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特别文章

醫療未來式:窺探亞洲未來的醫療發展

未來亞洲將面臨一系列挑戰:嚴峻的居住環境、人口老齡化、貧富差距擴大、空氣污染加劇。不過,該區朝氣勃勃的健康科技產業正順應這些重大變化而演進。

現年80歲的中村亞紀經歷嚴重中風才一個月,便開始能夠在京都的家中舒適地做一些基本動作。她穿著一件由Amazon智能助理Alexa導航的特製智能動力服。這款看起來就像一副堅固盔甲的設備,可以支撐她的脊椎,並精妙地輔助她行動,好讓她的肌肉能夠慢慢恢復力量和靈活起來。隨著亞紀的身體復原,動力服還可以讓她逐步自行支撐體重,甚至能協助她調整姿勢,改善她將重心傾側至右臀的傾向,避免她日後盤骨和背部出現問題。

李望15年前從中國西南部省份雲南的農村地區搬到了深圳。過去十年,他的體重增加了40公斤,超過了他標準體重的一半,而他認為這是他運動不足,而且喜歡吃快餐和甜品所致。雖然他只有48歲,但推算模型估測他只剩下不到15年壽命。在李望任職公司的健康政策要求下,他參加了一個強制行為改善計劃,也就是說他必須佩戴隨身感應器,全天候記錄自己的心跳、飲食、運動和睡眠。感應器的應用程式會不斷提供為他量身訂造的生活方式建議,並每個月發送一份進度報告給他的主管。

劉桃生活在印尼蘇門答臘的鄉村地區。她的兩個孩子都有維他命A缺乏症,因而身體發育受阻。為了幫助自己的孩子,她參加了一項個人化營養計劃。此計劃利用一些內置感應器來追蹤他們血液裡的營養成份,這種微型的可生物降解感應器就像小藥丸,用家每天吞服後,感應器會將讀數輸送給相應的應用程式,之後就會被排出體外。每兩周,劉桃就會收到一份根據這些讀數特別訂製的營養粉,她會將粉末混入營養飲料中給孩子喝。現正懷著第三胎的劉桃還可以在家利用穿戴式儀器和流動應用程式,為自己做婦科和胎兒掃描檢查。幸運的是,劉桃任職的紡織品生產公司提供醫療保險,讓她可以負擔得起這些科技產品的費用。

中村亞紀、李望和劉桃都只是虛構的未來世界人物。不過,上述的健康科技如今已在成型中。隨著許多極端生活狀況嚴重影響著公共健康,一些創新業務也在亞洲的健康科技產業中興起。

我們沒有充足的時間訓練足夠的醫生和護士來照顧所有人,我們面對著嚴峻的短缺問題。中國的人口在一代人的時間裡就翻了一倍。

Georgio Mosis

挑戰極端

從人口和社會經濟狀況,到環境因素和營養潮流,個人健康總會受到外圍大勢的影響。在亞洲,幾股勢力正構成眼前的挑戰。

首先是人口問題:在中國、日本和南韓,由於年輕護士短缺,嚴重老齡化的人口正面臨護老服務供不應求的狀況。在越南和印度,醫院裡面則擠滿了30歲以下的病人。

貧富差距也正在顯著擴大,影響著人們對醫療衛生的關注。比如在新加坡,成年人人均財富在過去60年大幅增加,達到世界最高水平,但這也帶來了與生活習慣相關的疾病,例如癌症和糖尿病。同時,傳染病和經水傳播的疾病正在衛生條件落後的國家奪去人們的性命,比如柬埔寨和印尼。

高速的經濟發展也帶來了環境健康方面的更多挑戰。全球首10位污染嚴重的城市,九個集中在印度北部。不斷惡化的空氣質素,讓該地區居民的呼吸系統健康愈來愈差。在亞洲,營養不良和營養過剩並存,而這兩個極端可以同時在中國看到。人們使用醫療保健服務的權利也有差異: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醫院供不應求,而農村人口亦只能獲得零星的醫療服務。

Georgio Mosis是泛亞人壽保險集團友邦(AIA)的創新科技主管,也是醫療保健數碼化的領頭人之一。他相信,數碼科技是解決護老、慢性疾病管理、都市病和醫療服務享用權等問題的關鍵。

Mosis表示:「我們沒有充足的時間訓練足夠的醫生和護士來照顧所有人,我們面對著嚴峻的短缺問題。中國的人口在一代人的時間裡就翻了一倍,(因此)未來的醫護勞動力將會透過數碼科技來提升:我們將會有數碼護士,他們的頭腦由人來訓練,以協助你管理生活所需,例如糖尿病(監控)、藥物管理、復康治療……」簡而言之,你的家庭醫生可能很快就會被一個機械人取代,後者將提供全方位的服務,從按需診症、開藥,到幫助喪失行動和提重能力者的智能體外骨骼。目前,日本在保健用體外骨骼開發方面領先全球,因為該國正設法讓其老齡化的人口工作久些。

日本醫療科技加速器MEPLA  (「醫療平台」的簡寫)的CEO佐藤創也認為,護理科技的發展沒甚麼值得擔憂的,但他的理由有點不一樣:「現在,醫生和護士不能專注照顧病人,因為病歷和工作非常混亂和零散。科技可以去除這些不便之處,那麼(醫護人員)便可以全心照顧病人,進行醫學研究和開發工具。」

雖然佐藤和Mosis對科技發展會如何影響醫療保健服務行業的勞動力持不同的看法,但他們都預言行業將會朝一個方向變革:從以地方為基礎的服務(比如醫院和診所),轉為無處不在地介入人們的健康狀況,而今天醫療行業中不同領域之間的壁壘也會被打破。這將影響醫生和保險公司、醫院和藥房、照顧者與病人之間的關係。他們認為,數碼變革將給所有人提供更全面、更個人化的健康體系。

Padula Ariana Sketch5waitingroomfinal

醫生數碼化

實際上會是怎樣的呢?其中一樣就是人們可在家中獲得專科醫療診斷。Mosis舉了一個在中國發生的例子:中國的醫院常常爆滿,做完心臟手術的病人通常都會在醫院住上很久,給病床資源帶來壓力,但這種情況在數年前開始有所改變。

2014年,跨國科技公司飛利浦(中國)與北京大學醫院合作,測試它的居家心血管護理及復康項目,讓醫院可以早些讓情況已經穩定的病人出院。

Mosis解釋道:「簡要而言,病人出院的時候會帶上醫用的物聯網盒子,裡面有一個流動監測系統、一個血壓監測器、磅秤和一個應用程式。該應用程式不僅會指導病人自己測量讀數,提醒他們吃藥,還會將記錄到的數字傳遞給監察病人的醫生。」如果有需要,病人可以通過應用程式預約醫生進行電話會議,而如果有任何讀數缺失,醫院就會立即致電病人。

全中國的夥伴醫院都可以參與該系統的30日免費試用計劃。與之類似的服務也正在香港的數碼科技創新中心「數碼港」中孵化:2013年成立的艾草蜂公司,推出了一項名為「醫護通」(TeamCare)的移動護理站及護理計劃,它會向使用者提供用藥、飲食和運動的指引,可以補足或者取代病房護士。

除了飛利浦,該領域的主要公司還有微醫集團和平安好醫生,這兩家都是中國公司。微醫集團是全球最大的健康科技服務供應商,2010年創立於杭州。2014年,平安在上海成立,並於去年在香港上市,募得12億美元資金。

平安提供一站式、線上到線下服務。簡單而言,這個應用程式提供綜合性的保健服務,改變了傳統的看診過程。過去,病人要先到診所、化驗所或醫院,讓醫生診症,並獲得處方,才能去藥房取藥。

在今天的中國,病人可以通過應用程式來看病、買藥和購買個人化的保健計劃,而這些都是一個商業醫療保險套餐的一部份。佐藤創認為,平安是正在興起的私人微醫保與護理服務結合的一個典型例子。「雖然保險行業和保健產業到目前為止都是相互獨立的,但未來它們會融為一體,一家公司會同時提供保險和醫療服務,就像平安今天在做的那樣。」

倘若你要在現實生活中看醫生的話,平安也可讓你通過其夥伴網絡辦理預約。單在中國,這個龐大的系統裡就有50,000名醫生和3,000家醫院,此外還有診所和藥房。長長的福利清單包括24小時服務、15分鐘或以上的診症、在線零排隊查詢、兩小時內送藥到家(依地點而定),還有個人健康電子紀錄。類似地,平安的競爭對手微醫集團也將2,700萬名月活躍用戶,與超過2,700家醫院、22萬名醫生和15,000家藥房相連。

2018年,平安與新加坡召車應用程式Grab組成合資公司,進軍國際。現時,Grab在亞洲多個城市提供叫車、送餐和支付服務。2019年,這間合資公司將與政府、醫院和醫生合作,提供綜合性、人工智能支援的網上診症、送藥和預約服務,所有相關支付都會通過GrabPay完成。一家成功的中國健康服務企業和一個泛亞便利程式的結合,展示了醫療科技產業在東亞和東南亞擴張的潛力。

Padula Ariana Robotfinalv02

新人工智能方案

綜合性的智能健康服務將帶來空前數量的人口健康和治療功效資訊。

對於佐藤而言,為大眾提供高質素而可負擔的醫療服務的關鍵,正是從上述服務中產生的電子健康紀錄數據。佐藤說:「直到目前為止,治療在某種程度上還是黑箱作業:沒有人可以查看治療結果。但現在,我們可以看到誰是好醫生,哪種藥有效。這對病人和提升治療質素都有幫助。」

他預言,這個發展最終將使得真人醫生被人工智能取代。他解釋道:「AI醫生可以迅速理解大量數據,從而作出更準確的診斷。治療過程和病人的經歷會被數據改變,也當然會被結合了機器學習的AI所改變。」

Mosis表示,現時業界已發展出穿戴式或攝取式的新型智能感應器,這些重要發展成果有助發展醫療人工智能。2018年,史丹福大學的科學家開發了一種可生物降解的無電池植入器,它可以檢測人們的「脈波傳導速度」,即血液通過動脈的流速,從而評估有心血管疾病風險的病人的血管性能。該研究團隊認為這個發明有廣泛的應用前景,包括在移植、重建和心臟手術方面。

可消化的感應器也在發展當中。2017年,日本公司大塚製藥獲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推出美國首種「數碼藥丸」,它可以用來追蹤病人有沒有服藥。這個「數碼藥丸」是專門為藥物Abilify而開發的,此藥用於治療精神分裂症、躁鬱症和抑鬱症。藥丸裡面的感應器由矽、銅和鎂製成,大小和一粒沙差不多。當藥丸與胃酸接觸的時候,就會發信號給穿戴式貼片。目前,病人可以選擇誰有權接觸有關數據,也可以隨時收回權利。

妊娠監測也是健康追蹤儀器的一個高速發展領域。中國公司傳世未來已經推出了一種名叫「萌動」的穿戴式胎兒監測貼片,可以記錄胎兒運動和心跳的數據。這種貼片使用的不是超聲波,而是結合了高度敏感的感應器和智能算法的「被動監測」系統,因此能夠供孕婦長期穿戴。「萌動」的應用程式可以製作母嬰健康檔案,並提供一對一的網上諮詢服務。在醫療服務有限的偏遠地區,這些連接了流動網絡的感應器,可能帶來醫療保健的新紀元。

印尼作為產婦死亡率最高的亞洲國家之一,是一個關鍵案例。這個擁有2.68億人口的島國是全球第六大智能手機市場,也是應用程式發展速度最高的市場之一。

目前,印尼最大的醫療保健集團Bundamedik正與飛利浦醫療科技以及衛生部合作,來應對鄉村地區的產婦死亡問題。他們正創建一個中央管理的流動產科監測系統,透過一個智能手機應用程式,讓婦產科醫生可以收集孕婦在家或在診所進行的體檢數據,從而遠距離監測孕婦。

這種趨勢不止在印尼發生。為東南亞國家提供醫療健康數據的新加坡初創企業mClinica,其常駐越南的公共事務總監Beth Ann Lopez認為,通過智能手機達成的健康科技高速發展,是應對區內服務供應不平等問題的一個解決方法。「如果你可以接觸到非常大量的人口,你就可以針對地滿足特定健康需要。掌握大規模的數據也意味著你可以防止數據偏差,對人口健康問題有更準確的認識,從而設計更好的介入方案。」

佐藤相信,大規模數碼服務的潛力也是讓醫療服務變得可負擔的關鍵。「就如互聯網讓資訊變得人人可以取用一樣,醫療保健服務也會全民化。所謂的『數碼療法』,即病人通過網絡技術而非醫藥獲得診治,會在將來變得更便宜。」

「數碼療法」並不仰賴藥物來紓緩心理健康問題,它可利用配備心理治療技術的軟件程式來改變病人行為。目前美國FDA已經為用作醫療設備的軟件設立規則,簡稱為SaMD。

Padula Ariana Pregnancyfinal

數據驅動發展

健康預測是一個成熟的創科領域。2018年5月,Google在國際科學期刊《自然》發表論文,指出建基於電子健康紀錄數據的預測模型可以帶來更準確的診斷和壽命估算。

在香港,基琳健康公司(GemVCare)可以將你的基因結構分析和生活習慣數據整合,以推算你患上糖尿病的機率。其綜合性檢測計劃DForesee Enlighten除了提供你的基因檢測結果,還會提供個人化的建議,並有專業醫護人員跟進。

長遠來看,將你的詳細健康紀錄放在網上,是可能有風險的。你或許願意讓你的醫生獲得你的健康歷史,但是否也願意讓你的僱主這樣做呢?

Mosis認為,他們很快就會拿到:「人們從自己的公司獲得醫療保險,因此公司會希望通過改善員工的健康來減少保費支出。這就是預防的意義!我們看到很多預防性的項目正在興起,比如預防肌肉和骨骼疾病、心理健康狀況以及過勞等問題的項目。」

健康的勞動力的確有很多好處。在日本,「過勞死」(日語:過労死)是一個顯著現象。睡眠不足 (影響生產力和決斷力)估計造成了該國3% GDP的損失。僱主正想方設法改變這種狀況:一家日本婚慶公司Crazy.Inc正通過加分的形式,鼓勵員工每週最少五晚睡六小時以上。

但長遠而言,容許非專業醫護人員獲取多少個人健康資料,仍必有爭論。舉例說:如果你的僱主不僅可以看到你的健康數據,還可以用這些數據來預測你的未來?女性是否可能因為有關她們家庭計劃的預測,而在工作上遭遇更多歧視?

隨著健康應用程式提升了中央服務對個人紀錄的獲取能力,個人對其他服務的獲取權利會否被侵犯?目前全球對健康數據的規管遠遠落後於相關創新發展,只有四個國家有數碼健康政策,而這些全部都不是亞洲國家。數碼健康雜誌The Medical Futurist指出,威權政體有「相當風險」濫用網上的病人數據。

一個例子是,我們可能會看到更多家長式管治,一個國家醫療保險控股集團靠監測病人的生活習慣,就可以改變病人的保費,甚至他們獲得其他服務的機會。吃太多牛扒,抽太多煙,都可能導致你的保費上升,同時令你獲得醫療保健服務的資格被調低。

一系列可能的後果正在浮現。它有相對良性的一端:強制人們使用改變行為的應用程式,例如QuitGenius.com。此程式可以通過辨識你點煙的誘因來幫助你戒煙。至於另一端,則有健康歧視。不僅醫療保健服務的分配越來越有選擇性,就連就業、旅行目的地、信貸額度也是,甚至房屋亦然。

隨著醫療保健行業的生態改變,我們的數碼紀錄將影響我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我們已經習慣了「生活方式影響健康」的概念,很快,我們可能要認識到,反之亦然。未來,個人健康將會日益成為一項公共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