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知名環境攝影記者Arati Kumar-Rao對氣候危機的第一手見證

環境攝影記者Arati Kumar-Rao長期調查氣候變化對南亞邊緣社群的影響,希望透過攝影及文字喚起人們對環境危機的重視。

現年39歲的Arati Kumar-Rao身兼作家、倡議者、環境攝影師及國家地理探險家等多重身分。生於印度的她自2014年起開始記錄氣候變化對南亞地區的自然環境、野生動植物,以及當地社群的影響,其足跡遍佈孟加拉灣與覆蓋印度及孟加拉的恒河流域。

不過Kumar-Rao認為,「Story-teller」(故事叙述者)這個稱呼更能貼切地形容她的工作。從2014年孟加拉沿海的燃油洩漏事故,以至因為氣候變化而被迫離開家園的氣候難民,Kumar-Rao透過細膩的文字與震撼的影像,把環境災難的深遠影響呈現於讀者眼前。

她還深入原始地帶,報導斯里蘭卡森林內村民與大象之間的衝突,以及在污染嚴重的北印度比亞斯河中掙扎求生的恆河豚。她亦曾獲《國家地理》雜誌委派前往北印度的拉賈斯坦沙漠,探索漫天黃沙中的景象、聲音及人類活動。

Kumar-Rao的作品廣受讚譽,其Instagram帳號曾入選《衛報》「你應該在Instagram追蹤的環境攝影師」,以及《時代》雜誌的「8個值得在地球日追蹤的生態意識Instagram」。我們與身在印度的Kumar-Rao連線,與她暢談其職業生涯中的難忘經歷,以及對她對環境保育的使命。

Waiting For The Tides. Credit: Arati Kumar-rao
當潮水開始上漲時,捕蟹人Kabita Mandal正在等待螃蟹咬住她的釣線。她生活在世界上最大的紅樹林蘇達班。 圖片來源: Arati Kumar-Rao

Ariana:甚麼原因促使你成為一名環境攝影記者?

Arati Kumar-Rao:我從小就熱衷於講故事。我的父親是一名環保人士,叔叔在世界銀行工作,我經常聽到他們激烈辯論建設大型水壩的利弊。

父親會讀小說給我聽,包括美國小說家及環境倡議者Wendell Berry的作品(如詩集《Reverdure》《The Unsettling of America》)及日本農學家及哲學家福岡正信的著作《一根稻草的革命》。這些作品帶給我不少啟發。

我們家裡有訂閱《國家地理》雜誌,每個月收到新一期雜誌時,我總是從頭到尾仔細閱讀,為包羅萬有的故事及深入的報導而著迷。我記得其中一期雜誌以一頭正在猛衝的大象為封面,這幅照片來自攝影記者Michael “Nick” Nichols在剛果Nouabalé-Ndoki國家公園所作的實況報導。那時候我就知道,自己也想講述這種關於環境地貌的長篇故事。

Ariana:到目前為止,你覺得哪個故事或照片系列最有意義? 

AKR:我無法在這些故事中作出選擇。我覺得每個故事都很有意義,而且影響深遠,因此我才會決定講述這些故事。

報導「溫水煮蛙」的故事需要長時間地進行實地考察。想要明白一樁牽連廣泛、錯綜複雜的故事的來龍去脈,有時可能需要觀察多個月甚至數年,然而,為這類需要親身體驗的深刻故事籌措資金是最大的挑戰。

例如,我曾經多次走訪位於拉賈斯坦的塔爾沙漠,探討當地僅靠雨水維持的傳統農業。在沒有灌溉系統的情況下,塔爾沙漠的居民依靠季節更迭及古老智慧,在過去多個世紀以來養活了數千多人。然而,自1988年起,政府在當地開展大型採礦工程,以便「更妥善地利用」沙漠荒原,令當地居民的生計以至整個生態系統大受影響。

報導「溫水煮蛙」的故事需要長時間地進行實地考察。想要明白一樁牽連廣泛、錯綜複雜的故事的來龍去脈,有時可能需要觀察多個月甚至數年。

Ariana:為甚麼你想報導這個故事?報導時碰到哪些難題?

AKR:這個部落位於乾旱沙漠卻擁有大量​水源,讓村民得以自給自足,這令我難以想像,亦勾起了我的興趣。

此外,我亦開始與一個科研團隊研究這裡的人類生態,因為它正好反映了這個世上人口最多的沙漠的生活面貌。

我沒想到會為這個故事花上一年多的時間。由於不同季節都會影響沙漠中的耕種過程,我必須前往沙漠10次,這大大地超出我的預算。不過,我相信這個故事具有特殊意義,因此自掏腰包完成了這篇報導。

在最理想的情況下,我應該可以為報導籌到一筆資金,可惜事與願違。想要完成一篇耗時長的報導而不令自己傾家蕩產,這是唯一的方法

Ariana:在持續的環境危機當中,最令你震驚的是甚麼?

AKR:全球各地政府毫不關心依靠土地生存的人所面對的困境、人類一再離棄土地的劣根性及當中的教訓。人類是地球萬物其中一個物種也是決策者,但目光短淺,只關心短期利益。我們經常忽略問題之間的關聯,對長遠後果視而不見,這種情況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令我倍感震驚。

Ariana:氣候變化如何影響邊緣人口?

AKR:氣候變化已經嚴重破壞人類的生活。它對全球各地的農業、海岸線及安全用水造成影響,尤其是在乾旱地區。數以百萬計的人住在印度次大陸,他們都依賴每年季風季節帶來的雨水。如果沒有每年降雨來補充河流及地下水,城市及鄉村的所有民眾都會因為乾旱而無法維生。

這些事會影響依賴土地生存及工作的人,因為氣候反常難以預測。季風低壓或降雨不均,例如長期乾旱之後,突然在數日內降下整個季節的雨量,都加劇了土地水源不均的現象,使農業等生計難以維持,並使整個印度次大陸的窮人蒙受其害。

延伸閱讀: 專訪Soul Conscious Community創辦人:疫情下更應關注 弱勢社群精神健康

Ariana:根據你的經驗,個人及企業可以做些甚麼幫助減緩氣候變化?

AKR:按印度政府一貫作風及發展計劃,如果我們能夠以科學而理性的方式評估環境影響,並舉行公眾諮詢讓受影響的人發表意見,那麼我們或許可以作出重大改變來防止災難發生。基本上,如果企業、政府及科學機構重視民主,許多災難是可以避免的。

Credit: Arati Kumar-rao
2014年,一艘沉船上有35.8萬升重燃料油洩漏到蘇達班後,一名10歲女孩參與善後清理工作。圖片來源: Arati Kumar-Rao

Ariana:我們能夠做甚麼?

AKR:我強烈建議每個人穿上步行鞋,走出舒適的冷氣房,與那些跟他們不一樣、來自不同環境的人,並肩探索這個世界。

如果我們可以擺脫自身的優越並看清事物的真相;如果我們可以看得比季度盈利更長遠;如果我們可以看到問題之間的關聯,以及有些問題會對某些人造成更嚴重影響的不公平現象;如果我們可以花點時間了解科學,並留意細微差別,那麼所有對氣候變化及其影響的質疑將會一掃而空。

如果我們想看到一個更公正的世界,許多事都勢在必行⋯⋯如果。這一切都在於「如果」一詞,因為我們必須要有意付諸行動的意願。

Ariana:你希望帶來怎樣的長遠影響?

AKR:我覺得自己有如世界的記錄者,一個利用工具說故事的人,攝影只是其中一種工具,另外還有文字、聲音和藝術。容我大膽地說,如果我的作品真的可以帶來長遠的影響,那麼我希望它們能夠打破隔閡,促進人們談論看起來互不相干,但實際上互相交織的問題。

延伸閱讀: 地球發生甚麼事?9個數字讓你看清真相

Ariana:新冠肺炎疫情是否影響了你的工作?接下來要做甚麼?

AKR:我因為目前的疫情而無法出行,但我發現自己其實只需要很少的物資就能生存,這讓我更加覺得自己十分幸運,我毋須在封城期間受苦,為此我永遠心存感激。

我在自家後院及陽台發現了奇妙的自然寶藏,例如木匠蜂、梅森蜂、杜鵑蜂及小蜜蜂等多種本地蜜蜂。我可以透過日常觀察,追蹤並記錄它們的生命週期。隨著城市的綠色空間漸漸消失,授粉昆蟲的數量已大幅減少,但是我家這個種滿土生植物的小花園,竟然也能孕育出這些小生命。生命總是充滿各種可能性,令我大開眼界。

我也和家人一起度過六個月的寶貴時間。但疫情一過,我就要立刻投入工作,再度開始記錄氣候移民的故事,這次我得到了《國家地理》雜誌的資助

另外,我正在撰寫一本新的著作,內容是關於印度​​次大陸地質景觀的變化,不過進度已經落後許多。我在書中詳述了自己的所見所聞,同時加入一些當前的狀況以作比對。

關於Arati Kumar-Rao即將出版的著作,請瀏覽她的網站。

訪談內容略作編輯以求文意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