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從街頭走上政壇,印裔社工Jeffrey Andrews 決意改變少數族裔命運

今年7月,Jeffrey Andrews成為香港首位參與立法會選舉的印度裔港人。他的目標?為每天遭受歧視和孤立的少數族裔帶來真正的改變。

「為甚麼把我生得這麼黑?」Jeffrey Andrews記得,他小時候經常問媽媽這個問題。

曾經,這位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印裔香港人認為,他一身的黑皮膚是一種負累:在街上,他經常被警察查證,在球場上,華裔青年不願意跟他踢波,有人甚至對他吐口水,叫他做「黑鬼」。

不過,正是這些難堪的經歷,令他走上少數族裔權益倡議的道路。過去10年裡,他曾到訪不同學校、企業及機構分享個人經歷,也舉辦過多場文化交流活動,以傳遞多元共融的信息。今年,35歲的他宣佈參選立法會,也就是為了讓少數族裔的聲音被聽見。

「誤解往往源於欠缺溝通,所以我希望成為一座橋樑,把香港的華人社群與少數族裔連繫起來,做到真正的『we connect』。」

迷失方向,誤入歧途

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香港的少數族裔人士超過584,000人,佔總人口約8%,主要是印尼人、菲律賓人及南亞裔人。不過在Jeff年輕時,少數族裔的比例不到5%。

他認為,打從幼年時,少數族裔就被孤立起來,在此其中,香港的教育制度責無旁貸。

「在我就讀的學校裡,少數族裔學生與華裔學生在不同的樓層上課,而學校只會為少數族裔學生提供基本的中文課,所以我們很難學好中文,更遑論與華人交朋友。」

Jeff的遭遇對香港的少數族裔學生來說並不陌生。民建聯在2018年進行的少數族裔學習中文情況問卷調查,訪問了約350名少數族裔學生,當中逾六成表示學習中文十分困難,超過一半學生認為這是由於沒有懂中文的朋友可以交流。

而Jeff現在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多半是因為他對足球的熱愛。「如果你不會說廣東話,人家就不會跟你踼波。所以我很主動地看本地電視劇、電影,跟華人交談,因為我希望可以在球場上與人溝通。不過以我所知,很多少數族裔青年都因為害羞或欠缺學習機會而學不好中文。」 

[延伸閱讀: 全球危機 ]

由於中文能力欠佳,許多少數族裔學生難以入讀本地大學或找到理想的工作。以Jeff為例,他16歲輟學,然後就加入了黑社會。「香港很多少數族裔青年都走上這條路,因為黑社會不會要求他們讀寫中文。」他說。

自後,Jeff的生活離不開販毒、偷竊、打架及派對。他心裡很清楚自己正在墮落,但直到兩年後,他終於跌至谷底。

2005年,他和一個黑社會「兄弟」在灣仔搶了一個男人的手提電話。事後兩人分開逃走,Jeff跳上了一輛紅色小巴,以為自己能順利逃脫,但不久後,六名警員上車將他逮捕。

他回憶道:「我在警署的白板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旁邊寫著『少數族裔』和『搶劫』。我心想:『我成為了少數族裔的一個負面數字。這對我猶如當頭棒喝。我知道自己不能繼續這樣生活下去。」

Jeffrey Andrews visiting local shops during his campaign tour. Credit: Jeffrey Andrews
Jeffrey Andrews(左)在競選期間探訪本地商鋪。圖片來源: Jeffrey Andrews

從最低處出發

Jeff很幸運。法官沒有判他入獄,只要他守行為一年。那一年,Jeff努力讓自己回到正軌。他後來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修讀了酒店文憑課程,然後加入了一家酒店的房務部,過了不久,他決定投身志願服務,協助少數族裔及其他邊緣社群。

2009年,Jeff帶領一群尋求庇護人士參加在米蘭舉行的無家者世界盃足球賽。他還與致力協助少數族裔的社工王惠芳合作,走訪各政府部門,要求他們協助少數族裔接受高等教育。

他說:「高等教育是結束少數族裔犯罪及失業這一惡性循環的關鍵,但我們接觸的每一個政府官員都說,少數族裔必須能夠讀寫中文才能上大學。可是你們根本沒教過他們,他們又怎會懂這個語言呢?」

Jeff決心做出更多改變。他從2009年起在香港基督教勵行會工作,這個非政府組織專門為社會的弱勢社群和邊緣人士提供服務。「我想幫助那些跟我有相同經歷的人。」

Jeff說他每年幫助二至三名少數族裔邊青,其中包括一名19歲的巴基斯坦裔青年。「他在2018年因涉嫌藏毒被捕。他從警署出來後立刻向我求助。」

基本上,我不認為香港華人有種族歧視,他們只是因為欠缺了解,才對少數族裔存有偏見。

Jeff隨即協助這名年輕人收集品格證明書,還安排他接受輔導和戒毒治療。「他們還很年輕,如果因為犯事留下案底,將來的路會很難行。」Jeff說這名年輕人後來被判守行為一年,他也沒有在這一年內再犯事。

為了促進香港的種族融合,Jeff前往本地學校及伊利沙伯醫院等不同機構演講。他還在重慶大廈舉辦導賞團,希望改變香港人對這個少數族裔聚居地的印象。

他說:「我跟很多本地華人交談過,他們多半不知道香港有許多少數族裔是在本地出生的,也不知道教育制度如何令他們難以學會中文。」

「基本上,我不認為香港華人有種族歧視,他們只是因為欠缺了解,才對少數族裔存有偏見。所以我要帶他們走進重慶大廈,讓他們直接與少數族裔交談,了解少數族裔面對的挑戰與困難,他們的看法就會立即改變。」

His Football Team
Jeffrey Andrews(後中)與本地足球隊合照。圖片來源: Jeffrey Andrews

為少數族裔發聲 

經歷過人生低谷,Jeff現在已脫胎換骨。2014年他成為香港第一個印度裔註冊社工,2019年10月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從此被視為香港少數族裔的代表人物。

不過,經過多年遊說政府及倡議改革不果,Jeff意識到單靠對話及共融活動,根本無法改善香港少數族裔的處境,他們需要政策上的改變,包括教育改革與歧視保障。

他認為政府應該建立一個委員會,專門處理少數族裔相關事務,如勞工及歧視等方面的問題,「如此一來,少數族裔可以直接向一個部門求助,不必經過繁複的官僚程序。」

[延伸閱讀: 烏托邦——尋求庇護者在香港的一天]

2020年6月,他成為香港首位參選立法會選擇的印裔港人。「多年來,香港的立法會欠缺了少數族裔的聲音。我有責任代表少數族裔表達意見。」

為了參加7月舉行的民主派九龍西立法會初選,Jeff特別取了一個中文名字——安德里。他說在整個選舉過程中,他最享受在街頭與街坊交流,聆聽他們關心的問題:「我希望讓香港人看到,少數族裔也是社會的一部分,我們也非常關心這座城市。」

不過,由於近來的社會動盪,加上7月公布實施的《國家安全法》,他知道少數族裔權益不會是民眾最關心的議題。

Jeff最終得票為九龍西最少,但他表示會再接再厲,在四年後捲土重來。

「很多人鼓勵我繼續代表少數族裔,﹐為他們發聲。這就是香港的獅子山精神,無論你是哪個種族,有甚麽政治觀點,每個人都有發言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