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專訪Soul Conscious Community創辦人:疫情下更應關注 弱勢社群精神健康

Soul Conscious Community在疫情期間為香港的露宿者及弱勢社群提供冥想活動,協助他們舒緩壓力及緊張情緒。

香港的心理治療服務一向索價不菲,每次由1,300至2,500港元不等,以致社會上最弱勢的社群,如露宿者、殘疾人士及低收入家庭,都難以得到這些迫切的支援,尤其是在充滿壓力與不安的疫情期間。

今年初在香港成立的Soul Conscious Community,旨在透過每星期舉辦免費冥想活動及心理教育工作坊,以及以優惠價提供輔導服務、網上冥想練習及聲音治療,幫助有需要的人緩解精神壓力與情緒困擾。

Soul Conscious Community的聯合創辦人Liz McCaughey是一位擁有20多年輔導經驗的持牌心理治療師,我們請她談談這個組織如何幫助被社會忽略的社群,以及我們如何在疫情期間照顧好自己的精神健康。

Liz 3
Liz McCaughey,Soul Conscious Community聯合創辦人。 圖片來源:Soul Conscious Community

Ariana: 創立Soul Conscious Community的原因是甚麼?

Liz McCaughey: 我是一名合資格的心理治療師、臨床導師及輔導師。我曾經在澳洲經營兩間冥想中心,2020年1月來到香港,本來打算在這裡過退休生活,可是不久後,我就發現本地人往往把精神健康問題當作一種恥辱,難以宣之於口。這令我大為震驚,因為在澳洲,我們總會坦然地找人傾訴並尋求協助。所以我開始舉辦一些靜觀、精神健康及冥想工作坊。

透過這些工作坊,我認識了Lulu Taylor,她專門從事銅鑼聲頻浴(一種聲音治療及冥想的方法)等跟聲景有關的工作。我們的專業知識相輔相成,所以一起成立了Soul Conscious Community,嘗試在香港推廣精神健康及養生的概念。

你認為去年的社會動盪及目前的疫情對香港人有何影響?

LM: 在這一年多裡,我們深切地感受到香港人承受了巨大的壓力。2019年的社會運動及緊接而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令營商及就業環境受到重創,市民生活百上加斤,對精神健康支援的需要亦因此而大增。所以,我們必須改變這種抗拒求助的心態,鼓勵人們及時接受所需的精神健康支援。

我們迫切需要紓緩疫情蔓延及經濟衰退帶來的壓力、恐懼及憂慮。香港經歷了人心惶惶的一年,到了第三波疫情爆發時,人們開始逐漸失去希望,我敢說現在大部分人都不信任香港的防疫措施,因為大家都遵守了政府的各項禁令,卻仍然出現了第三波疫情。

失去信心和希望時,就會感到壓力和焦慮,而有抑鬱傾向的人會更加痛苦。新冠肺炎的問題在於它是一種可通過空氣傳播的病毒,令人防不勝防,就連醫學界也對這種新型病毒所知甚少。

我們遵從所有禁令,以為疫情已經受到控制,可以回復正常生活,結果感染人數卻接二連三地上升。這種狀況令所有人感到茫然不確定,我們不能一直在前進與倒退中徘徊。

於是,Soul Conscious Community決定不只針對一般社會大眾,還要關注弱勢社群、無家可歸的露宿者,因為他們都受到極大的影響;還有那些不理解社會運動或新冠肺炎的殘疾人士,他們都感到憂心忡忡,擔心自己即將失業。

這些長期憂慮對人有何影響?

LM: 壓力和憂慮可損害身心健康,嚴重影響工作效率,讓人無法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無力照顧子女,或是過健康的生活。化解精神困擾的關鍵在於不要害怕開口求助。

香港有很多提供協助的專業人士與平台,從輔導師到心理治療師、靜觀及冥想團體,以及類似我們這樣的支援團體。當然,並非每個人都能負擔這些服務,因此我們也提供其他選擇。

舉例來說,我提供的互惠治療計劃Mutual Benefit Therapy Program,由約25名正在澳洲Monash大學修讀輔導的碩士生,以相當實惠的價格提供輔導服務。另外,我最近展開了每星期一次的網上研討會「Lets Talk About」,與網友分組討論不同的心理問題,每月費用420港元,一般人都能夠負擔。

[延伸閱讀七個貼士讓你抗疫中保持身心健康 ]

Soul Conscious Community提供哪些協助?

LM: 除了每星期一次的免費冥想課程及小組活動(按情況而定),還有Monash大學碩士生擔任輔導員。

這批碩士生擁有豐富的生活體驗,而作為課程實習的一部分,他們成為了互惠治療計劃的輔導員,為非政府組織提供免費服務,如協助露宿者的ImpactHK,以及服務有學習障礙人士的思拔中心(Nesbitt Centre)。

我會帶這些學生去參觀非政府組織的工作、跟該組織的主管及成員見面,然後分配他們去提供免費輔導服務。他們幾乎每天都會探訪思拔中心的Café 8,這裡聘請有學習障礙的人士,或是去ImpactHK的中心為露宿者提供輔導服務。

此外,我們的學生亦為沒有特殊需要的市民提供能夠輕鬆負擔的輔導服務,每次費用為 100至300港元,可以於網上或在我位於中環的辦公室進行。

為甚麼獲得精神健康支援如此重要?

LM: 治療及輔導能夠令我們改變某些看法,讓我們退一步觀察整個環境,而不是一直鑽牛角尖,無法擺脫當下事件所造成的困擾。我們的計劃是以服務為宗旨,因此我們想要找到服務香港社群的方法,尤其在這個充滿困難的時代。

Credit: Brandon Lee on Unsplash
圖片來源: Brandon Lee on Unsplash

當前狀況對與你們合作的弱勢社群有何影響? 

LM: 學生們在ImpactHK接觸到的露宿者都飽受身心困擾,有些人正在戒毒,有些則已有有精神問題,他們感都到很困惑,不明白為甚麼必須戴口罩,為甚麼不能聚集。

除此之外,防疫措施的實施亦剝奪了他們許多日常所需,如沐浴等衛生設施,而在晚市堂食禁令實施後,他們亦不能在麥當勞等有空調的餐飲設施休憩。

至於Café 8的工作人員則擔心會失業。他們知道現在生意不佳,所以非常害怕。他們都熱愛自己的工作,因為工作令他們感到有尊嚴,也令他們感到自豪。可是香港的殘疾人士沒有甚麼工作機會,根據2017年一項由六個社福機構所做的研究,香港有大約48%的殘疾人失業。

除了治療之外,還有甚麼可以幫助我們控制恐懼及壓力?

LM: 可以嘗試呼吸技巧,有些參加者一來到就說壓力很大,我會讓他們坐下來,做一些基本的呼吸練習。無論他們參與的是工作坊或是輔導治療,我們都會要求他們回家做些呼吸練習。

如果治療結束後參加者立即再感到有壓力,那麼之前所做的冥想都沒有意義。因此,我們會教授參加者簡單的呼吸和想像技巧,讓他們在兩次治療之間練習。

冥想的要點是甚麼? 

LM: 靜觀及冥想技巧都是平息紊亂情緒、降低壓力及恐懼感的好方法。在一天當中進行幾次簡短的減壓冥想,要比一次長時間的冥想來得有效。

規律及有節奏的生活習慣非常重要,尤其在每天的生活沒有太多變化的時候。對家庭來說,目前學校實施網上教學,等於上學和放假幾乎沒有分別。

Credit: Denise Chan on Unsplash
圖片來源: Denise Chan on Unsplash

我們還能做甚麼來照顧自己及社群?

LM: 心理教育的範疇包括保持良好的精神健康。就像當你覺得身體不舒服或受了傷時,你可以登入一些知名的網站,搜尋處理精神健康問題的方法。

我每個星期都會主持一次免費的網上心理治療,內容涵蓋各種精神健康及心理教育。我們希望所有課程都能讓大家學習到每天可以應用的技巧。

[延伸閱讀:物極必反:香港常見的防疫措施卻帶來環保危機]

你對Soul Conscious Community有何未來大計?

LM: 我們剛成立不久,現在正努力擴展,但我們相信到目前為止所舉辦的活動,都能夠在這個危機不斷的時代幫助到香港人。目前我們所有活動都以英語進行,希望有一天可以增加粵語活動,讓不會說英語的人也能參加。

我們也計劃為特定社群設計內容,例如正在經歷離婚或飲食失調的人。我們仍有許多事情可做;我們是一個活躍的組織,我們關心本地社群,希望幫助香港有需要的人。

訪談內容略作刪改以求文意清晰。

參考McCaughey的免費冥想及每日練習以改善精神健康。