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迫在眉睫:羅興亞難民營恐爆大規模感染

網絡中斷、人滿為患、衛生環境惡劣,再加上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令容納超過一百萬羅興亞回教徒的孟加拉難民營雪上加霜。

4月中旬,一艘載有400名羅興亞難民的漁船,被潮水沖到孟加拉的港口城市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岸邊。這艘漁船本來以馬來西亞為目的地,可是當地政府因新冠肺炎疫情採取了嚴格的入境措施,拒絕讓難民登岸。別無選擇之下,他們只好嘗試折返孟加拉,回到原先所居住的難民營。

這批以婦孺為主的難民其後在海上漂流了兩個月,其中100人在途中喪生。倖存者在缺水缺糧的情況下苦苦支撐著,直至漂流到孟加拉水域才被救起,被送回難民營。

這宗慘劇突顯了羅興亞難民的悲慘命運,人權運動人士形容他們是「世上最受迫害的少數民族」。以佛教徒為主的緬甸一直不肯給予這個穆斯林少數族裔公民資格,政府和許多反穆斯林的佛教團體都視他們為非法移民。

Refugee camps map

自1970年代以來,無數羅興亞難民為了躲避暴力與迫害,被迫從緬甸逃離到鄰國孟加拉。該國東南部與緬甸接壤的邊境地帶目前設有34個難民營,居住了超過110萬名羅興亞難民,這些擁擠不堪的難民營成為全世界最龐大的臨時避難所。

在新冠肺炎爆發期間,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面對更多變數。直至5月11日,在難民營以外的孟加拉全國各地已有14,657宗確診感染個案。儘管羅興亞難民營尚未爆發大規模疫情,但許多人對營內缺乏抗疫資源感到憂心忡忡。

公共政策專家早已提出一些有利病毒擴散的因素,如生活空間過度擁擠、缺少乾淨食水及污水處理系統、糧食不足、防護補給品過少等。

Over 1.1 million Rohingya live in packed conditions across 34 camps in Bangladesh. Credit: Moin Uddin.
超過110萬名羅興亞難民生活在孟加拉34個擁擠不堪的難民營。(相片由Moin Uddin提供)

除了缺乏基本必需品,資訊限制與假消息氾濫亦增加了防疫難度。孟加拉政府自2019年9月起中斷了羅興亞難民營的網絡,當局至今尚未解釋原因,但監察機構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指出,該措施是為了阻止難民從事非法活動。 

現年31歲的羅興亞口譯員Shafi Mohammed與妻子和兩個兒子住在科克斯巴扎爾郊區的庫圖帕隆難民營(Kutupalong camp),他表示許多難民「終日惶恐不安」,擔心疫情會一發不可收拾。 

他說:「孟加拉其他地區已有許多人受到感染,甚至喪命。由於沒有網絡,大家無法得知正確消息,也無法聯絡留在緬甸的親人,導至謠言四起。」

現年20歲的Abdur*在難民營出生長大,他的父母於90年代末期逃離緬甸,自後一直以難民營為容身之所。他說:「我們聽過各種假消息,其中一個是政府會把我們遷去另一個有新房子住的難民營;另一個是感染新冠肺炎並無大礙,很快就可以康復。」

Rohingya refugee at a camp in Bangladesh. Credit: Moin Uddin
一名在家的羅興亞難民。(相片由Moin Uddin提供)

難民營的環境很差,沒有任何排污的衛生設施,又缺乏乾淨食水和衛生措施。

Abdur

為了防止新冠肺炎在營內傳播,孟加拉境內的羅興亞難民營從4月10日起全面封鎖,換言之,110萬難民營居民全部都不得進出聯合國難民署(UNHRA)亦從3月起,為難民營提供膠手套、口罩及肥皂等衛生用品,並興建了6,000個洗手站。此外,不同的非政府組織亦在營內派發了超過50萬塊肥皂。

然而,Abdur和其他難民營居民都認為,這些舉措根本不足以防止疫情在人口密度高且衛生環境惡劣的難民營內爆發。

「難民營的環境很差,沒有任何排污的衛生設施,又缺乏乾淨食水和衛生措施,」他說, 「我們需要洗手液、檢疫工具、口罩,但我們甚麼都沒有。」

去年Abdur偷偷離開了渥奇亞(Ukhiya)難民營,現居住在孟加拉首都達卡。他偶爾會打電話回去,跟仍然住在難民營的父母和三個兄弟保持聯絡。 

口譯員Mohammed亦有類似的擔憂,他說:「我跟妻子和兩個兒子,一家四口住在一個用塑膠搭蓋的小房間。」他說房間的大小跟「酒店房間的浴室」差不多。

Abdur補充說,由於網絡中斷,許多難民營居民仍搞不清楚甚麼是新型冠狀病毒,「我想辦法與他們分享有關的資訊。」他又指,目前許多人嘗試待在室內,僅靠少數仍在運作的非政府組織提供食物及補給過活。

狹小的難民營中的物資供應。(相片由Moin Uddin提供)

公民記者Ro Sawyeddollah是住在科克斯巴扎爾的羅興亞難民,他表示全面封鎖期間,難民營內僅剩五、六個非政府組織(包括無國界醫生)依然在運作,為難民提供食物及基本的衛生保健。在疫情爆發之前,去年約有98個非政府組織在各個難民營之間運作。

由於缺乏支援,加上疫情對供應鏈的影響,難民營的每月配給食物份量相應減少。 「疫情爆發前,我們每人每月可領14公斤白米,現在我們每人只有12公斤白米,而且未必每個月都有。」 

但除非全世界與我們一起大聲疾呼,否則我們的苦難不會結束。

Abdur

人權組織亦持續對科克斯巴扎爾及鄰近地區的「人道主義災難」表示擔憂。人權觀察亞洲區主任Brad Adams在最近發表的一份報告中指出: 「孟加拉政府正爭分奪秒地遏止新冠病毒在國內蔓延,包括羅興亞難民營。」

對於跟Abdur一樣的人來說,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恐懼卻持續攀升,「如果看到羅興亞難民的一切遭遇,全世界的人都會哭泣,」他說,「但除非全世界與我們一起大聲疾呼,否則我們的苦難不會結束。」

*為保護受訪者身份使用化名


伸出援手:

你可以透過以下方式提供協助。

  • 協助羅興亞難民成立的Total Giving,為難民營提供口罩、洗手皂及消毒用品。
  • 瀏覽並捐款給無國界醫生,據我們訪問的難民表示,這是目前仍在難民營運作的少數非政府組織之一。
  • 瀏覽聯合國難民署網站,了解如何幫助被困在難民營的羅興亞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