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專訪香港17歲環保鬥士Gaurika Pant:「我想實現一個零垃圾海洋。」

17歲的Gaurika Pant透過氣候罷課、環保倡議活動、藝術創作以及相關研究,推動大眾關注氣候變及環境危機,並在日常生活中實踐綠色理念。

2017年,就讀香港國際學校的Gaurika Pant在愉景灣參加了人生第一瑒淨灘活動,因此而看到了「大海的另一個面貌」,令她大為震驚:沙灘上堆積了大量塑膠垃圾,以及林林種種的廢棄物,對海洋生態造成嚴重破壞。

「不消兩小時我們就收集到多不勝數的垃圾。我立刻意識到,解決這個問題刻不容緩。」她說。

這次體驗猶如一記警鐘,推動她積極投入環保工作。從那時起,Pant開始致力研究可行方案、提升大眾的減塑意識,並鼓勵改變消費習慣。

這位17歲的年輕人利用課餘時間擔任本地環保慈善團體無塑海洋的義工,負責定期進行大眾行為研究及制定長期解決方案。Pant熱愛藝術,因此她也透過自己的作品宣揚減少使用塑膠的訊息。

Pant與我們暢談她參與氣候活動、提升大眾意識的體驗,也分享了在日常生活中減少碳足跡的貼士。

圖片來源: Gaurika Pant

ARIANA:為甚麼你如此重視提高塑膠廢物意識?

Gaurika Pant:塑膠廢物最終都會流入海洋,破壞海洋生態。塑膠需要許多年才能降解,而海洋中的細小微塑膠會對魚類造成嚴重傷害,人類吃下這些魚類亦會身受其害。

我儘力將這些訊息傳遞給其他同學和朋友。有一次,我邀請無塑海洋的營運總監Dana Winograd來學校演講。她向班上的同學解釋了塑廢料對環境的禍害。第二天,朋友和老師告訴我,他們吃午餐時沒有使用即棄塑膠餐具。那一刻我明白到提升意識有多重要。

倡議活動從引起關注開始。這件事讓我意識到自己有能力改變某些人的行為及生活方式,令我充滿希望。如果每個人都能踏出一小步,我們就可以逐漸看到正面影響。

我想實現一個零垃圾海洋,所有人都過著無塑膠生活。我希望教育及啟發其他人改變行為、減少使用塑膠。

Ariana:你非常熱衷氣候倡議活動,可否向我們介紹你的各項計劃?

GP:我從15歲起在無塑海洋當義工,一開始只是參加淨灘活動,現在則協助市場推廣部門製作海報、數據圖表及社交媒體貼文。

我喜歡藝術創作,我把自己的藝術作品當作教育及提高意識的工具,利用從淨灘活動收集的回收物料創作繪畫及藝術作品。

我每個月都會去愉景灣的紙包飲品盒回收中心做義工。紙盒是維他奶等飲品最常用的包裝方式,其原料包括紙皮及一層薄薄的鋁和膠內層,這三種原料均可分別回收。因此,我指導民眾如何將紙盒原料分開及正確處理。

另外,我還在「石澳不是垃圾站」當義工,我會跟附近居民一起收集、回收及分類不同種類的塑膠及物料。

我還帶領社群及企業進行淨灘工作。我們會先花數小時在香港各個沙灘收集垃圾,然後進行分類,並以正確的方式處理它們。

我也參加每次在香港舉行的為氣候罷課行動。參與罷課行動的人數雖然不多,卻能得到廣泛的媒體報導,這對我們的倡議工作大有幫助,因為可以得到更多關注。

AGaurika Pant利用可回收物料進行創作的藝術作品。 資料來源: Gaurika Pant

Ariana:你是否有就氣候議題進行科學研究?

GP:這個暑假我在香港大學地球科學系當見習生,協助實驗室的研究工作,我負責分析微塑膠樣本,也會前往各個沙灘考察及收集研究數據。

這份見習工作讓我得到第一手經驗,知道如何進行研究工作。我非常喜歡這份工作,它讓我有機會涉足科學領域。

延伸閱讀:下一站「減廢」:澳門減廢站創辦人呼籲解決垃圾問題

Ariana:你從中學習到哪些氣候變化及塑膠污染的知識?

GP:我明白如果我們不立即採取行動,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影響將會逐漸變得無可挽救。我是學校環保社團「Green Dragons」的負責人,我也盡力讓家人知道環保概念。

我們社團每天放學後都會留在學校處理垃圾分類及回收,並且舉辦各種活動,例如要求參加者自攜午餐及容器回校的「零垃圾午餐日」,以及呼籲大家儘量減少用電的「節能日」。

在學校,我們成功地說服了小食部提供更多「走塑」產品。例如,學校的星巴克如今已採用可重用杯子,而小食部也提供玻璃瓶裝飲料。我們也提醒學生自備杯子或餐具。

Gaurika Pant參與氣候罷課行動。圖片來源: Gaurika Pant

Ariana:你最近調查了疫情期間的口罩污染,有甚麼發現?

GP:由於大家在新冠肺炎蔓延期間每天都要戴口罩,我留意到一個不良趨勢。我看到很多人亂拋口罩,無論是在沙灘、登山徑或人行道,到處都可以找到被隨便棄置的口罩。作為一名環保分子,我不禁思考如何才能減少和預防這種情況。

所以我調查了疫情期間人們使用塑膠的習慣。我最想知道的是:我們如何在健康與環保之間作出取捨。

我總共調查了170名香港人,發現71%的人使用一次性口罩,29%的人使用可重用口罩。另外,使用即棄式容器與可重用容器的人數比例,同樣分別是71%及29%。

雖然我很高興看到100%受訪者都有戴口罩保護自己,但使用一次性口罩的比例之高,令我大為震驚。

於是我決定採取行動,鼓勵網友在我的社交媒體表態將會轉用可重用的口罩和餐具,並且分享一些有用的文章。

如果真的無法轉用可重用口罩,我建議至少可以剪斷口罩上的掛耳繩,因為它們會纏繞及傷害動物。另一個重點是要正確地把口罩丟棄在密閉的垃圾桶內。

延伸閱讀: 物極必反:香港常見的防疫措施卻帶來環保危機

Ariana:我們還應該做甚麼來減少碳足跡?

GP:我們必須從小地方做起。譬如說,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少吃肉類都能夠減少碳足跡。另一個方法就是減少能源消耗,例如關掉閒置的電器或電燈,這些簡單的小舉措都可以節省能源。

同樣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完全停用即棄式塑膠。我強烈建議大家去尋找塑膠以外的選擇,例如攜帶可重用的杯子和餐具、使用竹牙刷,甚至購買沒有包裝的食品。香港現在有很多「裸買店」,在西營盤及堅尼地城都可以找到。

每年有超過800萬公噸的塑膠廢物流入海洋,因此我們必須減少使用塑膠。我們踏出的每一小步,都能為世界帶來巨大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