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打破宿命

我們與醫生、律師、教授和青年討論港澳兩地的生育權。

香港

照顧與保養

萬全堂聯合創辦人兼註冊中醫師錢楊佩娟醫生提供治療不孕的療程:

「今時今日,很多女性都會將結婚或養兒育女的計劃推遲至35歲之後,然而,高齡女性往往會面對不少生殖問題,例如卵子的數量與質量降低,以及胚胎移植困難等。」

「健康飲食和適當運動均有助於緩解這些問題。對於在懷孕初期流產的女性,我建議她們進行12天的分娩休息,其間以米水代替清水,每天早上先吃一湯匙米飯來改善消化。這樣有助她們的身心從創傷中恢復過來,並為受孕做好準備。」

Dr Kelly Chain
錢楊佩娟醫生

身體自主權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說政府的政策令女性失望:

「香港的女性可以選擇人工流產,但必須由醫生決定她們是否可以終止懷孕。如果人工流產必須由兩名註冊醫生決定,那麼女性是否真的擁有身體自主權?繼續或終止懷孕的決定應該掌握在女性手中。」

「有別於採取二胎政策的中國,根據《基本法》第37條,香港居民享有生育的權利,不過即使香港的家庭願意生育下一代,但大部分都只肯生一個孩子,許多寧願養寵物。政府幾乎沒有任何有效的鼓勵生育政策。生活空間狹窄、產假過短及公共托兒設施不足,這一切都令女性對生育卻步。」

Helena Wong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

選擇的自由

香港性教育促進會創會會長吳敏倫醫生認為香港人大都很清楚自己的生育權:

「一般來說,香港在生育權方面的情況還不錯,至少沒有法律限制生育數目。夫婦可自由使用避孕措施及選擇人工流產,而人工生育的技術則受到適當監管。」

「即使在香港受到法律阻礙,人們都可以很容易地找到替代方法,例如前往其他國家接受胎兒篩檢服務,或者(在懷孕六個月後)接受非法人工流產,因此沒有必要『爭取』這些較為『次要』的權利。」

Dr Ng Man-lun
吳敏倫醫生

過時服務

Dr Jean Hee Kim
金真希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流行病學教授金真希教授闡釋香港生育法的缺失:

「香港大部分有關生育服務的法規都是在數十年前制定的,目前只有已婚的異性夫婦才能獲得生育服務的協助,例如體外人工受精、捐卵和妊娠代孕等。法例規定,不得為單身人士提供生殖科技程序,而40歲以上的女性亦無法在本地獲得相關服務。」

「我們進行了一些小規模的調查,發現香港人高度支持擴大這些服務,以及降低對已婚夫婦的收費,但對於非異性夫婦或單親父母的支持度則較低。政府必須按社會的文化規範重新審視生殖技術法規,而不是單單地接受醫療機構的建議,將不孕不育視為需要處理的疾病。」

青年之聲

18歲學生張意欣表示支持生育權:

「女性應該擁有接受人工流產、人工生殖和代孕等事項的自主權。這些權利與中國傳統認為女性必須為了傳宗接代而生兒育女的觀念完全背道而馳。」

「我認為,如果一個家庭或一個十幾歲的少女因經濟問題或其他原因而無法撫養子女,那麼人工流產是一個理想的選擇。但如果這個家庭明明有能力撫養孩子,最終卻選擇人工流產,這種做法則令人無法苟同。如果將來我不能生育,我完全可以接受人工生殖和代孕等選擇,兩者並無不道德之處,都應該全面合法化。」

Emily Cheung
張意欣

澳門

法律藍圖

澳門大學法學院副教授Vera Lúcia Carapeto Raposo指出澳門需要立法規範生殖技術:

「澳門許多現行法律都與葡萄牙大同小異,不過相較之下更為保守。澳門目前並沒有任何關於生殖技術的相關規定。衛生局在2017年5月公佈了《關於使用醫學輔助生殖技術的指引》,但至今仍未正式進入立法程序。」

「由於本地醫院只能提供最基本的醫療程序,因此患有不孕不育或其他生殖問題的夫婦必須向澳門以外的地區尋求協助。倘若診所在立法之前就開始提供相關醫療程序,這可能會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一樣,引發許多不堪設想的後果,例如胚胎受到破壞,但法官卻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Vera Lúcia Carapeto Raposo
Vera Lúcia Carapeto Raposo

她的選擇

本地心理學系畢業生Helen*相信女性應該有權接受人工流產:

「儘管我自己可能不會做這樣的選擇,但我支持女性擁有選擇權,這就是我的立場。我認為人們應該有權得到這些服務,而無須選擇非法和危險的方法,當然,事先做好預防措施總比處理後果要好。」

「對於流產的反應因人而異,有些人可能會遭受某些精神障礙。我們應該在她們有需要時提供精神健康的支持,尤其是在手術之後,她們可能會因為荷爾蒙變化而感到情緒困擾、悲傷,甚至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根據當事人要求使用化名。

自然方法

Carmen Iu Pek Man
余碧雯

澳門天主教美滿家庭協進會顧問余碧雯認為應該採用自然的計劃生育方式:

「隨著社會發展,晚婚的趨勢亦不斷上升。許多夫婦可能未經明確診斷就接受醫生建議,採取人工方式解決不孕不育的問題。」

「其實自然的計劃生育是可行方法之一,女性可以透過系統觀察和記錄子宮頸黏液的變化,計算出自己的排卵週期。醫生應該尋求自然的方式以示對生命的尊重,盡力維護人類的生育和尊嚴。缺乏良心的科學只會摧毀性。」

嚴重後果

Dr Chan Iek Lap
陳亦立醫生

身兼醫生、議員及澳門醫務界聯合總會會長的陳亦立醫生建議改善現有法律:

「作為一名醫護人員,我們不能隨意終止懷孕。但如果在懷孕期間發現胎兒有發育、智力或遺傳方面的問題,醫生和父母可以在討論後選擇終止懷孕。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是從醫學角度還是個人觀點而言,我都贊成終止懷孕。」

「至於澳門,只要得到兩位婦科醫生簽字,就可以合法進行人工流產。如果發生糾紛,就要交由法院審理,有時可能訴訟多年才有判決。在這種情況下,女性可能會考慮前往鄰近地區接受非法人工流產,這令她們的健康和安全面臨極大風險。」

Debbie Yip
葉濬思

親子時間

懷孕中期的葉濬思認為父親應該享有更長的侍產假:

「澳門為母親提供70天產假,我認為可以接受,但相較之下,父親的產假卻只有五天。我認為至少應該給父親14天產假,讓他們有兩個星期陪伴孩子,適應新的生活。」 

「而且母親在分娩後已經非常疲累,需要大量休息,因此很需要父親的支持。如果父親只有五天產假,肯定不足以讓他們在家中照顧伴侶,讓伴侶有足夠時間恢復體力。」

青年之聲

澳門培正中學的16歲學生鄺羨洳說目前的制度仍有疏漏:

「目前針對人工流產的法規仍有改善的空間。例如,如果一名女性被強姦後懷孕,但被告卻否認控罪,整個程序可能會變得漫長而複雜;這等於間接支持了強姦犯,對女性的身心均會造成嚴重傷害。」

「儘管學校會提供性教育,但大多數教師僅說明男女之間的生理構造差異,頂多也只是教學生如何避孕。他們很少提及生育自由、生殖保健和計劃生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