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香港女兒

追憶謝婉雯醫生,一位因治療沙士病患而殉職的好醫生。

2003年5月22日早上,送殯車隊從北角的香港殯儀館駛往安葬殉職公務員的浩園。沿途數以千計戴著醫療口罩的民眾,靜靜地朝車隊默哀。

電視台攝製隊在人群中捕捉到一名女士流淚揮手告別。她對記者說:「自己也很心痛。她是人家的女兒,我們也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

這是謝婉雯醫生出殯的日子。2003年,香港爆發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俗稱沙士),八位醫護人員因此而捐軀。「香港女兒」謝婉雯醫生是第一位獻出寶貴生命的公立醫院醫生,過世時她年僅35歲。

據估計,沙士時期,全球感染個案達8,273宗,香港有1,755宗,佔總體21%。香港也是死亡率最高的地區之一,在全球死於沙士的775人當中,香港人佔了四成,共有299人喪生。

平民英雄

謝婉雯出生於1968年3月31日,從小住在新界葵涌石蔭一個面積不過200平方呎的公屋。她的兄長謝卓智形容,自己和妹妹成長於普通的香港基層家庭,父親在旺角經營一家手錶店,母親則在家裡做些手工藝品補貼家用。

兄妹二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沒有太多娛樂活動,也不曾出國旅行,但父母經常會帶他們到現已拆除的荔園玩樂。這些溫馨的情景,至今仍讓謝卓智記憶猶新。

他說,妹妹是一個性格內向而文靜的女孩。2004年出版的回憶錄《愛是不能埋——謝婉雯》亦有這樣的描述。作者馬靄媛訪問了謝婉雯的親友,收集眾人對她的印象之後,描述她是一個勤奮好學、喜愛閱讀,幾乎沒有甚麼物質慾望的人。

書中特別提到謝婉雯的一段童年往事。她唸小學時,看到電視新聞播放救傷隊搶救意外中的傷者的片段,令她萌生了當醫生的念頭,當時她告訴父親:「我想做醫生救人。」

求學期間,謝婉雯一直為這個目標而努力讀書。她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在香港中學會考取得接近完美的八優成績。

由於成績優異,謝婉雯順利進入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實現她的童年夢想。雖然從未公開談論自己想成為醫生的動機,但她曾在入學手冊中寫下志願:「加入醫生的行列,為社會和人民服務,更發揮自己所長。」

當時任職威爾斯親王醫院的蘇詠儀醫生是謝婉雯的中學和醫學院同窗好友,兩人在大學期間更是室友。蘇醫生說:「我對她的第一個印象是,她是一個好學生。她在班上每年都名列前茅。」

蘇醫生表示,謝婉雯不僅讀書認真,而且具備了「聰明、堅定、體貼」等適合擔任專業醫療人員的重要特質。「她會默默地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有些人喜歡大肆宣揚自己想成為英雄,但她絕非那樣。」

有些人喜歡大肆宣揚自己想成為英雄,但她絕非那樣。

蘇詠儀

書中提到,謝婉雯在中大唸醫學預科時曾於多間醫院值班,她對病人態度親切、體貼入微,深得病人喜愛。她於1992年畢業後入職屯門醫院急症室。接下來兩年,她在急診室工作期間結識了陳偉興醫生,兩人於1995年開始交往,三年後開始談婚論嫁,並合資購屋。

可惜好景不常,陳偉興醫生在同一年被診斷出罹患血癌。與癌症搏鬥兩年後,二人在2000年步入教堂,當時謝婉雯醫生32歲。不幸的是,結婚兩年後,陳醫生依然不敵病魔,在2002年撒手人寰。

謝卓智憶起妹夫的追悼會上有一個感人的小插曲。當時謝婉雯看見一隻飛蛾在殯儀館內來回盤繞,於是輕輕地對飛蛾說:「你該走了。」

謝婉雯醫生

慘痛教訓

丈夫患病期間,謝醫生透過基督教信仰找到慰藉,並再去呼吸系統科深造。丈夫去世約半年後,她通過專科考試,正式成為呼吸系統科醫生。

2002年11月,中國大陸出現沙士病毒,2003年3月,病毒在香港爆發,全城出現大規模感染,連醫護人員亦無可倖免。蘇醫生憶述,當時大家對這個病毒所知甚少,「單從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這個名字來看,我們無法得知這是甚麼疾病。這是前所未見的疾病,大約半數的醫療團隊都不知道自己在處理甚麼。」

由於大量沙士患者湧入香港的醫院,醫生將醫護人員分為兩支專責團隊,一支負責普通病房,另一支負責沙士病房。在疫情爆發的第一個月,謝醫生自動請纓加入沙士病房。蘇醫生說:「因為她是呼吸系統科醫生,所以認為自己有責任應對這方面的疾病,理應要加入沙士病房照顧患者。」

謝醫生在搶救一名沙士患者(這名病人後來終告不治)期間受到感染,開始出現了高燒等症狀。起初她仍保持樂觀,甚至向家人保證,康復出院後會和他們一起慶祝生日。蘇醫生說:「最初幾個星期她的情況還算不錯,然後突然急轉直下。她看了自己的肺部X光片,也知道情況正在惡化。」

根據《明報》的報導, 有護士在謝醫生的死因研訊中指出,在謝醫生與另一名醫護人員感染沙士之後,醫院才停止重用N95口罩和保護衣,讓醫護人員得到更妥善的保護。

不到40天之後,謝醫生於2003年5月13日在醫院搶救無效而逝世。當媒體披露這個不幸的消息,並對她無私奉獻的犧牲精神大力讚揚時,所有香港人都悲慟不已,紛紛前往她的葬禮致敬。

全港各界亦以各種方式向她致敬:香港政府在她離世一個多月後為她追授金英勇勳章;2004年,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校友會設立「聯合書院謝婉雯醫生紀念獎學金」,每年頒發給兩名醫學院學生及一名護理學院學生。同年,她的故事被拍成電影《天作之盒》,講述她的婚姻故事及獻身沙士病房的英勇事蹟。如今,設於香港公園內的「弘揚抗疫精神建築景觀」樹立了七座因沙士殉職的前線醫護人員銅像,包括謝婉雯醫生。

然而,謝卓智表示,妹妹不會希望因為做了自己應做的事而受到讚揚。他希望大家從不同角度來看待她的事蹟。對其家人而言,謝婉雯代表了香港人引以為傲的「獅子山精神」,象徵香港人勇敢面對挑戰、堅持不懈、互相團結的價值觀。

謝卓智說:「作為醫生,她已盡了自己的責任。我希望大家效法她盡忠職守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