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Hong Kong

不懈追求:西貢流浪狗協會創辦人Narelle Pamuk了解申請資助的技巧

西貢流浪狗協會創辦人Narelle Pamuk向香港圓桌會成員Jonathan Benarr請教申請資助所需要的技巧。

貢流浪狗協會(SKSFF)位於新界大藍湖附近,收容了100多隻流浪狗,其中很多是從擁擠和不衛生的養殖場中拯救回來的。澳洲人Narelle Pamuk 注意到香港有大量被遺棄和生病的狗,遂於2014年創立了這個動物慈善機構。

據漁農自然護理署年度報告,2015年至2016年間,漁護署捕獲和接收了近2,300隻流浪狗和1,200隻貓。而2018年至2019年間的數字則下降將近一半,共有1,187隻流浪狗和508隻流浪貓被「捕捉、接收或處理」,683隻動物透過夥伴動物福利機構由市民領養。

SKSFF十分依靠公眾捐款來支付動物收容所、食物和醫療的費用。單是過去一年,該會就在獸醫費上花了近100萬港元。Pamuk還有擴充大計,她不僅想拯救更多流浪狗,還希望建立一所非牟利動物診所,以滿足這些動物的醫療需求,並在流浪動物較多的村落免費為動物絕育。

香港圓桌會是一個支持本地慈善機構的社交團體和慈善組織,去年Pamuk曾向該會申請資助,可惜未能成功。為了給她的籌款之路提供指引,我們邀請Pamuk與香港圓桌會成員Jonathan Benarr坐下詳談。

Narelle Pamuk
西貢流浪狗協會創辦人Narelle Pamuk

Narelle Pamuk: 感謝您給我機會向你的團隊提出議案。是甚麼原因讓你拒絕了呢?

Jonathan Benarr: 我們透過遊說的過程,深入了解你慈善機構的日常運作,從中看到了一些問題,令我們對資助SKSFF有所卻步。

比如說,動物收容所不能自給自足,而你要求的資金大部分用於營運成本,但我們通常不會提供這方面的資助。而且你也沒有提出清晰的整體策略,這一點亦令我們有所顧慮。

診所是否能長期經營,是否有足夠理由令我們提供資助?這也是我們考慮的因素之一。例如,你是否會向其他使用診所的人收費,從而獲得營運資金?這樣我們才可以看到你能夠持續地獲得收入。為了保持聲譽,我們必須對自己捐贈的每一分錢負責,所以我們非常挑剔。

NP: 對於起初的計劃方案,你建議如何修改呢?

JB: 沒有人會在第一次申請就得到資助。第一次會面當作一個互相認識的機會,並從中理解我們的價值觀是否一致。你可以在開場對話中介紹一下你自己是誰、為甚麼創立這個機構,及你的推動力是甚麼?在表達你的想法時,表述得愈簡單愈好。資訊愈容易消化,我們就愈容易理解你的需要。在同情心和商業之間取得平衡是很重要的,但我們相信,情感投入是很重要的一環。

比如說,你可以告訴我們創辦這個慈善機構的原因,如果是與個人經歷有關的話,你就可以分享你的心路歷程,但同時也要表達出對自己的目標抱持清晰的願景。你心裡必須要有一個清晰可行的緩解方案,來處理你慈善機構面對的問題。

Jonathan Benarr
香港圓桌會成員Jonathan Benarr

NP: 你曾經批准哪些慈善機構的申請?

JB: 其實並沒有固定對象,不過我們的確喜歡幫助以人道主義為中心的慈善機構,例如幫助露宿者的ImpactHK、服務自閉症家庭的LoveXpress,以及協助家暴受害人的Tagsibol基金會。

最近,我們撥款給一個名為「Sailability」、專門教導有學習障礙的成人和兒童駕駛帆船的慈善機構,以資助他們構買帆船、更換橡皮艇和救生衣。

我們傾向資助慈善機構在物質上的需要,因為我們可以直接看到資金的用途。例如2017年颱風
「天鴿」吹襲大澳村,幾乎摧毀了村內所有的家用電器,如冰箱、烤爐和洗衣機等,我們當時亦有捐款救助。不過,我們不會承擔如電費和水費等開支,因為這些屬於營運支出,而且種類繁多。

NP: 我們應該向甚麼機構尋求贊助?應該選擇銀行、財富管理機構還是對沖基金?

JB: 香港賽馬會是一個重要的慈善團體,還有扶輪社和我們的姐妹慈善機構Ladies Circle。我個人認為,如果你找非常大型的機構,你可能會失望而回,因為在大公司你需要通過層層關卡,溝通上更加困難,而且許多慈善機構也會以他們為目標。

你可以把焦點放在中小型企業,因為他們的層級較少,你可更快接觸到相關人士。例如,美聯物業在國際上有20至30家分支機構,你可以嘗試向他們提出資助申請。一些飲食集團,如Pirata Group或Black Sheep Restaurants,也可能感興趣。這些公司通常都熱衷於社會議題。目前,企業社會責任正大行其道,因為企業和消費者們都確實會關注企業對社會的貢獻。

NP: 你們會否考慮資助獸醫診所以幫助流浪狗?如果我們有自己的診所,我們可以省下很多錢。JB: 這是一個更大的想法,但我們亦可以考慮。要令這個想法行得通,就必須要有一個可行的商業計劃,因為我們不想投資一個最終會半途而廢的項目,我們需要知道這個計劃是經過周詳考慮的。

詳情請看: saikungstrayfriends.org; roundtablehongkong.org


動物數量控制

雖然漁護署和香港愛護動物協會均會試圖為動物安排領養,但最終都會以「先捕後殺」的方法來控制流浪動物的數量。

2015年,香港愛護動物協會獲得政府批准,在長洲和大棠進行為期三年的流浪狗「捕捉、絕育、放回」試驗計劃,期間,該組織為被捕獲的流浪狗進行絕育手術,然後把牠們放回原來的棲息地。計劃於2018年結束,其成效尚在分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