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基督教義大哉問

為何有些基督宗教團體反對LGBT+族群?我們與兩位專家一起追溯這種根深蒂固的成見之起源。

自基督宗教發源早期,教會就刻意孤立甚至懲罰LGBT+信徒,尤其針對男同性戀者,因為教會認為聖經將同性性行為視為罪惡。

在西元390年,羅馬帝國的狄奧多西一世下令將男同性戀者處以火刑。中世紀時,天主教神職人員認為任何非以生育為目的性行為都違反自然,因此以「違反自然法則」的罪名追捕並懲罰同性戀者。到了13世紀,法國天主教對犯下同性性行為者分別處以男同性戀者去勢、女同性戀者割除性器官的刑罰。在英國,亨利八世通過了《1533年雞姦法》,對犯下雞奸罪的人處以死刑。

即使到了現代,迫害及譴責同性戀的行為依然存在。例如,美國有超過680,000人接受了「矯正治療」;2016年,佛羅里達州奧蘭多一家同性戀夜店發生49人遭屠殺的慘案,一些基督教極端分子卻公開表示支持。

究竟這種反LGBT+的情緒從何而來?為何如此根深蒂固?我們邀請了神學家龔立人教授及同性戀牧師何寶萬博士,一起探討造成這種長久分歧背後的歷史、聖經經文及地區文化。

受訪專家

何萬寶博士: 身為基督教家庭的第五代信徒,何萬寶是基恩之家的同性戀牧師,也在香港伍倫貢學院(前身為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擔任英語及文化研究教授。

龔立人教授龔立人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擔任神學院副教授超過25年。他研究宗教與社會的關係,包括基督教倫理學及性傾向。

Feature A Heavy Cross To Bear 02 Credit Ben Marans
何萬寶博士與龔立人教授於香港外國記者會面談討論,攝於2020年6月23日。

ARIANA: 請先為我們介紹一下自己。

: 我在香港的基督教家庭成長,青少年時期發覺自己是同性戀者,開始與同性約會,卻因此與教會產生衝突。當時我是耶和華見證人(一個特別保守的基督教派)的教友,當我向教會出櫃時,他們開除了我的教籍。我大約有八年時間沒有屬於任何教會。大約13年前,我找到了基恩之家,彭偉業牧師很歡迎我。從那時起,我逐漸接受自己既是基督徒也是同性戀者的雙重身分。

: 我透過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首次接觸到信仰中的同性戀議題。有些學生告訴我,由於他們是同性戀者,他們在家庭、教會或大學宿舍都遭受敵意。了解到他們的掙扎後,我明白到這是我們必須正視的社會現狀。

ARIANA: 你們從LGBT+人士聽到的真實經歷有哪些?

: 我聽過很多令人難過的故事。其中一個是關於一位20多歲、來自虔誠基督教家庭的女同性戀者。這個女孩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但她的父母一聽到女兒是同性戀後就開始自責,並認定女兒成為同性戀,是因為自己不夠虔誠而遭受懲罰。這個女孩感到十分沮喪,因為她覺得這讓自己深愛的父母絕望。這件事令我質疑:「基督徒的愛不是愛,而是以愛的名義製造分裂。」

: 我是一名老師,每年開學第一天,我都會向學生出櫃。有一年,一名女同性戀學生在我出櫃後也公開了自己的性傾向,所有學生都為她鼓掌。這件事非常有意義,它證明了出櫃對LGBT+人士以及接納我們盟友都同樣重要。如果有更多人出櫃,並且得到更多LGBT+盟友及組織的支持,就有機會令社會及宗教團體更容易接受我們。

ARIANA: 基督宗教和性傾向為何有如此多衝突?

: 許多世紀以前,早期教父(指古代有能力解釋聖經的作家、神學家及神職人員)以男性至上、貶低女性的角度來看待性及性別。女性除了生育之外別無價值,而且他們指責女性把罪惡(性)帶到世界。他們認為聖潔的人只會為了繁殖後代才進行性交,由於同性戀者無法生育,因此他們之間的性行為被視為是一種罪惡。

: 是的,根據聖經,舊約的第一卷書《創世記》已開宗明義提到這一點。第二章解釋上帝創造亞當和夏娃,使他們成為夫妻,並且鼓勵他們生育。在舊約中,純為歡愉而非生育的性行為應該遭到譴責。

ARIANA: 基督徒根據哪些經文提出反對同性戀的論點?

: 之為「痛斥經文*」。第一段是《創世記》第一至二章,講述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自然結合為夫妻關係。有些人把經文理解為不遵循這種結合方式的人是「做錯事」。 

然後是《創世記》第19章提到的所多瑪與蛾摩拉的故事,大意是說,上帝摧毀了這兩個「罪惡之城」,而根據某些解釋,原因是當地暴民會強姦「外地人」。這是英文雞姦(sodomy)一詞的由來。一些早期教父將這個故事解釋為上帝禁止同性性行為,但其實這個故事講的是這座城市的人如何對待邊緣社群及外來者。

: 你說得很對。在撰寫希伯來語的舊約和新約時,人們對同性戀毫無所知。他們根據自己可能看過但不了解的現象作出判斷。由於古代基督徒和希伯來人非常重視生育,因此他們直接反對這件事。 

【延伸閱讀: 香港年老男同志在社會中如何自處?

ARIANA: 可以跟我們說說《利未記》第18章22節嗎? 

: 聖經這段經文說:「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從字面看來好像在講同性性行為。但如果比較同一段經文在數個世紀中的44種譯本,則可看出當中已有一些變化。

其中包括一些對希臘文的誤解,例如某些文本將「arsenokoites malakos」翻譯為「同性戀」。然而,現代學者認為,譯者並未考慮到當時的歷史及文化背景,便將這個詞語錯譯為同性戀。(arsenokoites malakos通常是指被性侵的受害者,可能是男人、女人或兒童)。

這些文字跟現代概念的同性戀關係(男性或女性愛上另一個同性的人)無關,因為它們不是在講親密浪漫或兩情相悅的關係,而是在講性剝削。

: 我們還必須記住《利未記》第18章22節是《聖潔法典》的一部分,《法典》內容同樣譴責食用貝類、豬或剃鬚,這些都被視為可憎及罪惡。

我的想法是,我們不應該按照字面意思去理解聖經,而是應該合理推論(推斷出哲學意義,並應用在日常生活上),例如,我們可以看看《使徒行傳》。

在第10章中,彼得有一個異象:他看見天降下一個器皿,裡面有各種動物。一個聲音叫他吃這些動物,但其中有些「污穢和不潔之物」,因此彼得拒絕了。但這聲音告訴他上主創造的一切都是潔淨的。

異象出現之後,彼得遇到「外邦人」(舊約視所有非猶太人都不配得到上主的恩賜)。儘管這個人不是猶太人,但彼得明白仁慈的上主希望他接受外邦人。

這個深具意義的故事有助我們理解LGBT+議題。舊約清楚劃分了潔淨與不潔、閹人及「正常人」,但上帝打破了這些界限,叫我們互相接受。基於這個訓示,我認為上帝希望我們接受不同性傾向的人。

由於同性戀者無法生育,因此他們之間的性行為被視為是一種罪惡。

 基恩之家何萬寶牧師
Feature A Heavy Cross To Bear 03 Credit Ben Marans

ARIANA: 你如何讓個人信仰符合這些教義?

: 基督教團體曾犯過很多錯誤,包括有意及無意間在傳道時,以及涉足社會、文化、政治及種族壓迫時所犯的錯誤。任何思想健全的基督徒都不應該盲目遵從教會的言行,應該成為擁有批判思想並推動社會變革的行動者。

這些所謂「痛斥經文」的錯誤解讀,已不會對我造成任何傷害。相反地,從不同角度去解釋這些經文,有助我深入了解其社會文化背景,以及這些想法形成的緣由。

: 這些教義並沒有對我的信仰帶來較深的羈絆,有時候,我認為教會面對性別平等的政治議題或LGBT+議題時,並未按照上帝的期望行事。教會所犯下的過錯,正正提醒我們必須勇敢地把它們大聲說出來。

我依然擁有堅定的信念。我相信耶穌的教導和榜樣,耶穌向我們展現了祂的愛,並告訴我們要愛人如己。祂使我們的生活更豐盛,並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膜,珍視每個人的獨特生命。

: 儘管曾經歷了許多事,但我仍然相信基督,因為我認同基督教信仰所說的上帝。一些教會人士在傳道時表現出來的無知、恐懼和偏見永遠無法獲勝。而愛總會獲勝。對多元的愛、對真理的愛、上帝眼中對每個LGBT+人士的愛,以及對正義的愛,將會克服困擾著教會的黑暗。

ARIANA: 香港的情況如何?

: 香港在殖民地時期遵循英國對同性戀的法律,在1991年之前,同性戀行為在香港一直是違法的罪行。有趣的是,香港並非基督教社會。那麼,何以香港長久以來接受這些法律?其中一個的原因可能是,中國社會同樣認為同性戀是不正常的。因此,我不會說教會是反對同性戀的主要群體,而是整個社會都把這件事視為罪惡。

現在社會進步,教會卻依然落後。許多人沒有認真地自我反省,提出有建設性的批評,結果導致教會至今仍不公開歡迎同性戀教友。

: 在香港,有些教會只是容忍LGBT+教友,有些則根本不接受,例如耶和華見證人;然後也有一些肯定LGBT+的教會,認為所有社群都是生而平等的。

有些基督徒接受LGBT+人士,但我認為許多教會仍然不敢正式歡迎他們。例如,曾有些保守派教會的研究小組負責人聯繫我,希望我們到他們的教會分享經驗,後來卻遭到他們的管理層拒絕。

許多教會拒絕同性戀教友, 因為他們不了解。

龔立人, 崇基學院神學院

ARIANA: 為甚麼會那樣?

: 香港的教會過分強調教義,沒有認真看待教友的真實生活體驗。許多教會拒絕同性戀教友,因為他們不了解,甚至未曾花時間聆聽他們的心聲或理解這個議題便作出判斷。 

然而,這情況也有一些變化。在1990年代末之前,大多數香港教會都拒絕同性戀者。但現在我看到許多教會的態度轉趨容忍。他們沒有正式接受,但也沒有拒絕,可見情況正在改善。 

: 是的,直到近數十年才開始有更多教派對LGBT+人士較為友好。有些牧師傾向於採取不聞不問的政策。現在有些人思想比較開放,有些人則相當認可。

: 似乎跟海外有緊密連繫的教會比較自由開放。以本地教友為主的教會則往往採取沉默的態度。香港許多教會不願公開表態,但有些已開始進行私人對話。有些教會承認他們需要聆聽LGBT+人士的經驗並從中學習。我認為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ARIANA: 全世界有超過13億人是天主教徒。教宗方濟各改變了他對LGBT+的立場,這意味著甚麼?

: 很高興聽到他是近數十年來比較開明的一位教宗。天主教會與其他教派及教會似乎比較包容LGBT+人士。

但他們必須承認LGBT+社群生而無罪,懺悔他們對LGBT+人士所做的錯誤行為,並糾正對性及性別少數群體有害的不良教導及做法。

: 我不認為教宗方濟各做得足夠。他只說教會應該尊重LGBT+人士的人權,他們並非低人一等,同樣得到上主的愛,不該受歧視。儘管如此,教宗方濟各邁出了第一步,我希望天主教會能夠以更開明的神學思維思考性方面的議題。

Feature A Heavy Cross To Bear 01 Credit Ben Marans

ARIANA: 你們在教會提出甚麼措施以促進多元共融?

: 我們都是普世教會合一運動的成員,意思就是我們遵循基督教傳統,但不屬於特定教派。有些獨立教會正努力促進多元共融,例如何博士的教會基恩之家和我所屬的基督眾樂教會。

我們還邀請保守派教會的牧師來我們的教會傳道。我們相信,當他們結識更多LGBT+教友後,便會變得更加包容。遺憾的是,保守派教會不歡迎我們的牧師,這是很可悲的。

: 我的教會基恩之家嘗試將信仰與社會議題結合,包括社會公義、性別平等、環保,並且歡迎所有性及性別少數群體。我的信仰核心是關心人類、社會及環境,這是基督教的精髓。在目前階段,我們仍需在社會及我們的信仰團體中提高意識,這是基恩之家的使命之一。

: 我們的教會都是「彩虹之約——共建同志友善教會行動」的成員。過去五、六年來,我們一直努力團結各個性及性別少數社群,聆聽他們的掙扎,支持他們爭取公民權利,讓他們感受到被接納。

: 通常年輕人較願意接納LGBT+人士,這是一個好現象。社會正在改變,看待事物的角度亦在改變。讀過這篇文章之後,原本立場中立的人可能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但我想說,慢慢來。如果你想伸出援手,請主動接納你身邊的LGBT+朋友和家人。告訴他們,你愛原來的他們,始終如一。


關於彩虹之約

彩虹之約締結於香港,由11個基督教教會及組織組成,旨在鼓勵基督教社群包容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或雙性(LGBTI)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