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KuToo運動:日本職場女性拒穿高跟鞋的理由

在日本發起#KuToo運動的石川優實正努力抵抗穿高跟鞋上班的規定,以及反對人士對她的人身攻擊。

今年3月,日本航空史無前例地宣佈放寬對女空服員著裝的嚴格規定。自2020年4月起,該公司不再硬性規定女性員工必須穿高跟鞋或裙子上班。這項決定被譽為日本反高跟鞋運動#KuToo的又一重大勝利。

在過去一年中,數以萬計的日本女性積極響應#KuToo運動,這個hashtag包含了日文的痛苦(kutsuu)和鞋子(kutsu)兩個字的諧音,抗議要求女性穿高跟鞋上班的著裝規定。

#KuToo運動始於2019年1月,由現年33歲、曾任模特兒的石川優實發起。當時石川在殯儀館兼職,一天下班後,她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發文,說自己穿著高跟鞋工作了一整天後,感到全身疲憊,且雙腳痠痛。石川在推特上寫道:「我希望有朝一日,女性必須穿高跟鞋上班的陋習會終止。」這篇推文獲得超過64,000點讚,轉推次數超過28,000。

在日本,在許多辦公室及服務性行業裡,都有明文規定或職場文化,要求員工遵守著裝規定,例如女性員工必須化妝,以及穿裙子和高跟鞋,而男性員工則通常要穿西裝和正裝鞋。根據《商業內幕》日文版在2019年所做的調查,超過六成女性曾被要求穿高跟鞋上班或參加面試。當地媒體報導,在東京等地區,多達七成女性每星期至少穿一次高跟鞋。

像石川這類倡議者認為,從事需要長時間站立的服務業員工,每天穿高跟鞋會引起腿部腫脹、疼痛、發炎,甚至會導致慢性損傷,對健康造成長遠影響。運動支持者在推特上分享自己腳部受損及瘀青的照片以示證明,這些為數數十、甚至數百張照片令人不忍卒睹。 

石川和支持者認為,嚴格的著裝規定只是問題的一部分。除了對形象的限制,社會還期望女性履行「女性化」的責任,如負責斟茶。石川相信,廢除著裝要求是爭取性別平等的第一步,為實現更長遠目標鋪路。

石川於2019年初在Change.org上發起連署,要求政府針對職場的著裝規定提出解決方案,至今已得到約32,000人簽署。到目前為止,日本政府表示了解此著裝規定不平等,並發出指引,將規定穿高跟鞋視為應該避免的一種「權力濫用」。

此外,已成為#KuToo運動代言人的石川亦與政府就職場的穿著規定進行對話,她亦與地方企業合作,攜手改善日本傳統「面試女鞋」的樣式和質感。過去,這類鞋款通常是黑色、淺口無帶、鞋跟高度為3至6厘米。

石川說:「我們聯絡了相關的公司與商號,包括製鞋廠、服裝公司、百貨公司和西服製造商等,與他們討論哪一類鞋款適合推介給女性在職場上穿著。」她表示自己可以從合作廠商的銷售額賺取利潤,但也會確保女性能夠選擇符合人體工學的平底鞋、適合在商務場合的運動鞋,以及其他不會引起疼痛或長期健康問題的鞋履。

自2019年中,石川與日本時尚電商平台Locondo合作,推出一系列符合人體工學的女裝平底鞋。石川說,儘管銷量不錯,但這些鞋款很難在大型公司出售。數十年來,日本的面試及辦公室服裝市場由少數公司控制,他們生產的保守服裝已成為業界標準。

她說:「我知道改變約定俗成的『傳統』肯定會有一些風險。但日本航空已設法改善他們的制度,希望此舉能帶動其他航空公司、酒店和活動籌辦公司作出改變,因為這些公司通常會要求女性員工穿高跟鞋。」

Yumi Ishikawa speaks on the KuToo movement at a press event. Credit: Nanami Miyamoto
石川優實在KuToo movement公開活動中發表演說。 照片來源:Nanami Miyamoto

我希望這個運動可以讓日本公司重新考量,將女性員工的健康和安全放在首位。

石川優實

成為#KuToo運動的代言人,亦為石川帶來其他顧慮,如網絡欺凌和人身攻擊,使這項運動的重點從著裝規定延伸至女性的安全、自主權及言論自由。在某些場合中,批評這項活動的男性嘗試以石川曾經做過寫真女星為理由,對她加以羞辱。但石川反駁說,女性對自己的身體擁有自主權,可以自由表達自己。

石川指出,由於運動的知名度提高,她接收到越來越多仇恨言論和敵意訊息,「騷擾並沒有隨著時間過去而減退,反而變本加厲。」

不過,她亦從運動中得到很多支持,讓她繼續往前進。

她以禁止戴眼鏡和強制化妝為例說明:「愈來愈多人開始留意到職場文化只要求女性看起來漂亮或女性化,這種現象極不合理。我希望這個運動可以讓日本公司重新考量,將女性員工的健康和安全放在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