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特别文章

談性可以嗎?

對於澳門的許多學生而言,進步的性教育仍然遙不可及。

就讀陳瑞祺永援中學(永援中學)的澳門學生Enya*,自小就被這家天主教學校教導與異性的「相處之道」:結織異性、約會男生是可以的,但要等到結婚之後,才可以發生性行為。

「我們的天主教老師說,性是上帝的禮物,所以我們不可以隨意對待。」現年17歲的Enya說。她亦記得,在中五的一堂課中,學校專程請了社工向同學們講解墮胎如何進行。

「他們描述醫生如何將鉗子伸進子宮裡,將胎兒打碎,之後用一條塑膠管將胎兒吸出。聽著他們解釋,我除了感到害怕,也覺得很殘忍。」

永援中學校長張湧秀修女表示,該校的性教育課程包括墮胎、性、身體自主權、性病和避孕,但不會提及性別多元或同性戀,而且亦會教導學生拒絕婚前性行為。

「我們堅持性應該是基於真愛和承諾,而且不能否定懷孕的可能性,」張修女解釋道。「如果學生明白這些概念,他們就會知道如何在人生的不同階段中,恰當地扮演他們的性別角色,從而成為一個好男人、好女人。」

永援中學是其中一個例子,反映澳門的教會學校在進行性教育時,滲入了宗教的價值觀。而在澳門,宗教團體營辦的學校佔全澳77間學校的一半。 Rodrigo*神父曾於澳門的學校任教,並於三年前退休。他觀察到,教會學校很少會直接教授性教育,「它們往往將性教育的焦點放在培養伴侶之間的尊重和愛,而不是就性本身展開坦率的對話。」

Let's Talk About Sex 1

自己課程自己設計

澳門政府於1999年才制定性教育課程大綱,涵蓋幼稚園到中學的學程。這個相對滯後的發展(比香港晚了大約10年),令很多學校至今仍未能開展全面而進步的性教育。

在2011和2012年,澳門教育暨青年局(教青局)在台灣專家的協助下推出新的性教育教材《性教育輔助資源》,內容包括精神健康、關係、私隱、身體完整性和尊重性別和性向多元,而且免費提供給澳門的所有學校。截至2018年,全澳85%以上的學校使用或參考這份教材。

這些教材本應是世俗化的,但教會學校在其編制過程中有一定的影響力:在教青局就課程內容所諮詢的七家學校和機構當中,四家有基督教或天主教背景,其立場亦反映在一些章節中,比如「真愛的理想國度」,就是鼓勵學生「等待真愛,拒絕婚前性行為」。

雖然有了這些輔助教材,但教會學校不一定要教授其中的內容。學校有自由決定自己的教材,也可以根據辦學理念改編、刪減或者增加內容。

此外,許多學校都會邀請當地的非政府組織為學生提供性教育課程,例如澳門明愛、澳門天主教美滿家庭協進會和聖公會澳門社會服務處,而這些組織大都是有宗教背景的。

澳門性教育學會是當地少數推廣性教育的非宗教組織。該學會在2013年成立,曾與當地數家學校和協會一起主辦工作坊和講座。學會理事長陳敬蓮說,每當跟教會學校合作時,他們必須小心設計合適的教學內容。

「涉及性行為這樣的敏感題目時,我們必須先與學校討論,了解他們可以或不可以接受的內容,然後再調整教材。我們明白這是他們的立場,我們亦予以尊重。」


關鍵撮要

– 澳門在1999年制定性教育課程大綱

– 澳門的學校有大約一半具宗教背景,而宗教團體往往反對婚前性行為

– 學生們表示關於性和關係的討論非常少

– 2019年一項關性知識的調查發現,受訪學生平均只能答對一半的問題

– 有關性小眾、性別多元的討論仍然未在課堂出現


穿越青春期

全面、進步的性教育應涵蓋與性相關的認知、情感、生理變化和社交關係,這有助於孩子在度過人生中最困惑的階段時,能夠保護自己的身心健康、作出知情的決定,以及擁抱性別平等。

聯國學校是澳門的一家國際學校,其總監Vivek Nair認為,教育機構有責任與社會一同進步,為學生提供安全的環境,讓他們可以放心提出自己的疑問,無論是關於性,還是一般的人際關係。

例如,在該校的語言及文學課上,老師會與學生討論英籍日裔作家石黑一雄在2005年出版的反烏托邦科幻小說《別讓我走》;這部小說主要探討關係和身分的問題,而聯國學校的老師就用它作為討論性的媒介。

「我不認為我們有資格去進行道德說教,或者告訴別人『你該這樣做』,但我們希望賦予學生所需的知識和道德觀念,讓他們得以在人生中作出知情抉擇。」Nair說。

Let's Talk About Sex 3

不過,Ariana訪問過的教會學校學生都表示,他們極少有機會可以發聲,或進行有意義的對話。「學校會講解性交和性騷擾等性教育議題,但沒有講得很深入。」Ada*說。她在兩年前從澳門嘉諾撒聖心女子中學(聖心中學)畢業。「學生很少有機會討論或分享他們的看法和經歷。」

這種受限的感覺在她就讀的全女子中學尤其明顯。「我們沒有男女校學生那麼多機會與異性接觸,所以我留意到有些同學不太懂得如何與男生相處。我們不能單憑理論學習如何與異性交往。」

教青局《性教育教學輔助資源》的中學教學內容包括愛情和兩性間的互相吸引,附有錄像解說關係的不同階段,從交友到約會到發展出穩定的關係,到結婚和親密關係。該教材也鼓勵課堂討論和角色扮演,比如邀請人去約會,或者一般社交聚會。不過Ariana訪問過的澳門學生卻表示,學校並沒有進行這些活動。

永援中學學生Enya也認為,性是一份「珍貴的禮物」,應該留給自己的丈夫。不過她觀察到,學校若過於排斥婚前性行為,就無法幫助學生更好地了解自己的性需求、慾望和恐懼。「我看過關於性教育的紀錄片,覺得西方學校通常會更直接地討論兩性在青春期間的彼此吸引和愛慕。」Enya說。

永援中學另一位學生Gary*也有類似的觀察。「我們可能會與朋友討論男女之間的傾慕之情,或者從電影或網絡學習(關於性的事),但我們在學校很少有機會提問,或者分享我們的看法。」
Gary說他過去曾經有過困惑,不知道如何理解自己對異性的感覺,他認為學校應該提供更開放的對話空間,以協助學生理解自己的生理和情緒變化。

Let's Talk About Sex 4

房間裡的大象

雖然學校缺乏有關性的討論,但這不代表青少年會「不想不做」。2012年,澳門中華新青年協會的一項調查發現,澳門青少年發生初次性行為的平均年齡為15.9歲。五年後,聖公會北區青年服務隊對207名12到18歲的青少年進行了一項小規模調查,發現首次性行為的平均年齡已經下降到14.3歲,僅高於澳門的最低合法性交年齡14歲,而且比法定最低結婚年齡16歲還要小兩歲。相較之下,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2015年報告,當地青少年的首次性行為平均年齡是17歲。

澳門大學教育系助理教授麥紫君認為,缺乏開放討論,容易令年輕人被網上的不實信息誤導。「孩子(和青少年)知道如何在沒有家長指引下搜索資料,他們有機會在荷爾蒙和青春期影響下較早接觸(性內容)。」

澳門中華學生聯合總會2015年的一份調查,證實了麥紫君的擔憂。調查發現,在1,000名受訪的澳門學生中,45%的人在過去兩年有在網上瀏覽過色情資訊,13.9%表示幾乎每天看。

此外,澳門中華學生聯合總會在2019年訪問了1,106名中學生,並要求受訪者回答一系列關於懷孕和墮胎等方面的性知識問題。結果顯示,受訪者的正確回答率只有五成。


全面性教育

聯合國人口基金提供全面性教育指引:

– 建立對人權和多元性的尊重

– 鼓勵批判性思考和青年人參與決策

– 培養推動性別平等和共融的態度

– 引入參與式教學方法來強化溝通技能和決策能力

– 回應性別不平等、脆弱性、排斥性和侵犯人權等問題

– 獲取科學上準確的資訊


與時俱進

雖然澳門社會普遍對同性戀的接受度越來越高,尤其是年輕一代,不過,由性小眾權利團體「澳門彩虹」發佈的「2019澳門同志調查」顯示,在1,000名受訪的性小眾人士當中,有一半以上的人認為澳門教育機構對消除同志污名化的工作「嚴重不足」,27.4%認為「不足」。

在教青局出版的《性教育輔助資源》中,有一章節為「尊重多元」,用以鼓勵對性向和性別多元的包容,例如該章節指,「同性戀者不管是在生活上或是戀情中都是一個值得被尊重的個體」。

這一章還提到:「過去社會認為男生一定在藍色框裡,女生一定在紅色框裡,以為天下只有藍與紅兩種顏色,但事實上性別的表現不可能只有兩端。」

不過,許多教會學校都沒有在課堂中提及這一章。永援中學的張修女表示,該校未準備好與學生討論這個議題,因為「(同性戀)背後有很多未知的生物學原因」。從天主教的角度來看,她「不認為同性戀是正確的」。Ada也說,在她就讀聖心中學期間,從未進行過關於性取向的正式討論。

聯國學校也沒有主動提供關於多元性向的教育,不過校長Victoria Arjomand表示,學校歡迎有關討論。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家計會)自2014年開始在澳門提供性教育的培訓和支援。家計會教育主任陳潔凌認為,澳門在推行性教育課程上起步較遲,這也是導致許多學校尚未引入有關課程的原因之一。

「多元性向教育的缺乏,未必百分百與宗教影響有關,」陳潔凌說。「澳門性教育的發展仍然在早期階段,還有很多題目需要探討,所以學校通常會更著重一些基本議題,例如教導學生保護自己,或者是防範性侵的意識。」

陳潔凌也觀察到,在教青局的支持下,老師、社工和輔導員在接受家計會的培訓時,都展現出對多元進步的性教育的興趣。「我們每次在澳門試教時都有許多老師來參加,之後他們會開會討論學到的東西,」她說。「我可以看到種子已在澳門播下了。」

*已按受訪者要求使用化名。

Let's Talk About Sex 6

最低合法性交年齡

12

菲律賓

13

日本

14

中國、 澳門、 緬甸、孟加拉、東帝汶

15

老撾、柬埔寨、泰國、北韓

16

香港、 尼泊爾、文萊、台灣、馬來西亞、蒙古、印尼、新加坡、斯里蘭卡

18

印度、不丹、越南

20

南韓

來源: Age of Consent, Senate of the Philipp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