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聚焦: 綠化香港

長春社致力在香港推動生物多樣性、可持續耕作方式及環境意識。

香港是世上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之一,住宅群櫛比鱗次。不過,許多人可能不知道,香港的陸地面積約1,100平方公里,其中四分之三是綠色空間,包括24個郊野公園及22個特別地區。

香港位處亞熱帶地區,冬季氣候溫和,夏季炎熱潮濕,全年雨水充沛、陽光普照,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從稀有的中華白海豚到環尾狐猴,以至中華穿山甲和草鷺等,在這裡棲息的物種約有5,600種。

此外,香港擁有至少3,300種本地及外來的植物品種,包括香港區花洋紫荊花、粉紅色的香港山茶花和野生金桔。然而,隨著城市發展不斷向鄉郊伸延,人們開始擔心香港將會失去原有的生態資產。

成立於1968年的長春社致力保護香港的自然資源,提高本地對生物多樣性的認識,培養城市居民成為環境保衛者。據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指,長春社是香港最早成立的本地環保團體,由一群有志保護環境的外籍人士創立,已有50多年歷史。

時至今日,長春社依然保持初心,除了積極提高環保意識,還經營兩個社區的農耕項目,推廣自然及文物古蹟保育,以及打擊生態破壞行為,並且倡導減廢及回收等,致力帶領香港走上可持續的綠色發展之路。

Kar00832
吳希文Roy。圖片來源: Karma Lo

保衛山森

長春社於每年4月至11月期間舉辦活動,邀請會員參與旗下的「禾·花·雀·塱原生態農社」項目,在新界體驗農耕生活。會員可在農夫的指導下,參與插秧、施肥、收成、曬穀、碾米等農務工作,從中培養惜食觀念。

數十年來,這些深刻的戶外體驗不僅讓許多都市人重拾與大自然的連繫,更成為長春社連結生態、農夫與城市的重要途徑。長春社期望透過這些方法,幫助農夫在面對急速變化的社會經濟狀態時,能夠以可持續的社會、環境及經濟方式善用土地和自然資源。換句話說,即結合減少污染的永續栽培、生物動力或水耕技術等方法,達到保持土壤健康、管理用水及促進生物多樣性等目的。

延伸閱讀: 80後情侶投身海洋保育,拯救瀕危中華白海豚:「牠們的困境必須有人知道」

不過,為了開發新的住宅項目及商業用地,本地的農地正迅速減少。吳希文感嘆地說:「香港的農地從1997年的6,080公頃,到2018年已減少至4,330公頃(相當於20年內減少了約30%)。」因此,時間是這項工作的關鍵。

為了取得更佳成效,長青社向日本的里山倡議汲取靈感。這項計劃獲得250多個成員組織支持,旨在推動可持續農業、林業及漁業,使生物多樣性與人類活動平衡發展。吳希文補充說:「我們要繼續前進,不必退回石器時代。」

他又表示,里山倡議提供許多成功的案例研究,值得香港人借鑒。這些範例包括重新引入瀕危物種、推廣梯田以防止土壤侵蝕和水土流失,以及恢復濕地生態等。

「政府有必要推出保護農村地區及承認農村可持續性的政策。很多時候,當地人不知道如何利用可持續方式維持農村生計(如耕種,或經營服務社區的小生意),這往往導致他們放棄耕作,為了利益將土地賣給地產開發商。」

除了與農夫合作,長春社亦致力為下一代保護自然及文化遺產。例如,在著名的觀鳥地點塱原及歷史悠久的客家圍村荔枝窩等重要保育地區,長春社通過推行各種教育舉措及垃圾清理活動,以及為當地居民提供與生態旅遊相關的工作,令他們成為這些寶貴資源的管理者。

回到市區 

儘管長春社的工作大部分集中於農村項目,但團體亦著力改善香港密集而擠擁的城市面貌。長春社鼓勵政府及地產商在人口稠密的市區植樹,並建立更多公園,「缺少綠化空間的城市就像一座石屎森林。」吳希文說。

他說:「我們相信樹木可提高生活品質,因為它們可減輕空氣污染並改善空氣質素,而大樹的樹冠可在夏天提供遮蔭,為城市降溫。」

樹木一直是本地文化特色的重要一環,而「香港」這個名稱亦與樹木有關。有說法指,香港因種植和出產沉香木而得名,至於音譯的英文名稱則最早出現於1780年的《中國南海海圖》。然而,近數十年來,沉香木因非法砍伐幾乎消失殆盡,以致全球環境監管機構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該樹種列入《瀕危物種紅色名錄》。

延伸閱讀: 時日無多:五種極度瀕危的亞洲動物

至於香港市區的樹木,吳希文表示, 目前尚未有確切的數字顯示其減少速度,不過,隨著90年代起社會對居住及活動空間的需求日益提高,越來越多的綠化空間已被石屎建築取而代之,「市區的樹木遭到大量砍伐,用來興建商業建築、住宅公寓、道路及高速公路。」

吳希文還說道,香港最常見的樹木包括木棉樹、黃花風鈴木、榕樹、串錢柳、桉樹及芒果樹等,雖然這些樹尚未面臨絕種的威脅,不過在市區已愈來愈少見。

Kar00265
李慧儀。圖片來源: Karma Lo

全體總動員

無論是鄉郊農耕體驗,抑或是市區學校工作坊,長春社努力透過各種方式培養市民對大自然的熱愛。吳希文指,團體一直為不同年齡層的人士設計合適的教學活動,包括為家有嬰幼兒的父母提供親子活動,讓孩子在幼年時就能體驗戶外生活。

此外,長春社還為學齡兒童舉辦綠色專題講座,以及融入戲劇元素及環保理念的環境教育活動「綠說童聚」。團體也為成年人提供多元化的志願服務計劃,包括生態保育培訓,以及負責在特定地點進行勘察及保育工作的「森林樹隊」。

跟許多香港人一樣,森林樹隊隊員李慧儀透過長春社的教育活動,培養了對大自然的熱愛。作為一位巴松管演奏家及音樂老師,38歲的李慧儀一直希望加強對樹木的認識,因為她特別喜歡木製樂器層次豐富、寛廣而有深度的音色。

我們相信樹木可提高生活品質。

吳希文

她說:「巴松管是管弦樂隊中最長的木管樂器,令演奏巴松管的人頗為自得。然而,森林中的每棵樹都比巴松管長得更高。所以我希望學到更多樹木知識。樹木如此宏偉、神秘而又迷人。」

為了加入森林樹隊,李慧儀接受為期一年的訓練,與其他隊員一起學習及參與本地植林義務工作,「我們會在山上檢查樹木的健康狀況,以及種植樹苗。我大約每星期回去一次,測量樹木的高度、檢查樹木的狀況及落葉等。」

李慧儀還學習到如何識辨樹木的品種,以及哪一個樹種需要特別保護,例如沉香木。「一次颱風過後,我和三名隊員去大欖郊野公園檢查樹苗。有一棵樹苗幾乎被一棵倒下的樹壓垮,幸好它已長出了兩根樹莖,所以我們還可以保留第二根樹莖。我們合力把樹莖移植到另一處,它到今天依然茁壯成長。」她說:「我會繼續學習樹木保育及造訪森林,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運用所學的一切種植更多樹木。」

詳情請看: cahk.org.hk


香港的珍貴古樹

長春社致力在香港推動生物多樣性、可持續耕作方式及環境意識。

石牆樹
香港目前有1,200多棵樹根纏繞護土墻生長、樣貌獨特的石牆樹,其中幾棵最古老的樹依然屹立於灣仔船街。這些古樹的確實樹齡已不可考,但相信已超過一個世紀。

科士街石牆樹
堅尼地城的科士街亦有幾棵石牆樹,其細長的樹根緊緊纏繞,不但有助防止山泥傾瀉,更能夠穩固其賴以生長的舊石牆。專家估計,這些樹的樹齡大約是120年。

盛開的白色玉蘭花
香港動植物公園植有樹齡超過100歲的白色玉蘭古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