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流芳之語: 獨具慧眼

擁有一顆特立獨行之心的常惠珍在男性主導的攝影世界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1969年7月20日,阿波羅11號成為第一艘載人登上月球的飛船。這件事改變了世界,也啟發了當時55歲的常惠珍拍攝出一系列抽象照片。這位自學成才的藝術家通過擺拍展現兩個人物在不平整的表面爬行(見P.183圖),藉此重構登月的一刻。

這些作品讓人得以一窺常惠珍充滿好奇的內心,以及強烈的實驗精神。雖然起步較遲,但40多歲的常惠珍天賦異稟,能夠創造出富有力量和詩意的畫面,因而備受評論家和攝影愛好者青睞,而她的許多作品也曾在世界各地參賽和展出。

「在我心目中,我的外祖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先鋒。」常惠珍的外孫女龐惠英說。龐惠英居於美國,她在2015年從家族檔案中選出常惠珍的作品籌辦展覽。「她按照自己的意願生活,在某程度上,她對於那個時代是非常反傳統的。」

擴大使命

1914年,常惠珍生於蘇州一個醫生世家,家境富裕。她的早年生活沒有留下多少記錄,不過,雖然龐惠英在外祖母1979年逝世後才出生,她自小就聽聞母親、阿姨和舅舅講述外祖母的事跡。

Last Word Nancy Sheung 03 The Shadows Credit Estate Of Nancy Sheung
影子
這張照片沖曬於70年代,當時常惠珍在暗房運用選擇性曝光技術,來加強照片的亮度及對比效果。

在常惠珍成長的年代,女孩子的教育往往得不到重視。為了支持自己上學,常惠珍14歲就去了鴉片館工作,給人捲煙和準備煙槍。龐惠英形容常惠珍是個假小子,經常騎著家裡的一匹馬上學,後來還學會了怎樣開槍,並帶著槍上學以保護自己。據她親戚所講,她在靶場比警察打得還要好。

「這聽起來很瘋狂,但她就是會將這些往事告訴自己的孩子,這也是她塑造自己個性的一種方式。」龐惠英說。常惠珍的獨立靈魂讓她不能在一個地方久待。中學畢業之後,她搬到廣州。1930年代中期,她和煤炭商人龐冠華結婚,兩人在1940年代移居香港。

常惠珍在香港誕下六個孩子,但她並沒有把所有時間投放在子女身上。她請了一個保姆照顧孩子,自己則去追求其他興趣,例如工作、旅行和社交。

常惠珍的人生充滿傳奇色彩,據說她是香港第一個開紅色開篷跑車的女人,那是一輛Fiat開篷車。她同時也是一個麻將發燒友,可以「從早打到晚」,然後再參加高檔晚宴。她更曾在60年代舉行了一場盛大的派對,慶祝美國穀物品牌家樂氏進軍香港。

喜歡接受挑戰的常惠珍在50年代初建立了一間建築公司。雖然她從未接受過正規的建築學教育,但她入行時剛好趕上香港建築業的黃金時期,因此成為富商。「她賺的錢比我外祖父還要多,這在當時是很少見的。」龐惠英說。

【延伸閱讀: 激光焦點:訪談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Donna Strickland博士

不過,到了50年代晚期,香港的經濟陷入衰退,常惠珍的生意也淡靜下來。有了更多空閒時間後,她在1958年參加了一次午餐會,並在那裡參觀了一場以歐洲攝影師為主的黑白照片展覽。從此,常惠珍的人生變得不一樣。

龐惠英說,她外袓母完全被這種藝術形式吸引住,「無論做甚麼,她都要做到最好,所以即便她是個外行人,她也抱著不是為了賺錢的心態,並以高度專業的態度來學習攝影。」

常惠珍購買了第一部相機(一部祿萊福萊雙鏡反光機)後,就向香港攝影名家潘日波拜師學藝。她更在位於銅鑼灣的家中建立了一間拍攝工作室,並將一個廁所改裝成暗房,以試驗各種曬相技術,包括光掩膜和化學沖曬。

常惠珍的照片著重光影表現,常常以紀錄風格捕捉香港日常生活的面貌。她的許多作品也強調建築空間,這無疑與她在這個領域的經驗有關。此外,她也拍攝了很多女性肖像。

惠英認為,這些肖像展示了女性的力量,「她們掌控了自己的空間,並將自己的美態表露無遺。因為外袓母本身就是一位女性,所以能夠與女性拍攝對象建立默契,而男性攝影師未必能做到這一點。」

無論做甚麼,她都要做到最好。

龐惠英
Last Word Nancy Sheung 02 Moon Landing Credit Estate Of Nancy Sheung
1960年代
登月

直到最後

常惠珍在1965年左右結束了自己的建築公司,全情投入於攝影之中。作為當時少數的女性攝影師之一,她通過人際網絡和參加比賽,在香港和海外不斷推廣自己的作品。

「有很多跡象都顯示她將自己推到台前,我認為這是她為自己打響名堂的方式。」龐惠英說。在研究常惠珍的作品期間,龐惠英發現自己的外祖母可能曾在同行間遭受過性別歧視,例如有部分人認為她的作品無甚意義。儘管如此,常惠珍耀眼的才華還是贏得許多行家的讚賞。

「六七十年代的攝影師以男性為主,女性只佔當中的少數,而且也沒有很高調。相較之下,常惠珍可算是相當活躍,而且她全情投入,作品也很出色,這對我來講很有意思。」曾負責策劃2015年常惠珍作品展的香港藝術學院高級講師黎健強說。

1966年,常惠珍成為香港攝影協會的成員,並贏得了該協會的獎項,隨後在70年代成為協會副主席。她也曾獲邀參加其他知名組織,比如美國攝影協會和英國皇家攝影協會。

【延伸閱讀: 變革世界: 免費日托、非二元性別攝影肖像和藝術的追求

用她外孫女的話說,常惠珍做攝影「真的做到最後一刻」。1979年,常惠珍在自己的暗房裡中風後逝世,她長達20年的攝影生涯也由此終結。雖然她的許多作品在她死後都被遺忘,但龐惠英和其他策展人卻從中看到「一個對女性尤其勵志的故事」,並致力讓這些作品重見天日。

「她不僅是在記錄事物,也在下意識地建設自己的形象,並以香港、香港的建築、香港的女性,以及她生活的環境為題材,製作這些極具美感的影像。」龐惠英認為,常惠珍的照片不僅反映了她的「精彩人生」,更印證了「她一直努力成為先鋒,做一個打破規則的女性。」

常惠珍作品選集將於2021年中在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展出(視疫情情況而定)。

詳情請看: umag.hk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