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香港

烏托邦

「烏托邦」(utopia)一詞是由希臘語的ou(意:不是)和topos(意:地方)兩個字組成,其字面意思為「不是地方」。 在此鏡頭下,香港對於尋求庇護者也是一個烏托邦,一個「不是地方」。「家」,也是遙遠且不確定,一個可能永遠不會重返的烏托邦。

我是一個隱形人。我在這裡,卻不被看見。

我每天都在尋找一些東西——不管是甚麼。他們說我懶惰,但他們不明白。我只是想獲得工作的權利,能夠自給自足,否則我甚麼都不是。沒有工作的人是沒有尊嚴的。歲月也在我身邊漸漸流逝。

沒有目標,我只是在一個地方苟延殘喘,但其實,這裡根本不是一個地方。在九龍一幢破舊的大廈裡,我住在一間六平方米的房間,與老鼠和蟑螂為伍。那裡的垃圾從不清理,其他人的竊竊私語日夜迴響;樓梯間裡有尿味,有食物的腐臭,還有城市的廢物。享受這些「待遇」的代價,就是被房東索取我從未欠下的錢——我沒有錢,也掙不到錢。

「家」是非洲的一個小國,它只存在於我的腦海中。我在那裡曾經擁有過一家店鋪,直至他們把它燒成平地。我的政治主張對他們來說太危險了,而我亦有傷疤作為印記。他們摧毀了一切,令我一無所有。我不能留下,也不能返回。但我懇求你們,不要可憐我。

從前,我家的大房子裡充滿歡聲笑語、愛與安穩的感覺。我們常常坐在門廊上,迎著涼爽的晚風眺望大海,思考著遠方的無限可能。現在,我只能坐在香港的岸邊看海,徒勞地尋找那個我曾經熟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