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社群之戰

我們向香港和澳門的醫生、專業人士和癌症康復者請教了他們的心得。

香港

病症背後

威爾斯親王醫院腫瘤科醫生David Johnson分享了他的想法:

「作為醫療服務提供者,我們要平衡治療方法的好處和風險。透過臨床經驗和研究,我們知道有些病人發生嚴重併發症的風險更大,而在這種情況下,諸如手術或者化療的治療手段就可能不適合他們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放棄了病人。這代表我們更加重視病人的生活質素 。」  

「病人應該經常衡量每一項治療的利弊 (比如,那是治愈性的,還是紓緩性的)。這些好處實際上可能不太顯著,而這應該被理解為已知的副作用(如果它們可能威脅生命)。」

Clement Chan
陳偉傑

漫長等待

香港公立醫院的診症輪候期經常數以月計。香港同路人同盟主席、血癌康復者陳偉傑提出一個解決方法:

 「我們認為,公私營醫療服務提供者之間應該有更多合作。倘若政府能夠提供誘因,私營服務提供者便可以向病人提供初步診斷折扣優惠,以減輕醫療系統的負擔,並確保更快的診斷。」

「如果私家醫院醫生可以先做初步測試,公立醫院醫生便可以提供第二意見,然後接收病症。這樣你就可以在14天內完成掃描和診斷,並獲得另一名醫生的意見。」

預防保健

2018年,特首林鄭月娥宣佈,香港會給11歲和12歲的女孩接種人類乳頭瘤病毒(HPV)疫苗。這種病毒是子宮頸癌的主要元兇之一。致力提升人們對婦科癌症認識的梁愷昍婦癌基金會認為政策仍有漏洞。基金會執行董事Katharina Reimer解釋道:

Katharina Reimer
Katharina Reimer

 「現時缺乏的是對較大年紀的女孩的保護ÉÉ即13歲到25歲的群體。政策也沒有(顧及到)男孩。越來越多研究顯示,HPV可以引起多種主要發生在男性身上的癌症,比如喉癌、口咽癌、肛門癌和舌癌。」

「我們的其中一位合作醫生總是提醒我們,人們不僅僅通過陰道性交。我們還要考慮到口交和肛交。70%的喉癌和90%的肛門癌都與HPV有關,而患這兩種癌症的男女病人數都有上升。」

支援體系

診所Central Health的普通科醫生Harriet Stuart-Clarke向希望幫助癌症病人的朋友、家人和同事分享她的建議:

Harriet Stuart-Clarke
Harriet Stuart-Clarke

「讓朋友、家人和同事知道多少,應該由癌症患者本人來決定。病人可能會覺得,身邊人整天都在講癌症,所以講講最近的電視節目、政治事件,甚至是下一次美甲想選甚麼顏色的指甲油,對於病人來講可能都是一種寬慰,因為病人被診斷患癌不代表他們就失去了自己。」

「想幫助朋友或家人渡過難關是很自然的。正在接受癌症治療的病人,味覺和嗅覺都可能發生變化,他們也可能會口腔發炎,或者皮膚敏感。瞭解這些都是有用的,當你送禮物或帶食物給他們時,都應該注意。實際的幫助,比如在他們住院的時候幫他們帶孩子,或者給他們做飯,也是有效的支持方式。和Meal Train (www.mealtrain.com)一起安排一下你要做的事,會讓你更加井井有條。」

澳門

Myths and Misconceptions

澳門科大醫院腫瘤科醫生鄭彥銘拆解最常見的癌症迷思:

 「最常見的迷思是癌症是治不好的。現在,部份癌症比如血癌和淋巴癌,就算發展到比較晚期的階段,也是有可能治愈的。另一個常見的誤解就是,化療對身體非常不好,會讓病人的情況更差。實際上,化療對於某些癌症仍然非常有效,而其副作用,比如嚴重的噁心、嘔吐,以及感染的風險,現在也是可控的。」

「另一個誤解與止痛藥有關。人們往往認為他們應該避免用較重的止痛藥,因為擔心會依賴或上癮。一些癌症病人會避免吃任何止痛藥,直到疼痛變得完全不可忍受為止。到那個時候,他們通常都要用高劑量、超強藥效的止痛藥去控制痛楚,然而,較小劑量有規律地用藥止痛,效果會更好。」

照顧者的擔憂

澳門居民沙禮賢要照顧他患有膠質母細胞瘤的母親。他與我們分享家庭在對抗癌症的過程中需要注意的事:

沙禮賢

「家人們應要自我教育:這種病之後會怎麼發展?有甚麼治療選擇?它們的副作用是甚麼?有甚麼創新而有希望的療法?病人和家屬要閱讀盡可能多的資料,從而和醫生一起作出有充分依據的選擇。多找幾個獨立意見,並記得詢問每一種可能療法的成功率。」

 「朋友和家人要知道,眼前的狀況可能會也可能不會變好,而當下的診斷也許在瞬息之間就會發生改變。癌症是非常難以預料的病症,即便有最高水準的治療,也可能治不好。治療過程中有起有落,而絕無坦途。」

邵惠芬

保持冷靜

現年59歲的邵惠芬於2014年接受了乳房切除手術和化療。
同年,她參與創辦了癌症病人支援組織「開心樂園協會」。
現在她已經完全康復。

「有好的開始非常重要。首先,你應該至少諮詢兩至三個醫生,讓更多專業人士分析你的病症。有些醫生可能會勸你做手術,因為他們希望做更多生意,但其他醫生可能會建議你採取溫和一些的治療方法。此外,如果一個醫生對你的狀況非常悲觀,那可能會扼殺你(對抗癌症)的意志。這就是為甚麼你不能只聽一個醫生的話。」

「第一次諮詢醫生的時候,應該讓你的家人陪伴你,因為如果你太緊張,也許會無法消化醫生提供的所有專業意見。但看完醫生之後,病人和家屬都要保持冷靜,這樣才能瞭解和詢問所有他們應該知道的事。癌症可以影響整個家庭,如果一個人失控,整個家庭都會受影響。」

李錦菁

關於痛苦的看法

大約六年前,李錦菁被確診患第四期乳癌。當時,癌症已擴散到她的胸骨,醫生預言她只能再活兩年半。她隨後接受了化療和電療,然後轉用標靶療法。今天,她正進入第一個康復期。

「在我接受化療的時候,醫生告訴我不要碰任何含有化學物質的東西,因為我全身都是『毒素』。我不能用清潔劑或者有香味的沐浴露。我不能碰海鮮,因為如果被牠們的殼割傷手,就可能引發炎症。」

「為了讓我不要情緒低落,我的醫生常常叫我不要當自己是癌症病人。我現在73歲了,我的身體無可避免會走下坡,所以我當   (癌症)是一種老化的過程。當然會有痛楚,但誰的人生沒有痛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