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我不是LGBT

香港的性及性別小眾正在探索更準確、更包容的LGBT+用語。

2020年1月,負責制定Emoji標準的統一碼聯盟(Unicode Consortium)發表了117種新的Emoji表情符號,除了新的甲蟲、小海豹、多肉植物及瑞士芝士火鍋,還有一系列令人驚喜的性別包容Emoji。

哺乳和戴面紗的Emoji過去只為女性而設,這次則新增了男性、中性及雌雄同體的款式,另外還有粉紅、藍、白三色的跨性別旗幟,令全球社交媒體用戶躍躍欲試。

統一碼聯盟並非唯一積極推動社會共融的組織。社交網絡平台Facebook亦曾提供多達71種性別身分供用戶選擇(根據地區而定),現在則讓用戶在空格裡自行輸入想表達的性別身分。

這些改變均體現了全球對性及性別小眾群體的接受度越來越高,與此同時,用於區分次群體及個人的用語亦不斷增加。

對於哪個統稱最能代表所有性及性別小眾,各界似乎未有共識。

Feature Lgbt Is Not Me 02 Credit Lucy Engelman

LGBT+語言本土化

「LGB」一詞最早於80年代在美國出現,而「LGBT」則自90年代起漸見普及;不過,儘管這一詞在其後不斷擴張以涵蓋更多族群,但對於哪個統稱最具代表性,以及最能支持所有性及性別小眾,各界似乎未有共識。

目前,我們有10多個用語可以考慮,包括《紐約時報》使用的LGBT(意指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者);英國左傾政黨愛用的LGBTQQ(意指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者、酷兒、疑性戀者);許多非政府組織及《Pink News》、《衛報》等報刊使用的LGBTQIA(意指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者、酷兒、雙性人、無性戀者)等。Ariana則使用LGBT+,意指「LGBT及相關社群」,以涵蓋所有性傾向及性別認同。

然而,用語的選擇通常根據個別人士及其居住地區而定。舉例來說,印尼人以LGBT代表性及性別小眾,卻使用俚語「lesbi」來稱呼女同性戀者。

另一個例子是由女性「wanita」和男性「pria」兩個字合併而成的「waria」,代表印尼男跨女變性人的第三性別。Waria在數個世紀前已經存在,比1965年精神科醫生兼作家John F. Oliven提出「跨性別」(transgender)還要早得多。

在香港,LGBT+用語也在倡議者當中掀起熱烈討論,非政府組織「性別空間」創辦人溫澤仁就是其中之一。41歲的溫澤仁是一位跨性男,他強調自己是transgenderᅠman,而非transgender male,因為前者著重性別角色,後者則認同自己具有男性的生理性別。溫澤仁也認為不該把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混為一談,因此不贊成使用LGBT及LGBTQIA等最常見的統稱。

「我的看法是,性別認同是指你認為自己屬於哪一種性別(男性、女性、酷兒、跨性別者、非二元性別者等),而性傾向則是指對你有性吸引力的個人或群體的性別。」他又指,最恰當的用語選擇也是按情況而定的。

由於廣東話沒有類似的特定用語,香港往往受到美國的LGBT+文化影響,「我觀察到一些年輕的跨性別友人都會直接使用英文詞彙。」他說。

至於用於反歧視及法庭的專業術語,溫澤仁支持使用涵蓋所有人的詞彙,如SOGIESC(發音為soh-gee-esque)。這一詞包括性傾向、性別認同、性別表達(例如順性別或非二元性別)及性特徵(例如雙性人等)。

他又補充,LGBT+一詞更關乎社群及身分認同,而SOGIESC則較為「中立」,且已得到聯合國等國際組織認可,用於制定人權及反歧視政策,以包括所有相關人士。

Feature Lgbt Is Not Me 03 Credit Lucy Engelman

缺少個別標記

儘管「LGBT」經常被當作性及性別小眾的統稱,但溫澤仁等持相反意見者則認為這個用詞不能代表各種不同身分。

他認為這就有如介紹自己是香港的少數族裔,卻不說自己是印尼人,而後者不但更清晰準確,也更加個人化;同樣地,你不會稱自己為性及性別小眾,但你會直接說出自己的性或性別傾向。

在某些情況下,性及性別小眾人士應該被清晰地區分開來,例如跨性別者或具有雙性身分的人。溫澤仁建議使用「LGB QQᅠTGNC」,因為這個用語釐清了「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酷兒、疑性戀者」及「跨性別者、性別表現不一致者」等三個群體。

延伸閱讀: LGBT+字詞解說

「LGB QQ TGNC可以算是相當開放的美式用語。但我看到香港也有人使用,因為中文沒有類似的用語。」他解釋說。

他也建議使用更明確的語言,例如以「性別多元化」及「性別拓展」來描述更廣泛的LGBT+跨性別次群體。前者是指展現出不同性別身分的非二元性別或性別流動者,而後者則用於某人的性別未能「明確表達」時,例如性別存疑或非二元性別的兒童。

Feature Lgbt Is Not Me 04 Credit Chris Chien
JN Chien。圖片來源: JN Chien

來自加拿大的華裔順性別男同性戀者JN Chien認為,LGBT+這類統稱雖「以包容為宗旨」,卻同時使整個群體「同質化」。這些用語可能會模糊了多樣性,加深刻板印象,導致LGBT+人士與社會更疏離。

他說:「通常被籠統地歸入LGBT+群體的人,彼此之間亦存在某些緊張關係。」他又指,相對有色人種,以及跨性別者、雙性戀者、女同性戀者及非二元性別身分等較為弱勢的社群,順性別白人男同性戀者可能享有較多特權。

這些弱勢社群可能會因為性別、信仰、階級、外表或種族,而感到被排斥或邊緣化。據英國SheffieldᅠHallam大學的2012年調查,在受訪的600多名LGBT+人士當中,有48%的人感到自己「有點」屬於一個或多個LGBT+社群,其中許多人表示曾遇到「不友好及/或具排他性」的社群及場所。

單是對LGBT+用語的理解,不足以對更宏大的權力結構造成挑戰。

JN Chien

受訪者也提到LGBT+群體中的階級分野,並表示LGBT社群由「男性主導及/或特別追捧年輕男同志」,並帶有基於「身心殘障、年齡歧視、雙性戀恐懼、肥胖恐懼、種族歧視及跨性別恐懼」等的偏見。

儘管像LGBT+這類統稱或有助於媒體、公眾及倡議者更容易傳遞平等及賦權訊息,但Chien認為,把多元而複雜的身分一筆帶過,對推動公民自由的發展助力不大。

他又提到LGBT+人士所承受的制度性邊緣化,例如沒有結婚權,以及許多亞洲國家或地區法律不承認非二元性別身分。「是否給予LGBT+社群權利和認可,決定權在一個更宏大的權力結構,單是對LGBT+用語的理解,不足以對其造成挑戰。」


SOGIESC

聯合國建議使用SOGIESC一詞,因為這是目前最具包容性的用法。

SO 性傾向
GI 性別認同
E 性別表達
SC 性別特徵


文章五大重點

1. LGBT一詞最早於90年代在美國出現
2. 現在常見的首字母縮寫詞有數十個,包括LGBTQIA及LGBT+
3. 概略的統稱可能會令人難以區分性及性別小眾
4. 統稱可能會使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永久被混為一談
5. 一些小眾會在LGBT+族群中受到孤立及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