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物極必反:香港常見的防疫措施卻帶來環保危機

為防止疫情而採用的即棄式保護裝備造成全城污染。專家分享減少廢棄口罩的技巧,以及值得參考的替代方案。

當新冠肺炎疫情於1月中旬首次爆發時,香港人迅速採取了行動。經歷過2003年沙士一役,許多人已經知道防疫之道: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以及勤洗手。

此外,還有學校停課,在家工作及限制外遊等措施,這些快速的應變令本地的感染率相對較低,直至8月下旬僅錄得約4,600宗本地病例。

然而,疫情蔓延期間過於依賴即棄式口罩,卻可能引發另一場危機。香港到處可見被丟棄的淺藍色外科口罩,它們堆積在街道溝渠,散落在郊野登山徑,從垃圾桶傾溢而出,被海浪沖到沙灘上。

即棄式口罩大多以聚丙烯製造,這種化石燃料衍生的塑膠需要數百年才能分解,而且還會脆化成微型塑膠流入水道,對海洋生物造成傷害。

非政府環保組織無塑海洋(Plastic Free Seas)總監Dana Winograd表示,雖然口罩污染顯然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但目前尚未能量化廢棄口罩對環境所造成的後果。

「口罩只會為我們幾近飽和的堆填區帶來更多垃圾。」Winograd補充說,口罩也對我們的水域造成污染:「當它們飄浮在海洋中或沉積到海底時,可能會被海洋動物誤以為是食物而吞食;若被沖到沙灘上,則可能被陸地動物及鳥類吃下。」

Dana Winograd, the director of Plastic Free Seas. Credit: Plastic Free Seas
無塑海洋(Plastic Free Seas)總監Dana Winograd。圖片來源: Plastic Free Seas

無法達標 

2013年,香港政府訂立了減廢目標:希望在2022年或之前,將都市固體廢物人均棄置量減至每日0.8公斤。現在只剩不到兩年時間,但我們與目標仍相差甚遠。

現在的情況甚至比以往更糟。2018年,香港每人每日平均棄置都市固體廢物量為1.53公斤,比2013年增加了約20%。

自1月爆發疫情以來,政府尚未發布任何有關都市固體廢物人均棄置率的數據,但Winograd表示,出現於陸地和海洋環境的大量口罩是「一連串後果的先兆。」

Winograd說:「口罩成為地球上的垃圾,永遠無法完全生物降解。它們將永遠是我們生活環境中的垃圾。」

這些被隨地拋棄的口罩及塑膠內膜對香港的海洋及陸地野生動物尤其危險,例如本地的中華白海豚、晝伏夜出的穿山甲或綠海龜等已被列入瀕危物種的動物。

[延伸閱讀: 圍捕、圈養、訓練 ── 親親海豚背後的真相]

Winograd指出:「動物吞食任何廢物,都有可能造成腸胃堵塞及傷害。動物也可能因為感到飽足,最後導致餓死。證據顯示,生態環境內的氣球及其他帶有細繩的物品,可能危害海洋動物及鳥類的生命。口罩的掛耳繩也會造成類似的影響。」

Winograd表示,除了口罩,棄置的塑膠手套、消毒搓手液的瓶子、濕紙巾、包裝及塑膠面罩的數量均有所增加。尤有甚者,下午6時後禁止在餐廳食肆堂食的禁令實施之後,外賣餐盒的用量亦激增。

5月初,香港政府向每位登記的合資格市民派發可重用的「銅芯抗疫口罩+」,嘗試提供解決方案。

然而,計劃並未奏效。疫情爆發近10個月,即棄式口罩仍是人們的首選。根據Winograd所說,「方便」很可能是最主要的原因。

她說:「每天從盒子取出一片新的即棄式口罩,要比擔心清洗及晾乾可重用口罩容易得多。即使可重用口罩更符合成本效益,但並非每個人都有洗衣機,而且未必有三、四個可重用口罩可供一個星期替換使用。」

但這只是問題的一部分,Winograd說:「有些人可能誤以為可重用口罩不夠安全,尤其是寧願使用防護等級更高如N95口罩(目前市面上其中一種最安全的口罩)的人。」

Rachel Briggs of Re-mask. Credit: Re-mask.
環保口罩公司Re-mask的創辦人Rachel Briggs。圖片來源: Re-mask.

環保新方案

不過,有一家香港初創公司希望改變香港人的習慣。

2月時,Rachel Briggs留意到即棄式口罩的使用量大增,於是成立Re-mask以生產「可持續而環保」的替代品。

任職金融界的Briggs於3月到越南出差時,在當地見到類似產品,受到啟發而開發了這些口罩。

她說:「我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我在香港每天至少用掉兩個即棄式口罩,所以我買了幾個可重用口罩回來測試。」

回到香港後,她開始研究醫療級口罩的製作標準及基本規格,然後開始研發棉質口罩。 

「只要有三層濾芯就能夠有效過濾病毒。」Briggs說她開始著手設計口罩,然後在越南找了一家裁縫店,為她縫製自己的心血結晶。

她說:「我首先生產了50個口罩,試試市場反應。」至今她已售出了500多個口罩,隨著品牌發展,她陸續增加了更多新圖案及顏色。「很高興看到市場對可持續且符合成本效益的解決方案有需求。」

Credit: Unsplash
圖片來源: Unsplash

Winograd對此表示認同,並建議了一些環保方法。

例如,她提議可以用肥皂取代需要用塑膠容器盛載的洗手液;只要勤洗手,就不必戴上塑膠手套。如果需要使用消毒搓手液,她建議購買大瓶裝,然後倒入可重用的小瓶子放入手袋。

[延伸閱讀: 下一站「減廢」:澳門減廢站創辦人呼籲解決垃圾問題]

Winograd說:「如果你必須使用即棄式口罩,我們建議只在特定情況下才使用,而且請購買非單獨包裝的產品。暫時不戴口罩時,使用可重用的口罩套或任何類型的可重用包裝以安全存放口罩。」

香港有數家商店出售可重用口罩,包括中環的G.O.D,跑馬地的Ekologic及西營盤的Live Zero。此外,你也可以跟著YouTube上的教學影片,如Lauren Riihimaki的LaurDIY,動手製作自己的專屬口罩。

Winograd說:「請認真考慮你是否需要購買另一個塑膠製品。已經發生的口罩污染已不可能逆轉,但你可以在任何可行的情況下改用可重用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