益廣告。而且,你可以和市場營銷系的學生合作,而不用花高價聘請專業顧問。

和醫療機構合作也非常重要。只要你的網站能提供高質素和可靠的資訊,醫生們也許會推薦女性病人到OAMA獲取香港支援服務的信息。

至於工作坊,你可以轉移到數碼平台上,以節省成本。你也可以開發朋輩支援網絡,訓練曾經歷流產的女性,使她們成為女性求助時的第一落點,甚至比專業社工更早接觸到她們。

你也可以尋求名人的幫助,請她們分享自己的故事來提升公眾意識。總之,你需要找到和你擁有同樣熱忱的群體。

至於籌款,像我們之前提到的,如果你需要10萬元港幣,我會直接找投資人,而非在網上眾籌。

屈: 我同意。我們要找「普通人」和名人來參與討論,也需要更多醫護專業人士和義工。我們成立了NGO之後,曾和一名叫Grace的女士合作。她無償貢獻她的攝影技術,幫我們設計了一個社交媒體活動,讓女性分享她們的故事。我們還未正式啟動這個活動,我們的目標是明年開始。

David: 除了建立群體,我認為你們還要利用新的研究和報告,並製造出一種迫切感。不過我感覺你對此有所保留,對嗎?

屈: 老實說,平台的所有創辦人都有全職工作,我們不可以全情投入OAMA。

20180817 Dsc02651 1
Diana Wu David

 David: 你想辭職嗎?

Watt: 暫時不……

David: 我理解,而且你還要照顧孩子。

屈: 有很多事要同時應付。現在我們特別艱難,因為我們要想辦法,用非常有限的時間推動OAMA發展。

David: 或者你可以考慮和較大的關注流產的國際組織合作。這樣你就可以有一個資源豐富的夥伴,同時繼續聚焦香港的問題。

屈: 是的,我們也有這個想法。幾個星期前,(政府的)婦女事務委員會來接觸我們。委員會主席對我們的項目非常感興趣,我們打算討論如何將OAMA整合進一個政府資助的NGO中。

David: 我覺得政府應該資助你們。醫生和醫院也應該資助你們。因為你們給女性提供了重要的資訊和支援。

屈: 是的,在英國,甚至在中國大陸,都有類似的NGO或者支援平台,都是醫院資助的。

David: 如果政府跟你談3年,之後拒絕資助,那怎麼辦?

屈: 那麼我們就要再嘗試眾籌了。我覺得香港是有人願意出錢的。

David: 是的,我想可以先從醫生著手,還有各種婦女組織。我也會跟婦女基金會的(副行政總裁)程沛玉談一談,即便只是埋個種子也好,因為她的人面很廣。此外,ZONTA (一個以提升女性地位為使命的服務組織)也值得聯絡。發掘和利用這些富有影響力的女性圈子,對你獲得持續的支援很重要。她們會很樂意幫忙。

屈: 我們平台成立已有一年了,有時我會覺得一籌莫展,但每次收到Facebook信息,看到的確需要幫助的女性,我就會提醒自己成立OAMA的初衷是甚麼。

David: 歸根結柢是要建立一個女性群體。

屈: 是的,這是女性互相扶持。不幸發生流產的時候,你會覺得世界末日來臨,但我們想讓她們知道,她們並不孤單。


你需要知道

讓我們從數據到勞工法例一覽當下有關流產的狀況:


流產的定義是「在懷孕28週內排出不能於產後存活的成孕物體」。


據估算,全球有一半的妊娠以流產告終。


全球大約有1%到2%的女性會反覆流產,即連續流產3次或以上。


目前在香港,懷孕不足28週而流產的女性,不能享有任何法定產假。


如果一名女性因為流產或相關的問題而要看醫生,以致無法上班,她必須請病假。
香港的醫院管理局訂明,不足24週的流產胎是「醫療廢物」。


關於貢獻者

Diana Wu David

Diana Wu有20年環球商業管理、創業和投資經驗,目前致力於變革工作模式,以應對不斷增長的科技躍變與全球化。她培訓了不少年輕變革者,同時在香港美國商會、Shared Value Project HK和良師香港(Teach4HK)擔任理事。

詳情請看 dianawudavid.com

OAMA

OAMA成立於2017年,為經歷流產的女性提供多項服務。作為一家社會企業,OAMA提供支援網絡,分享可靠資訊,破解社會誤解,並舉辦工作坊幫助媽媽們走出傷痛。

詳情請看  oamahk.org

Mentor Walks

每兩個月舉辦一次,Mentor Walks讓導師和學員在香港一邊散步,一邊傾談。創辦團隊希望透過商業、教育和非牟利組織等領域的資深領導層的見解分享,為新崛起的女性領袖提供支援。

詳情請看 mentorwalks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