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島囚 (組詩)

詩歌原文以中文寫成

眾鏡透視旨在促進創意與合作。在這個定期的專欄裡,我們會邀請一名詩人及一名攝影師以全新的角度捕捉香港。

推倒

媽媽說帶我上街
穿流汗的外衣,縛刺激的鞋帶,帶好奇的背包
媽媽說帶我上街
午膳的陽光穿透天橋時
我入睡了,蛻化成卡其色的夢熊如蛹
變成沿著污染的汨流上游
暗黑而焦慮的鵝卵石坐在我的左心房浮動
電費、水費、信用卡帳單未清
預留最大筆的交租
時勢信不過買餸不買豬肉
洶湧的急流我的右膊如風如沉默的雨
我最冷靜最抽離最不受控的小身軀
回家時剛剛甦醒
媽媽沒有帶我上街
媽媽說回家了

Man resting on a bench

禁錮

城市為你預備了一張板牀
高增值,多邊型,無限立方米,鑲閃燈
空氣是被單,沒有為枕
行走的時候你在空虛
工作的時候你在做夢
休息的時候你在逃亡
 
城市為你預備了一副棺木
因你總不能逾越鐵絲網
鐵絲網是鐵屋子的牆
你在屋外
被釘住了
釘死了自由

Old lady resting

無有之有

她攀過荒野高山吃過子彈
她饑餓在田野挖過樹根
她在槍炮中屈身俯死過
她在汪洋中曾浮游一種叫走難的希望
她漸漸長出白髮從板間房到劏房
她發現暫時坐在邊緣的安穩
一部不屬於她的手推車用金色的垃圾裝潢
擦亮了華麗大廈的玻璃牆
她最後擁有一朵久違了的紅花
停駐在布滿青筋的手
如旱涸的河床燒盡的乾柴
央她切莫慢慢衰微

Workers resting

未知的重複

春天溜出去時
我們老早分配了幽禁的位置
夏日蹲著躲藏的疹
所有休班時間給頹出一個偏頭痛
智者所忽略的圖騰
假如秋日如葉
用落空證明日以繼夜爭分奪秒的力量
施食眾生
長年累月的油漬與油漆與黑煙與不知名
重重複複的污垢
保證生存
即使冬日暖和
我們也不必彼此交談
也不必相識

Commen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