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香港在代孕方面之缺失

香港律師曹喬茵為我們說明香港的代孕法規及其對同性伴侶的影響。

對許多在生育方面有困難的夫婦來說,代孕及其他輔助生殖技術,如體外受精和人工授精,是讓他們達成心願的另類選擇。然而,在香港,商業代孕是不合法的,而無償代孕僅適用於已婚夫婦。

由於香港不承認同性婚姻,因此同性伴侶不能合法使用代孕服務。如果他們不顧一切選擇代孕,結果可能會遭受嚴厲處罰,甚至入獄。我們邀請何珮芝律師行的合夥人及性小眾社群成員曹喬茵律師分享她的見解:

Evelyn Tsao.
Lawyer Evelyn Tsao

Ariana: 你何時開始對生殖權利有興趣?

曹喬茵: 八年前我在哈佛唸書時,選了一門關於生殖科技和相關法律問題的課程。當時香港的生殖科技尚未普及,所以我對這方面很感興趣⋯⋯我認為很多進行這些事的人都不願張揚,尤其是性小眾社群。

Ariana: 香港在這方面有何規定?

: 在香港,已婚的異性夫婦可以合法使用代孕技術,不過他們要遵守《人類生殖科技條例》的規定,尤其在獲得判定為父母的命令時,必須向法庭提出代孕安排並未涉及金錢或利益的證據(合理招致的費用除外)。

根據《人類生殖科技條例》的規定,商業代孕是非法的。代孕使用捐贈者的配子(即不屬於委託的已婚夫婦)亦屬違法。這實際上就表示男同性戀伴侶無法獲得代孕,因為香港不承認同性婚姻。想要生育的女同性戀伴侶反而沒甚麼問題,因為女同性戀者本身就擁有生育能力,無需尋求代孕協助。

不過,這對男同性戀伴侶來說就難如登天,因為他們雙方都沒有子宮,所以必須依靠女性懷胎生育。香港許多男性伴侶想找人代孕,但由於香港禁止使用捐贈者的配子,所以他們在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也不能公開徵求代孕。

Ariana: 那麼男同性戀伴侶在香港如何養兒育女?

: 目前的法律對這方面很不利。當男同性戀伴侶沒有婚姻關係時,他們不能合法使用捐贈者的配子,商業代孕也是違法。

除了代孕,我想另一個方法是收養一個跟伴侶雙方都沒有血緣關係的子女。但是,目前香港社會福利署和法院對同性伴侶收養子女的看法尚不明確。同性伴侶可能會選擇以單親的身分提出收養申請,但即使如此,他們也可能需要等上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找到合適的收養對象,因為已婚夫婦顯然比單身人士更佔優勢。

Ariana: 如果他們在香港安排代孕會面對甚麼法律後果?

: 如果被發現使用商業代孕服務(除非經法院批准或授權)或使用捐贈者的配子,根據《人類生殖科技條例》,一經首次定罪可處港幣25,000元罰款及監禁六個月。一經再度定罪,可處港幣100,000元罰款及監禁兩年。 

Ariana: 這種情況是否普遍?

: 目前尚無正式估計香港有多少性小眾伴侶經由代孕產子。同性伴侶即使想找人代孕也會守口如瓶,因為這是不合法的。儘管大家不公開談論,但我相信代孕的個案比想像中更為普遍。

我有許多同性戀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尤其同性伴侶,都是經由代孕產下子女。我認為代孕只會越來越普遍,因為現在同性伴侶更容易前往海外註冊結婚,他們婚後可能想撫養自己的孩子。

Ariana: 同性父母經代孕產下的子女會有任何風險嗎? 

: 通常在子女出生後六個月內,委託代孕者其中一方必須向法院申請判定為父母的命令。有關命令賦予委託代孕者永久合法的父母身分和責任,並且為子女提供終生保障。此外,命令廢除了代孕母親對子女的權利。當然,父母得到合法身分和認可,子女亦從中可受惠。如果沒有獲得判定為父母的命令,同性父母和子女的權益將得不到合理保障。

如果公共政策能夠體認同性夫婦跟異性夫婦一樣,也渴望建立自己的家庭,也應該被允許以這種方式享受家庭生活,這將會有助改善目前的情況。歸根結底,法律需要被重新審視和修改,為這些家庭提供保障。

Ariana: 香港社會是否越來越接受同性家庭? 

: 普遍來說,對於同性關係的接受程度逐漸提高。香港中文大學性小眾研究計劃於今年1月發表的報告指出,六成受訪者支持立法保障性小眾人士

不過,我無法評論社會大眾對代孕和收養的看法。香港在這方面仍然相當保守,我們尚未衝破第一個關口,就是承認同性婚姻!

Ariana: 香港社會可以採取哪些措施來提高民眾對性小眾權益的關注? 

: 我們必須因應時代變遷,大刀闊斧地修改相關法規。最理想的情況是政府從保障所有性小眾社群的角度審視立法,但需要做出許多改變才能實現這個目標。

政府很少創立或修改促進人權的法案,通常需要在司法審核或其他法院程序的推動下才會執行。宗教也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天主教和基督教團體對發展世俗法的影響力令人擔憂。我認為香港已經準備好了,只是那些有影響力的人仍在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