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傾談、聆聽和關懷 ── 香港需要提高對精神健康及防止自殺的意識

The Weez Project創辦人Ann Pearce根據她的個人經驗,與我們分享她對預防青少年自殺的看法。

我們在香港的日子過得很「正常」,所有事都跟尋常家庭沒兩樣:上學、和家人吃飯、收看喜歡的電視節目、做運動、行山和度假。每年最開心的事就是一家人去加拿大惠斯勒度假滑雪,我們在美不勝收的山區玩得不亦樂乎。

生活很美好。直到一切都改變了。 

我15歲的兒子Jamie Bruno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結束了他的生命,當時我們的世界頓時崩塌粉碎。他的自殺,令我痛不欲生。這種痛徹心扉的感覺和隨之而來的空虛感永遠無法抹滅。我從沒想過失去他之後的生活會變成怎樣,許多困惑久久縈繞在我腦海裡,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為甚麼?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如果⋯⋯只要⋯⋯我應該⋯⋯我的內心不斷自責。

與輔導員交談,幫助我度過了早期哀傷絕望的日子。由於沒有說英語的支援團體,我找不到其他有相同遭遇的家長。我只能依靠親密的家人和朋友。  

後來我找到一位心理醫生,幫助我接受現實、讓我的生活重新步上正軌。你不能獨自面對這種事,一定要接受專業人士的協助。   

我早已知道必須以正面的方式面對這樁家庭悲劇。為了紀念兒子,我在2017年成立了The Weez Project,以支持香港受精神困擾的青少年,並提高人們對防止自殺的意識。

為甚麼?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如果⋯⋯只要⋯⋯我應該⋯⋯我的內心不斷自責。

Ann Pearce 

Jamie非常熱衷創作貼紙藝術(sticker art),也很積極參與網上及實體街頭藝術活動,因此我以他的街頭藝術標籤The Weez Project作為組織的名稱。Jamie離世三年後,我們在2月舉行了名為Weez Week的反污名活動。 

活動以「傾談、聆聽和關懷」為主題,這正好反映了我們的使命:為青少年創造一個沒有偏見、可以放心表達自己的安全空間,從而令有關精神健康的對話變得正常。基於這樣的理念,我們成立了安全、無偏見的數碼空間Weez Wall of Hope,讓年輕人自由表達自己,以及發表充滿希望、積極和鼓舞人心的訊息,互相勉勵和支持。

我們還與非牟利藝術組織HKWALLS合作,在荷李活道創作了一幅具有啟發性的壁畫「The Weez Wall」,希望藉此發揮藝術的療癒力量。街頭藝術家Miguel主動為我們創作這幅壁畫,他跟Jamie相識於街頭藝術社群。壁畫不僅紀念Jamie和他的藝術,也讓人們對精神健康有進一步認識。  

失去Jamie之後,我學到很多事情。現在我知道,作為父母和群體社會的一分子,我們有許多方式可以防止其他青少年輕生。以下是我們該做的幾件事:

精神和身體健康同等重要

作為團體的一分子,我們必須把身體和精神健康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以我的而言,我知道如何保持家人的身體健康。但是,作為一個有幸從未遭遇精神健康問題的人,我從沒想過自己的家庭會遇上這樣的問題。 

現在我知道,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數據,四分之一的人一生中會遇到某些精神困擾。此外,根據《香港精神健康調查》, 平均每六名青少年就有一人患有可診斷的精神健康障礙。

如果我們對精神和身體的健康同樣關注,我們就會把自己或對方的感受和情緒當作日常溝通的話題。就像當身邊的親人生病之後,我們會關心他們的狀況,或是當他們看起來疲累不堪時,我們會嘗試安撫他們的情緒。

我認為如同我們應該學習哈姆立克急救法或心肺復甦等救生技巧,父母、師長及青少年也都應該熟悉防止自殺的重要步驟。

如果我們對精神和身體的健康同樣關注,我們就會把自己或對方的感受和情緒當作日常溝通的話題。

Ann Pearce

以不帶批判的方式談論自殺

自殺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一個人不會因為一個簡單的理由而結束生命,當中往往存在許多因素。在很多情況下,當事人可能並不是真的想死,但他們迫切希望解決困擾、痛苦或其他問題。

不幸的是,很多人都有過自殺的念頭,這是一個全球性問題。根據英國的精神健康活動Time to Change,大約20%的人曾經想過傷害自己或結束生命。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尤其容易受到這種負面思想影響。這種想法可能是一閃而過的念頭,也可能成為一個堅定的意念。  

當你看到有人情緒異常低落、似乎有意傷害自己時,只要一句慰問就可能挽救一條生命。善解人意的問候,已經足以顯示你對那個人的關心。
你只要給他們時間做出回應,細心聆聽,不要打斷對方。向他們保證有人可以幫助他們,但你千萬不要嘗試解決他們的問題。如果問題超出你的能力範圍,或是你非常關心對方,請務必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

學校提供精神健康課程

精神健康教育讓青少年有機會獲得相關知識、理解、溝通方式及信心,使他們能夠辨識自己的情緒,進而為他們自己和其他人建立積極的應對策略。

學生還需要得以用以匿名的方式,接受專業輔導、電話熱線及聊天服務等幫助,這樣他們才能暢所欲言,毋須擔心受到批評。

要使教師有效地針對這些問題教導學生,或是和學生交流,就必須為教師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培訓。 除了加入精神健康及身心健康的課程,學校還必須制定防止自殺計劃,明確指引介入的時機和方法。

最後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學校可以與家長共享重要的工具、資源和資訊,促進社區對精神健康的溝通和理解。

促請政府採取行動

香港政府已就青少年及學生自殺的問題撰寫多份報告,並撥款資助精神健康項目。 然而,我們尚未見到任何確實的跟進行動,更遑論完整而全面的計劃。到目前為止,我只看到政府提供資金給每所小學聘請至少一位社工。

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主席葉兆輝教授在該會於2016年發表的最終報告中說道:「我們深信並強調,各種看似微不足道的單一措施,當一併推行便足以產生強大的抗逆力和積極能量。我們有信心只要能一起肩負重任,牽頭推行各項措施,並持之以恆,定必可以更有力預防自殺悲劇發生在我們珍愛的青少年身上。」

我促請政府承諾制定「防止青少年自殺計劃」,透過提供支援和服務,實現香港青少年零自殺的首要目標。我們理應重視每一位青少年,他們現在比以往更需要我們的支持,特別是生活在社會持續動盪、疫情爆發、功課壓力繁重及網絡欺凌氾濫的時代。

支持本地慈善團體及精神健康計劃

解決香港青少年自殺的問題必須雙管齊下,包括由下而上,以及由上而下的措施。提高公眾意識的活動、免費而完善的資源、教育計劃和支援基層的網絡等,都有助洗脫精神健康的污名。 

成立The Weez Project之後,我開始與啟勵扶青會Mind HK這兩家以精神健康為主的慈善機構合作,共同肩負支援飽受精神困擾的青少年的使命。

我們參與啟勵扶青會長期在學校進行的Talk2Me(T2M)計劃,與該會合作展開一系列活動,包括慈善足球比賽,希望藉此提高人們對精神健康的認識,同時也為計劃籌款。Jamie一向熱愛足球運動,所以我相信他也會喜歡這項活動。此外,我也在Mind HK擔任顧問,目前也是他們董事會的一員。

Mind HK和啟勵扶青會共同策劃了一項名為「Coolminds」的青少年精神健康推廣活動,為青少年和他們身邊的成年人提供心理健康教育、培訓和資源。我很慶幸The Weez Project可以加入這項別具意義的活動。

香港絕對有可能實現青少年零自殺的願景,但我們需要提高意識,並且公開探討精神健康,才能達成此目標。我們已經見到其他國家在這方面的成果,例如在英國推出的Heads TogetherTime to Change等活動,均有效改變社會針對精神健康的對話與溝通。

作為社會的一分子,每個人都可以發揮一己之力,改善青少年的精神健康,挽救他們的生命。

請瀏覽The Weez Project網站,以了解香港在防止自殺及心理健康方面的支援服務,包括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的熱線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