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女聲: 全速前進

船務公司Sitara Shipping業務發展總監Sanjam Gupta闡述她如何引導、連繫和賦權從事海運業的印度女性。

Sanjam Gupta出生於孟買的航海家族,從小就熱愛海運業。她在2001年取得SP耆那管理與研究學院的家族企業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後,隨即加入父親於1981年創立的船務公司Sitara Shipping。

當年23歲的Gupta從最低層的見習生做起,按部就班,逐步晉升至業務發展總監,負責公司的品牌定位、市場銷售和公共關係等事務。屈指算來,Gupta從事海運業已近20年。

Gupta觀察到,這個行業一直由男性主導,於是她在2012年成立了國際航運及貿易婦女協會印度分會(WISTA India),專門協助女性在海運業發揮所長。

2018年,她榮獲Sandvik India Gender Awards獎項,肯定了她在推動性別平等及女性賦權等方面的成就。獎項還包括一筆資金,用於在2019年進行的「印度海運業性別平等調查」。

該調查史無前例地訪問了印度205家公司及781名女性員工,結果頗出人意表:女性僅佔整個行業的20%,在管理職位所佔的比例更少,只有約5%。為促進業內男女平等,Gupta於2019年成立Maritime SheEO平台,以推動多元共融及協助女性擔任領導者。

我們請Gupta談談她從事海運業的心路歷程,以及如何透過各種計劃推動女性賦權。

Ariana: 在航海家族成長有何感受?

Sanjam Gupta: 我父親很年輕就當上船長,起初他跟兄弟一起工作,後來才自立門戶、創辦公司。小時候,我們一家人在科威特住了幾年。我記得隨父親去港口,登上那裡的船隻,在船上到處攀爬。生活跟船息息相關,好像是一件自然不過的事,我從小到大都熱愛海洋。

我們在家裡的話題總離不開船和貨物。對我來說,這是十分有趣的話題,所以我到處跟別人說長大後要和父親一起工作。終於,我的願望實現了,我很高興現在可以在父親的公司Sitara Shipping工作。

延伸閱讀: 全球現代女權運動背後的故事

你如何發展自己的事業?

SG 我在2001年就開始接受公司培訓,當時我仍在讀大學。我每天在財務部工作數小時,主要負責輸入發票的資料。這個工作雖然簡單,卻很有用,因為我可以知道公司有哪些供應商,以及給每個供應商付多少錢。

我姐姐也在公司擔任總監,我們都從基層做起。那時我們負責的都是一些瑣碎的工作,但我認為這很重要,因為若不熟悉工作程序,怎能領導公司團隊?這是父親教曉我們的工作理念。

你的成功關鍵是甚麼?

SG: 就讀商學院時,我看了已故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所著的《成效管理》,書中提到業務成功的關鍵是規模。規模大不一定是最好的。

我們兩姐妹從經驗得知公司並不適合運送乾鮮貨產品。所以我們把範圍縮小,找出適合我們的業務。如今,我們只經營使用特殊貨櫃的超大型貨物運輸。我很慶幸制定了專業化的業務方針,使公司業務大有起色。

Her Voice Full Speed Credit Sanjam Gupta 02 (1)
Sanjam Gupta獲頒「印度航運暨物流大獎」,以表揚她在WISTA印度分會所作出的貢獻。圖片來源: Sanjam Gupta

從你入行至今,海運業的性別平等有何變化?

SG: 當我開始工作時,孟買港信託公司及那瓦西瓦港的主席都是女性,令我獲得不少啟發。不過在業界活動中卻極少見到女性參與,有時甚至只有我和姐姐出席。主講者通常以「各位先生」來稱呼在場人士,好像我們並不存在。

我們總覺得自己格格不入,只得默默地待在一角。大家都顯得高高在上,對我們視若無睹。現在女性肯定比以前更受重視,但這一行仍然以男性為主。

甚麼原因讓你在2012年成立WISTA印度分會?

SG: 在我早年參加的一個業界活動中,有一位男士問我是否是某人的秘書,這讓我感到很難受;回家後,我上網搜尋「海運業女性」,結果找到了國際航運及貿易婦女協會(WISTA)的網站,我發現這是一個連繫海運業的女性領導者及決策者的國際組織,所以立刻聯繫他們。

其實我在2001年已嘗試成立WISTA印度分會,可惜當時並未得到足夠的女性回應。然後到了2012年,那時我兒子五歲,我開始有些空閒時間,所以決定著手創辦WISTA印度分會。除了印度分會,我還協助成立了WISTA的斯里蘭卡、孟加拉及喬治亞分會。

從成立到現在,WISTA 的成長如何?

SG 我們在2012年12月成立時有78位會員,可惜到現在只增加至近100人,由於印度人口眾多,所以這個成績不算理想。許多女性從事這一行,但只有少數擔任管理職位。

女性是否較難獲得晉升機會? 

SG: 在印度,擔任領導職位的男性遠比女性多,女性因此往往缺乏自信,覺得自己沒有真材實料。作為女性,我們也經常因為內疚而不敢放手一搏。現在我的兒子已經12歲,作為一個母親,每當需要出長差時,我都會感到很內疚。 

問題不只如此。由於印度沒有正式的日間托兒所,所以女性生兒育女之後,需要休假來照顧子女,這導致她們的工作表現落後於男同事。各行各業,尤其是海運業,必須理解女性即使有了家庭也依然可以把工作做好。

她們只是需要不同的工作方式,例如在家工作、獲得日托服務,或者享有彈性工時,以便兼顧子女的需求。

你成立Maritime SheEO的宗旨是甚麼?

SG: 我們希望解決業界男女差距及偏見的問題。除了提高多元共融及性別平等的意識,還向企業證明僱用女性可以帶來競爭優勢。

一個常見的問題是缺少適合的人才。當我們將招聘條件擴大至包括女性時,自然可以得到更多元化的人才。在那瓦西瓦港的印度孟買貨櫃碼頭(BMCT)啟用前,當地村民希望碼頭僱用當地人,因此BMCT僱用了六名當地女性擔任起重機操作員,結果她們成為碼頭最勤奮盡責的員工。同時,她們賺取的工資有助改善家庭及社區的生活條件。這是既可提高生產力,又能賦權女性的雙贏策略。

MaritimeᅠSheEO亦透過協助女性建立人際關係,以及為她們提供培訓,讓她們得以發揮潛能。此外,我們聽說有些先進公司表示求職的女性不多,因此我們希望未來可以扮演女性及工作機會之間的橋樑,從而培養新一代女性領導者。

【延伸閱讀: 自她之後:李曹秀群博士——香港性別平等的推動先鋒

女性的身分是否有為你帶來任何好處?

SG: 兒子五歲時,我經常帶他去開會。他是我的秘密武器,所有人都為他瘋狂。這使談判容易得多!

更重要的是,女性往往是擁有迷人魅力的演講者。有時候,大家都在會議上爭取發言時間,但我卻能夠輕易取得發言權。人們會以為你能力不足,因此低估了你。我認為這是一個優勢,因為他們對女性較沒有戒心。

你接下來有甚麼大計? 

SG: 我才起步不久。我的目標是促進海運業男女平等。如果我們可以令這個行業更適合女性,她們便會更容易晉升到領導職位。大家總是說要耐心等待改變發生,但我不認為我們應該耐心等待。我們應該馬上爭取改變,否則永遠不會成真。

詳情請看: maritimeshe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