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黑暗中的螢火:喀什米爾抗疫英雄展現人性光輝

從藥劑師到牛奶商人,喀什米爾的平民英雄在政治衝突及新冠疫情期間為同胞默默付出。

在喀什米爾,人民總是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這個長久的衝突地區坐落在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喜馬拉雅山區,過去數十年來一直飽受戰火摧殘,起義與鎮壓此起彼落。2019年8月,印度宣佈廢止查謨─喀什米爾邦(Jammu and Kashmir)的半自治權,令這個印控喀什米爾地區的氣氛再度緊張起來。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成千上萬的喀什米爾人上街抗議這項決定。基於國家安全考量,印度政府派軍隊進駐並實施嚴格的宵禁,同時中斷電訊服務,令喀什米爾人與外界隔絕,無數民眾被迫停工停學。過了大約八個月,喀什米爾政府終於在2020年春季恢復網絡,但網速只有2G。

新冠肺炎爆發,為當地帶來更多困難。2020年3月,喀什米爾出現第一宗肺炎病例,當地立即封城以阻止疫情擴散。

正當全球各地都利用互聯網在家學習或工作時,喀什米爾卻因為網速過慢而無法應付這一需求。經歷了數個月的孤立和絕望後,越來越多人的精神健康出現問題,而許多基層家庭更要面對減薪或失業,可謂雪上加霜。在這個困難時刻,許多非政府組織及志願者,甚至麵包師、教師及藥劑師等人士挺身而出,不惜冒著巨大的健康風險,在動亂與疫情夾擊的局勢下堅持服務社區。我們透過下列攝影特輯,帶你認識幾位喀什米爾的無名英雄,以及他們為社會所作的貢獻。


1 1

40歲的Muneer Alam是一名專業教師,他從6月起就在查謨─喀什米爾邦的首府斯利那加一座遊樂場的角落開設戶外課堂。

Alam說:「現在全世界都在迎接5G時代,但喀什米爾只能以2G的網速進行網上教學,這對老師和學生來說毫無用處。我不能用2G網速教學,因為速度過慢,而且不能清楚顯示我在白板寫的任何內容或筆記。」

自疫情爆發以來,已有一百多位中學生參與了Alam的戶外課堂,其中第一批學生正在準備期末考。


3

29歲的Deeba Nazir是一名兒童心理醫生,她在斯利那加的一家政府精神病院工作。自疫情爆發以來,Nazir觀察到兒童的行為問題顯著上升,原因包括恐懼、焦慮及孤立感。

Nazir認為,由於喀什米爾一向視精神健康問題為禁忌,所以難以提高普羅大眾對兒童心理健康的重視。許多兒童不僅在戰爭頻仍的地區目睹暴力事件,也在新冠肺炎封城期間忍受痛苦。

Nazir說:「孩子們生活困難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學校停課和缺乏社交活動,他們需要在外面玩耍,在學校跟朋友互動。」此外,父母在家中談論疫情,也會對孩子造成影響:「當父母與孩子們分享過多新冠肺炎的資訊時,也可能會令他們感到焦慮和恐懼。」

延伸閱讀: 消除隔閡:如何在疫情期間向有需要人士伸出援手


9

疫情爆發最初幾個月,城中許多商店關門,居民到處都買不到牛奶,遑論其他有營養的新鮮食品。但Abdul Wahab並沒有袖手旁觀,他要讓更多喀什米爾人吃到有營養的早餐。

每天清晨,60歲的Wahab就駕車到他位於斯利那加東南25公里的Pulwama村的農場,將一瓶瓶新鮮牛奶放上卡車,然後趕在早餐時間前送到他在斯利那加市區的牛奶店。

Wahab從小管理自家牛奶場,他認為這門生意對人們的健康尤為重要,尤其在當前這場健康危機當中,人們更需要有營養的食物來增強力量和免疫力。


7

34歲的社工Qurat-ul-Ain Masoodi在10多年前成立非政府組織AASH-The Hope of Kashmir,旨在對當地的弱勢家庭伸出援手。疫情爆發後,她留意到社區正面對個人防護裝備短缺這個嚴重問題。

Masoodi立即採取行動,她迅速地向廠商訂製各種個人防護裝備、藥物、配給工具包及面罩,以供給前線工作者及有需要人士使用。到目前為止,她和團隊已派發了約5,000套個人防護裝備及10,000個口罩。

在某些情況下,Masoodi及義工團隊還會為無法負擔醫藥費的家庭提供相關藥物。


11

除了牛奶,麵包也是另一種喀什米爾的傳統早餐食品。但由於政府在疫情期間下令關閉所有麵包店,這些尋常不過的食物竟也變得千金難求。

為了確保當地社區有新鮮麵包供應,27歲的麵包師Ishfaq Ahmad堅持每天一大早便開始工作,並親自把新鮮出爐的麵包送到有需要的人手上。

Ahmad說,他不希望看到喀什米爾有更多死亡,無論是因為病毒、衝突或飢餓而喪命。前兩個問題非他所能控制,但他可以確保更多人吃到新鮮麵包。 

延伸閱讀: 黑暗與光明:疫情下依然保持樂觀的人們


16

Umer Hayat是斯利那加一間藥房的老闆兼藥劑師。自疫情爆發以來,他的藥房就每週七天日夜無休地營業。他希望確保民眾能夠買到可負擔的藥物,以應付日常所需,例如普通感冒、流感、糖尿病及高血壓等。

最重要的是,Hayat希望患上新冠肺炎的人能夠迅速地得到治療的藥物,包括醫生通常會開給新冠肺炎患者的FluGuard。為了維持全天候營業,Hayat和他的兄弟輪流上夜班。「無論發生甚麼事,我每天至少在店裡值班12個小時。如果我不開門營業,民眾便很難在封城期間找到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